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对话武汉“病毒性肺炎”患者家属:患者多为华南海鲜市场商户打工者 个别已无力承担医药费
2020-01-05 08:11 作者:张家振 万笑天 陈婷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张家振 万笑天 陈婷 武汉报道

2019年岁末,出现在武汉的一场“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疫情牵动人心。

最早发现并集中出现多例“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诊断患者的武汉市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已于2020年1月1日清晨实行休市,进行环境卫生整治。

根据1月3日武汉卫健委官方通报,流行病学调查显示,部分病例为华南海鲜批发城经营商户,目前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该市场地处武汉市汉口闹市区,开业至今已有超过15年的时间,低矮、杂乱的形象和汉口火车站周边的高楼大厦形成了鲜明对比。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总建筑面积5万平方米,是华中地区规模最大的,集海鲜、冰鲜、水产、干货等为一体的水产批发市场,有经营摊位1000余个。市场共分东区和西区,由新华路隔开,西区主要经营海鲜、水产,东区则以禽肉、基围虾和干鲜调料为主。

1.jpg

(华南海鲜市场内部的海鲜行,照片摄于2019年12月31日。摄影/本报记者 张家振)

在市场内部,多以东西向的横街为主,依次以东区一街、西区一街等命名。《中国经营报》记者多次深入市场看到,内部经营环境逼仄,每个商铺面积不足10平方米。由于市场以海鲜、冰鲜为主,尽管市场会定期消毒,但内部湿滑阴暗,卫生状况不容乐观。

华南海鲜批发城经营商户和务工者,这一原本普通的群体最近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他们有着怎样的工作、生活日常?市场关闭后他们将如何安置?经历了怎样的发病和治疗过程?1月2日、3日,为深入了解患者日常生活工作和诊疗情况,《中国经营报》记者兵分多路驻守金银潭医院(武汉市医疗救治中心)住院部南楼,与至少6位前来四楼和六楼的被隔离患者家属深入交流,获得了众多一手信息。

一、王姓患者姐姐(以下简称“王姐”):

弟弟在经营冻品的档口打工 每月工资5000元

2.jpg

(王姐向记者出示的金银潭医院住院预收款缴费单。 摄影/本报记者 陈婷)

据了解,王姐一家是东北人,在武汉落地扎根了20余年。弟弟在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一家经营鸡鸭鱼等冻品的档口打工,每天凌晨3点钟上班,从武汉市白沙洲农副产品大市场处进货,再运到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进行售卖,傍晚5点半下班。

“弟弟在海鲜市场打工,一个月工资5000元,每天工作超过12个小时。”王姐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她弟弟的工作主要是每天要搬运冻品,双手已经变得有些僵硬麻木了。“弟弟工作的环境也不容乐观,市场常年脏乱差,我每次去都要捂着鼻子,可即便这样,市场的客流量依旧可观,因为价格便宜。”

王姐说,其弟弟于2019年12月31日下午两点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转入金银潭医院,入住该院住院部南楼四楼。每当有患者从其他医院转到金银潭医院,医务人员都会询问“是不是华南海鲜市场的商户”或有没有去过市场、吃过市场的海鲜。

据王姐介绍,她弟弟大概在2019年12月16日或17日开始出现发烧症状,在家里“挺了8天”之后,因持续高烧约40摄氏度才住进了武汉市第六医院。“2019年12月24日住到医院里,当天医生通过CT拍片,发现弟弟的肺部出现近1/3面积的白色阴影,到了12月27日白色阴影面积扩散至2/3,随即要求我们转院。”王姐告诉记者。

王姐表示,现在她弟弟在金银潭医院一天共要打7瓶点滴,包括白蛋白等药品。2020年1月3日,除了给弟弟和隔壁床病人捎带物品之外,王姐又向金银潭医院预交了1万元住院费,而在此前三天,已在金银潭医院共计花去4000元。截至目前,加上之前的治疗开销,王姐一家共花费约4.3万元。

“弟弟今年44岁,一直在武汉租房子住。”王姐告诉记者,“现在弟弟已经没有钱治病了,是我们两个姐姐在帮忙凑钱。”据其了解,在金银潭医院住院的病人大多是出苦力打工的,很多人东拼西凑,到处借钱治病。

