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最高法:有公告即有效!上市公司违规担保迎末路
2019-11-16 16:05 作者:李慧敏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李慧敏 北京报道

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简称“《纪要》”)。其中,对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相关问题做出裁判指导。《纪要》对解决公司、尤其是上市公司违规担保乱象提供了有力支撑;是各方形成合力、以法治维护公众利益、共同营造资本市场健康生态的根本保障。

违规担保严重侵害上市公司及中小股东利益,是资本市场的“毒瘤”。“近年来,证监会一直不遗余力打击违规担保问题,但是相较于法律法规,行政监管力量有限,效果难言理想,因此迫切需要在法律层面对担保性质及其法律效力进行明确认定。”有接近监管人士表示。

“关于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的合同效力问题,审判实践中裁判尺度不统一,严重影响了司法公信力,有必要予以规范。”最高法态度旗帜鲜明。《纪要》第18条明确,应区分订立合同时债权人是否善意,善意则合同有效,反之无效;同时进一步确认债权人根据上市公司公告订立的担保合同有效。

专业人士表示,根据《纪要》要求裁判,上市公司违规担保的问题从源头上得到根除成为可能。其中对于债权人的“善意认定”成为裁判关键。

发审委原委员、天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艳认为,银行等债权人对公司机关担保决议一般仅限于形式审查,尽到注意义务即可;上市公司的特殊性在于,根据《公司法》等规定,上市公司给大股东关联担保必须开股东大会而且必须公告,因此银行等债权人对上市公司公告的审查可以做到随时随地、无成本无障碍。但实践中违规担保大多没有进行公告,而银行等债权人并未施行公告审查流程就签署了合同,因此难以认定为善意。

另外,此前司法判例的负面示范效应,也是造成违规担保肆无忌惮、屡禁不止的原因之一。《中国经营报》记者查询发现,2019年以来,61起涉违规担保案件中有42起被判上市公司担责。

“善意”的认定取决于签约前是否审查公告

《纪要》第18条明确,公司法定代表人未经授权擅自对外提供担保的,构成越权代表,应区分订立合同时债权人是否善意分别认定合同效力。债权人善意的合同有效,反之,合同无效。

由此看来,对“善意”的认定就格外重要。那么如何来界定债权人“是否善意”呢?专业人士认为,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判定是否“善意”最直接的工具就是“公告”。

“债权人对公司机关担保决议内容的审查一般限于形式审查,只要求尽到必要的注意义务即可,标准不宜太过严苛。”刘艳表示。

而与普通公司相比,上市公司最大的特点就是具有显著的公众性、公开性及获取信息的便利性。

“根据《公司法》等规定,大股东关联担保必须召开股东大会,而上市公司的股东大会决议必须进行公告。与此同时,银行等债权人对上市公司的公告的审查可以随时随地进行,不产生更多成本,也不存在任何障碍。因此对于上市公司是否履行了召开股东大会程序、担保决议是否真实等问题,债权人只要审查上市公司公告即可。”刘艳如是表示。

“实践中,涉及违规担保的案件大多是没有公告的,但银行等债权人也没有审查其是否公告就直接签了合同。”刘艳认为,如果银行等债权人连如此便捷的审查流程都未履行,就很难认定其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亦很难认定其为善意的。

而《纪要》第22条也佐证了上述观点:能够依据公告签约即为善意。

《纪要》第22条同时载明,债权人根据上市公司公开披露的关于担保事项已经董事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通过的信息订立的担保合同,人民法院应当认定有效。

规范上市公司违规担保行为迫在眉睫

上市公司违规担保是指上市公司违反《公司法》或公司章程等规定对外提供担保的行为。

具体而言,即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或董事长等主体,在未履行或未依法依规履行内部决策程序并进行信息披露情况下,以上市公司名义对外提供担保,使上市公司在不知情情况下背负债务,严重侵害上市公司、其他债权人和数量众多的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的行为。

“从法理上看,上市公司可以为其股东债务提供担保。但倘若这种权利被控制股东滥用,就容易造成侵占公产、侵害公司中小股东及债权人的道德风险。”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表示,在现实生活中,有很多上市公司大股东利用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违规为母公司甚至祖父公司、姊妹公司等关联公司提供担保,形成盘根错节的“担保圈”或“担保链”。一旦担保链条中某一债务人违约,就会把上市公司推向悬崖边缘,而这一切上市公司均不知情。

“近年来,尽管对上市公司违规担保监管趋严,但部分上市公司仍铤而走险,违规担保数额高的竟超百亿元,致使上市公司经营瘫痪甚至濒临破产,投资者血本无归,对市场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前述接近监管人士介绍。

乐视网即为违规担保百亿元的典型。乐视网2019年前三季度预亏超百亿元,其中违规担保案件即计提98亿元。

违规担保问题屡禁不止,此前司法判例确认违规担保有效所带来的示范效应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专业人士表示,这些判例客观上已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肆无忌惮提供违规担保的“隐形推手”。

《中国经营报》记者查询北大法宝数据库发现,涉及违规担保案件,多为银行等债权人胜诉。2019年以来,涉及上市公司的违规担保案件61起,其中有42起被法院判决上市公司应承担责任,占比68.8%。判决上市公司无责的案例,多发生于北京、上海等经济发达地区。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