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驰援武汉 | 600多公里、12小时、横穿三省、 一位货车司机的“逆行者”之旅
2020-02-02 12:07 作者:陈茂利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陈茂利 北京报道

公路电影《摩托日记》中有句广为人知的台词:“在别人的苦难面前,我怎么能转过身去。”这句台词,在今天新型冠状病毒肆虐的中国大地上,一次又一次地上演。

“王师傅,跑一趟吧,送10万只口罩到武汉。”农历庚子年大年初一(1月25日)中午,正在与家人过年的安徽宁国中通快递货车司机王慎才接到公司经理的电话。

接到任务,王慎才没想太多,迅速收拾衣服和路上吃的零食,接上了副驾驶熊楚英,开着公司那辆9米6的蓝色福田欧航直奔接货仓库。“满满一仓库口罩,整整一百箱,用了不到半小时,我们和两个装卸工就搬空了。”直到点货签单时,王慎才这才想起来,出门时走的急,忘了自备口罩。

图片4.png(中通驾驶员王慎才、熊楚英驾驶着货车载着10万只口罩从安徽宁国出发)

“要送到武汉去?”得知他们要去武汉疫情区,仓库工作人员塞给他们一人10只口罩。此前,49岁的王慎才从未去过武汉,印象中的武汉是黄鹤楼、热干面和长江大桥。那时的他还不是很清楚,这一趟全长600多公里、历经12小时,要横穿安徽、江西、武汉三省的任务是多么的重要。就在他接到任务的前2天,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城市公共交通暂停运营,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出发前,王慎才了解到,他们这次的任务是将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捐赠的10万只N100口罩送到武汉东西湖区卫生健康局支援一线医务人员。而目的地十几公里外,就是此次新冠肺炎传播的核心重灾区汉口火车站。

“知道他要去武汉疫区,那一夜心里七上八下的。在他出发前,我还不敢表现出来。”事后,王慎才的妻子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虽然担心,但知道他得去。”

“别人都在往外跑,你们怎么还往里去?”

“我们在宁国上的高速。”引擎发动的那一刻,王慎才开始紧张起来。他告诉记者,跑了十几年长途运输,这种感觉只有非典那年有过。犹豫再三,他决定告诉老婆这趟不寻常的任务,老婆只回了一句话,“把自己保护好”。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王慎才说,“在城里的时候没怎么样,当货车上高速,路上稀稀拉拉见不到几辆车,和往常大不一样,只有发动机和风燥声,心里有点忐忑。”

10km、100km……随着那辆9.6米的蓝色福田欧航在高速上平稳地行驶起来,王慎才心里慢慢的平静下来。

图片5.png

(王慎才说:“我是一名退伍军人,应该担起来这份责任。”)

这蓝色福田欧航刚买了不到一年,平时就是在安徽宁国和芜湖之间跑。而这次装载的100箱10万只N100口罩是由菜鸟网络组建的“武汉救援物资绿色通道”第一单发往武汉的物资。

据悉,1月25日,菜鸟联合海内外物流企业发布紧急公告,正式开通国内及全球绿色通道,免费从海内外各地为武汉地区运输社会捐赠的救援物资。

这条绿色通道在公布后的短短16个小时,就接到全球数百家企业、机构、团体的电话接洽捐赠需求,涉及的救援物资包括口罩、检测试剂盒、护目镜、防护服、乳胶手套、消毒液双氧水、照明设备等。

途中,王慎才和熊楚英在宣城的一个服务区加了点油,吃了泡面。“加油站的员工、店里卖东西的人,全都戴口罩。”没有了平日里的闲聊,加油站显得格外的安静。然而就在加完油,王慎才要开车离开时,工作人员喊了一句:“加油!”