二、海鲜市场商户黄姓(化姓)大婶:

夫妻在市场东区卖猪肉 已从业30余年

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黄姓大婶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其丈夫今年52岁,夫妻两人都在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做事,在东区卖猪肉副食产品。

“我们做了一辈子的肉品批发生意,至今已经有30多年了,最近这些年一直在华南海鲜批发市场。”黄姓大婶表示。

市场休市、丈夫住院,并没有让黄姓大婶停止工作,只能趁工作间隙到医院了解丈夫病情,送饭或日常用品。“市场关停休市后,里边经营户的一些货拿不出来,我这几天深夜12点就起床在外边接货,再给人家送到酒店去。”黄姓大婶告诉记者,市场的很多商户这些年都积累了很多客户。

在交流中,记者看到,黄姓大婶的手很粗糙,手指被冻得很红,肿得很粗。

“我丈夫大概是2019年12月31日从其他医院转到金银潭医院的,之前发烧不是很严重,38度多,但症状一直没有好转,转到金银潭医院之后,现在还是有点儿发烧。”黄姓大婶说。

3.jpg

(黄姓大婶在金银潭医院接受记者采访。摄影/本报记者 张家振)

据黄姓大婶介绍,她丈夫从2019年12月25日左右开始出现感冒发烧的症状,到现在一个多星期了。当时先去的离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最近的武汉市中心医院,就去看了一下没有住院,医务人员听说是海鲜市场的商户就建议我们直接来金银潭医院了。

“老公最开始来的时候住在六楼,住进去听说是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商户,就又转到了四楼。”黄姓大婶告诉记者,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商户患者大多集中住在四楼。来了三天,医院让预交了6000元住院费。

据其介绍,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患者主要来自西区,东区少一些。西区主要卖海鲜、鸡鸭禽类冻品,东区卖猪肉的多。“市场的货,全国各地都是一样的,全国各地是通的。”黄姓大婶表示,“我们也不确定人病了和货有没有关系。”

“我在丈夫发烧后的两三天也感冒发烧,打了两天针就好了。”黄姓大婶表示。据记者了解,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环境一直不太好,虽然也会不定期进行消毒,但通风很差,卖的大部分是冻品,冰化了之后环境很潮湿。

黄姓大婶告诉记者,两个多月前市场西区还发生了一场火灾,一家卖干货的商铺起火,从凌晨两点半开始烧,烧到7点多钟,火才被扑灭。“烧的是辣椒等干货调料,当时烟很大,特别呛人,西区11街和12街全部烧完了。”

三、酒店厨师长家属:

“配菜哥”经常去海鲜市场采购货品 几乎每天都要去

2020年1月2日中午,《中国经营报》记者在位于武汉市东西湖区的金银潭医院看到,住院部南楼四楼大门紧闭,门口贴有致家属告示:“下午三点到四点集中送生活用品。”

4.jpg

(金银潭医院住院部南楼四楼,不时有患者家属前来送生活用品。摄影/本报记者 张家振)

记者在四楼和六楼看到,目前家属过来送饭和用品只能在门口交给医务人员,不能入内探视。据一位患者家属介绍,其丈夫在武汉某酒店任厨师长,隔两三天就会到华南海鲜市场进货,生意好的时候每天都去。

该家属告诉记者,她丈夫2019年12月23日开始发烧,开始烧了三天,在小诊所治疗,第四天去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查血,血项和白细胞都在下降,住院期间发烧最高到41摄氏度,治疗一段时间体温未见明显下降。

2020年1月1日早晨,发烧40摄氏度左右,从同济医院打完针,下午被集中转到了金银潭医院六楼,转过来的时候没有明显发烧症状,但一个多星期没怎么好好吃饭,脸色有些发黄。

“刚来的时候,医院病房是刚腾出来的,连枕套都没有。刚来的时候病房里有两个病人,去交钱之后房间就满了,住了五六个人,四楼基本上是和华南海鲜市场有过接触的患者。”这位患者家属告诉记者,和华南市场有接触的患者都往金银潭医院四楼送,这样集中管理集中治疗好一些,但患者也属于受害者,家属在精神上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之外,希望相关部门能承担治疗费用。

