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被抉择的孙杨
2019-11-17 12:12 作者:黎慧玲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黎慧玲 北京报道

西装笔挺,发型精致,孙杨看起来有一丝紧张。瑞士蒙特勒的早上9点15分,孙杨首先走上了法庭。这位中国近年来最有影响力之一的运动员,在地球另一侧参与关乎自己命运的抉择。

11月15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在瑞士蒙特勒举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诉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和国际泳联(FINA)案的公开听证会。

听证会针对的是2018年9月4日晚孙杨药检事件的裁决。当晚,孙杨在位于浙江省的家中接受国际禁药检测管理机构(IDTM)的例行赛外兴奋剂检查。IDTM是国际泳联授权委托其在中国境内进行兴奋剂检测的官方机构,过程中,孙杨怀疑前来检测人员的资质,其中包括一位可能是孙杨粉丝的身份不明的护士。双方发生冲突,装有血液样本的密封容器被破坏。

今年1月3日,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判定孙杨不违规,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主张对孙杨处以2~8年的禁赛处罚,因此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起上诉,于是有了这次听证会,而孙杨要求听证会对外开放,公开审理。

听证会从瑞士当地时间15日上午9点持续至晚上9点,国际仲裁法庭官网直播了全程,有三位公开选择的裁决官负责主持并提问,FINA及WADA各自派出了代表,孙杨本人作为核心全程参与了这场听证,他的母亲杨明也是当事人之一。孙杨的发言律师是来自英国的伊恩·米金(Ian Meakin),出庭的还有浙江省反兴奋剂中心副主任韩照岐、中国游泳队领队程浩、中国游泳队队医巴震和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裴洋。而当晚三个药检人员没有出现在现场当庭对质。

瑞士蒙特勒与北京时间相差7小时,北京时间下午4时15分,孙杨首先走上了证人席。证人席对着一个U形会场,正对面是仲裁小组成员,两侧分别为孙杨方、FINA和WADA,证人席后面是几排旁听人员,主要为媒体。因为糟糕的翻译,长达12小时的孙杨听证会一度陷入尴尬。

孙杨在药检风波近一年后公开诉苦“有话不能说,不能把真相公之于众”,真相是什么?他要在法庭上公开说出来。漫长的庭审过程,后来他放松了下来,还在发言中活跃气氛。

庭审12小时

在陈述和问询中,孙杨方提出的焦点在于负责尿检的工作人员(只提供了身份证)和负责血检的护士(护士证明于2009年发放)是否拥有正规资质和授权。

IDTM方面认为他们已经提供了充分的资质证明,即便运动员对检查人员资质情况有异议,也应该提供样本。孙杨方面不认可该解释,在后来的发言中仍强调两人的资质问题,且尿检工作人员存在偷拍照片等不专业行为。

WADA则辩称,孙杨方面破坏血液样本瓶子的行为,只是听从了一个不在场人士(韩照岐)传达的不能带走血样的意见,这是“巨大而愚蠢的赌博”,过去IDTM进行的19000起类似药检,孙杨是第一个投诉的。

当晚孙杨是否毁坏样本,成为另一争议的焦点。但以目前辩论结果看,双方仍各执一词,最终的结果恐怕还是要等到仲裁法庭的判断。

孙杨有没有主动拿瓶子?在询问孙杨的过程中,当晚孙杨和他的医生巴震是否将装有血液的瓶子递给了保安,孙杨回复他们没有人主动这样做,所有行文都是经过主检官同意的,但此后这位仲裁官抓住这个细节反复追问孙杨,因为在早前孙杨提交的英文版证词写道,是孙杨主动拿起了瓶子递给保安。WADA认为孙杨改变了证词,而孙杨则回应,事情从头到尾就是这样,是血检官拿起瓶子后打不开,然后才交给孙杨的队医巴震的。

在这里孙杨提到,他认为IDTM的这位身份存疑的血检官打从到他那里开始检测,就已经在说谎了。

在此后的提问中,WADA的一名律师布伦特·赖切纳(Brent Rychener)的疑虑始终停留在为什么孙杨在对方拿不出证件并已经感到怀疑后仍配合了采血,而采血之后却开始质疑并阻止这些工作人员拒绝带走血样。孙杨解释是他一开始认为应该配合,但直到对方一名护士在采血过程中拿出手机拍摄,并告知他是自己的粉丝想合影留念后,才产生了更大的怀疑。

另一个分歧点在于,根据兴奋剂检查官的描述,当晚的检查场面一度非常混乱,但是孙杨的律师指出,通过监控录像显示,当时在场人员都非常平静。“护士在(听证会)前一天提供了自己的证词,将原本场面混乱的说法改成了自己当时只是跟随孙杨。”

WADA律师多次发出带有引诱性的提问,比如:“你是否有很充足的接受药检经验?”“在接触了IDTM60次以上药检之后,只有这一次遇到了这样的情况是吗?”

而在陈词环节,WADA也丝毫不退让,另一名律师里查德·扬(Richard Young)强调孙杨在两次听证会前给出的证词出现了改动。该律师本人也是WADA反兴奋剂规则条例起草人之一,他认为孙杨当晚的行为属于干扰采样(Tempering)。如果是拒绝上交样本,那么禁赛期限为两年;如果是干扰采样,依照现行的规则,则是八年。

FINA的律师认为:“在没有有效证明文件的情况下,也就不存在‘抗检’或者违反反兴奋剂规则一说。”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