“加油!”让他想起来,出发前,有亲戚曾劝他不要接这次任务,“别人都在往外跑,你们怎么还往里去?”王慎才在后来的采访中告诉记者,“当时我也没多想,我是一名退伍军人,自己应该担起来这份责任。”他用“祖国有招,我必到!”来形容自己的决心。

副驾驶熊楚英告诉记者,出发前自己没敢告诉自己的老母亲这趟任务是要去武汉疫情区,“不想让家人担心”。

跟时间赛跑

问起王慎才知不知道“这10万只口罩的意义”。王慎才就说了句,“他们(武汉人)需要。”

当天夜里,即1月25日24时,国家卫健委官报告30个省(区、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1975例。较1月24日24时增长1309例,增长101.71%。

随着确诊病例迅速增长,前线医疗物资告急。由于缺乏口罩和防护服等医疗物资,有些医务人员甚至直接暴露在新型冠状病毒面前。10万只口罩,对于正在与病毒展开生死搏斗的一线医务人员来说格外重要。

“水都来不及喝。”王慎才和熊楚英用行动表达了他们对“他们需要”的理解。他们开着车飞驰在高速路上,“我们越快,他们就越平安。”出门前,王慎才查了路线,从安徽宁国到武汉600多公里的路程,如果快的话,8个小时就够了。

但因为是夜里开车,加上有些地方下小雨、小雪,从宁国到铜陵、安庆,经九江,横穿安徽、江西、武汉三省,到达武汉东西湖区卫生健康局,他们奔驰了近12个小时。

图片6.png

(疫区一线医务人员在等,风雨不能阻挡他们的脚步)

1月26日凌晨2点多,王慎才看到了湖北的省界。他赶紧叫醒了身边的同伴,提醒对方戴起口罩。王慎才后来回忆,高速出口格外安静,警示灯一闪一闪,在雨中看起来异常吓人。

“一方有难 八方支援”

“高速路出口,好几辆警车停在那,灯一闪一闪的。问我们是从哪里来的,车上装的什么。”回忆起当时的情形,熊楚英仿佛还有一丝紧张,“知道我们是来送口罩的,交警热情起来,给我们开了特别通行证。”

之后,王慎才才知道,有了这张特别通行证,他那辆9米6的“大家伙”可以直接从市区穿过,“交警让我们从市区走,说是市区近,快一些。”

凌晨4点多的武汉市区,下着小雨。行驶在武汉市区街道上,王慎才看到,“街道两边有几家超市在营业,还有几个环卫工人在清扫街道。”

很快,他们的车就到了武汉东西湖区卫生健康局。“打完电话不久,东西湖区救援应急中心负责人就来了,隔着口罩和我们说,辛苦了!他招呼了几个人,我们一起赶紧把货卸了。”那时,王慎才的心悬着的心慢慢放下来。

图片7.png

(10万只口罩顺利到达武汉东西湖区卫生健康局,王慎才他们在卸口罩)

被问及有没有在武汉吃饭,熊楚英表示,“任务完成了,我们俩就想着赶紧回家。”

“出城的时候,或是担心警察不让我们出去,应急中心的负责人开着小车在前面给我们带路,一直把我们送到高速路口。”王慎才说道。

回程,对于王慎才他们来说,并不比“进城”轻松。王慎才告诉记者,“在路上的时候,就有亲朋好友微信问我武汉那边的情况,建议我留在武汉隔离。”

“其实,去的路上,我就想好了,回去直接在家隔离”。王慎才很能够理解亲友们的担心。

而根据疾病预防控制局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可疑暴露者和密切接触者管理方案》(第二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潜伏期最长约为14天,病例存在人传人情况,要求“与病人有接触,但没有采取有效防护或者有暴露可能的人群”进行14天的医学观察。

“希望大家都能跨过这个坎,我呢,回家自我隔离,不给大家添麻烦。”王慎才说。村里知道他运送口罩到武汉疫区的事情,特别安排医务人员每天来给他量体温,“说是要连续量14天,我现在身体挺好的”。

而对于王慎才的“隔离”,他妻子给了这样的答案:“以往,他初七、初八就要上班,现在能在家里多陪陪我们,挺好的。”

副驾驶熊楚英则选择独自在家隔离,“家里有个4岁的孩子,去武汉前把他托给我父母照顾,我父母家和我家,骑电动车只要5分钟,但最近我们大多数时候通过电话聊天。”当熊楚英的孩子问起,“爸爸去哪儿了”。 熊楚英说,“爷爷奶奶会告诉他爸爸去送货去了。”相信,随着熊楚英的孩子慢慢长大,能够明白“武汉疫情时期”父亲逆行的意义。

“去武汉送货,那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回家了,得多替家乡人考虑。”王慎才在采访的最后说道。

(编辑:张硕; 校对:翟军)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