另一位郑姓患者家属告诉记者,其丈夫今年69岁,也是酒店的配货人员,去华南海鲜市场采购货品后统一发往荆州,大概每天都要去拿货。“给荆州一家专门经营海鲜的酒店采购海鲜,荆州那边有专车,采购之后统一运过去。”

据其介绍,其丈夫最早于2019年12月12日开始发烧,开始以为感冒,在小诊所输液,可反反复复发烧一直不退烧,后来转到武汉市优抚医院输液、查血,指标有些高,建议我们转到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武汉市第十一医院),在医院住了七天烧还退不下来,头晕眼花没有力气,后来转到同济医院呼吸内科,只是发烧,也不咳嗽。

同济医院出具的患者病情证明单显示,郑姓患者入住该院的时间为2019年12月24日下午15时左右,出院时间为2019年12月31日上午11时,“初步诊断为重症病毒性肺炎,高血压2级,高危”。

“患者因反复寒战发热11天入院,考虑病毒感染(腺病毒)可能,不排除外机化性肺炎可能,建议结合临床治疗后复查。”同济医院诊断称。据郑姓患者家属称,经过治疗,目前已没有明显的发烧症状,本来准备出院的,但又被转到了金银潭医院,目前住在医院四楼。

另一位住金银潭医院住院部南楼四楼的患者家属徐先生介绍,其儿子2019年12月15日去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买过肉,25日开始发烧,之前在武汉市长江医院打针一直没好,打了一个礼拜的针,最后送到了这边。现在不让家属探视,只能把东西给医务人员,听说现在状态还好。

四、六楼患者家属:

儿子在附近药材公司上班 刚毕业参加工作

2020年1月3日,刘杰的妈妈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他们一家来自武汉市黄陂区三里桥街道的农村,儿子23岁(1996年出生),去年刚毕业后在汉口火车站附近一家药材公司做销售工作。

刘杰的病情牵动着全家人的心。1月3日,其父母先后赶到医院,送来了生活用品,并拿着刘杰的社保卡去缴纳了“住院预收款”,姐姐则留在医院病房陪护。

5.jpg

(1月3日,刘杰的妈妈在医院住院部南楼六楼接受记者采访。摄影/本报记者 万笑天)

据刘杰的妈妈介绍:“大概2019年12月24日儿子跟我说生病了,头疼、头晕、气短,喘不上气,就让他请假回来了,把他送到三里桥医院打了两天针,第三天准备回去上班,但回去之后也没有去公司,就又到他租房子的楼下诊所打针,还是不见好转。元旦那天儿子烧到38度、39度,体温总是降不下去,走也走不动,我们就把他送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抢救了两天,1月2日晚上转到了金银潭医院六楼。”

同济医院1月2日出具的CT检查报告单显示:“双肺多发斑片状实变影及磨玻璃密度影,部分小叶间隔增厚,考虑感染性病变可能,建议治疗后复诊。”

6.jpg

(患者家属提供的CT检查报告单。摄影/本报记者 万笑天)

“我儿子病得重,只能让他姐姐留在医院病房里照顾,他姐姐在里边照顾就不能出来了,得一直等到儿子病情确诊并出院。”刘杰的妈妈表示。

“在协和医院抢救的时候,我跪在地上求医生救救我的儿子,他才23岁,大学刚毕业参加工作,一个月工资就几千块钱,他自己还在武汉市区租的房子。”刘杰的妈妈告诉记者,“我们都是农村人,没有多少钱,在协和医院抢救了两天,分两次预交了1.5万元,第一次交了5000元,第二天又交了1万元,协和医院那边还没有办出院结账,不知道具体花了多少钱。”

“我们是农村户口,只能报销30%,在小医院可以报销得多一些。”据刘杰的妈妈介绍,转到金银潭医院后,又交了3000元的住院预收款。其出示的住院结算票据显示,刘杰入住的是金银潭医院流感科,住院预收款支付方式为“支付宝”。

“我和他爸爸今天都过来了,只知道床位号,不能进去,送过来的东西需要让医院人员带进去。”刘杰的妈妈告诉记者,“现在我女儿说好一点儿了,但刚才我们和刘杰通电话,听着还是气短,有点喘不上气来,不能深呼吸,然后就一直咳嗽。”

(编辑:曹学平 校对:颜京宁)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