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帮扶者贪腐:村支书向烂尾楼接盘方索贿120万
2019-08-21 17:10 作者:万笑天 孟庆伟 来源:中国经营网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投资人提供的进账单中,出票人为邯郸市沁祥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沁祥公司”),天眼查显示其实际控制人为邯郸市建设局。一名沁祥贸易的工作人员向记者确认,2019年4月对金世纪投资者的退款,确出自该公司。他还表示,邯郸城市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该公司为沁祥公司的控股公司)承担了邯郸金世纪的部分债务,并从2018年5月开始帮邯郸金世纪还集资款。

而所谓“霸王条款”指的是,在拿到退款后签署的集资清退确认书写明,集资参与人与金世纪及史虞豹等之间在确认书下债权债务等集资事宜全部了结,且不再向金世纪、史虞豹等任何单位、任何人主张该项集资事宜。

2019年4月,邯郸金世纪发布的另一份清退公告显示,20万至50万元之间的债权,以金世纪花园项目158套商品房,以及同等数量的储物间、车位给予以物抵集资款处置。王丛表示,方案中商品房的作价要高于市场均价约3000元,并且户型较差,再次转手将很困难。

另一名投资人表示,邯郸金世纪及其关联公司的资产,在近几年成倍增长,包括苏州金世纪的地块,公司应有能力全额偿还。一名邯郸房产中介向记者表示,邯郸房价从2014年到现在翻了一倍,“2014年房价在4000多元每平方米,现在8000多元,有些地段已经过万元”。

不仅是山东临沂金世纪的资产处置出现了问题,江苏苏州金世纪在出售项目地块时,也被指低于市场价格廉价转让。据《中国经营报》此前报道,邯郸金世纪帮扶工作组协调甚至主导了邯郸金世纪公司及其关联企业的重要资产处置,其中包括位于苏州市相城区一宗价值逾30亿元的地块。

新城控股在2016年9月披露,其以总对价约10亿元,完成了对苏州金世纪公司及其所属地块的收购。苏州金世纪公司转让时,资产总计7.5亿元,负债接近10亿元,这意味着交易对价仅能覆盖苏州金世纪公司的对外负债。

从卢作正的判决书中也可看出,帮扶工作组缺乏相应的监管。帮扶工作组是临时性的组织,没有公章,也没有资金账户,但在处置过程中需要有资金流转,邯郸金世纪帮扶工作组则使用了两名成员个人账户。

王丛认为,在卢作正受贿案中,股权转让款均打至个人账户,可以有很大的操作空间进行贪腐,应设立一个公用账户,并且公开一些交易明细。他还表示,在当年未列入金世纪资产的山东临沂、江苏苏州等金世纪关联企业,现在对其资产应有处理结果。

破产VS帮扶

2014年之后,参与民间集资的邯郸房企,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由于涉及非法集资、债务关系复杂、银行政策收紧等原因,一些邯郸本地房企的资金链断裂,项目楼盘也多陷入停工状态。

为此,邯郸市、区均成立了政府帮扶工作组,对房地产企业进行监督指导。《邯郸日报》2015年1月报道,邯郸市房管局房产交易市场监管处处长许俊阁表示,2014年8月以来,市里和各区(县)相继成立了帮扶处置工作组,为帮助企业走出困境,提出了“加速项目建设、加大信贷支持、加快手续办理”等措施。许俊阁还说,在2014年10月,邯郸市政府组织了三次金融企业与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对接论坛。

然而,这些措施还是未能阻止一些房企走向破产。2017年8月,邯郸市复兴区人民法院裁定受理河北筑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筑福公司”)破产重整一案。“在2014年之后,楼盘基本没有动工,企业一直没有融资到钱。”筑福公司的管理人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上述管理人表示,现在企业正在进行破产清算,楼盘项目“金色漫城”现已开工,“企业在2014年之后没有资金,也与非法集资有一定的关系”。筑福公司之后,又有多家房企接连申请破产重整。2019年,有4家房企提出破产申请,进入重整程序。

2019年1月,河北融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融通公司”)申请破产重整。2019年5月,邯郸丛台区法院召开了融通房产第一次债权人会议,申报债权总额为10.15亿元。据丛台区人民法院介绍,融通公司由于资金链断裂,亏损严重,不能清偿债权人到期债务,且资不抵债,融通公司要靠自身努力恢复生产、扭亏为盈已无希望。

“从去年开始就停工了。形成现在破产的局面也让人难以置信,据我了解,当时集资的钱有两三千万元,这在邯郸来说是非常小的数目。”一名融通公司的前员工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当时开发几乎都是这样,自己拿钱把地拍下来,抵押给银行,资金紧张就从市民手里以高息投资款,或卖期房的形式获取资金。

2019年7月,邯郸金梧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梧桐”)申请破产重整,目前正在进行债权登记。“这期间至少有七八家投资方过来看,但都觉得不合适走了。”一位金梧桐的工作人员表示,2014年之后企业一直没钱,也没怎么开工,现在企业负债太大,只能申请破产。据了解,融通公司在2014年之后,同样找到了多家投资方,但计划均未能成功。

金梧桐项目工地的门卫说,今年4月他来上班,至少从那时起工地就没有开过工。金梧桐与融通公司的楼盘相距400多米,位于邯郸市中心区域,与邯郸市委仅一街之隔,两者建筑面积为19万和17万平方米。

上述企业在破产前均长时间停工,而邯郸类似的项目还有很多。据邯郸房产门户恋家网2019年3月的统计,邯郸市复兴区、丛台区和邯山区停工楼盘项目共43处。

受此影响的不仅有投资人,还有购房者与回迁人员。上述筑福公司管理人表示,相关的政府和法院也比较支持企业破产,申请破产后虽然有一部分人的利益会受到损失,但是楼盘不能一直烂尾,不管是破产清算还是重整成功,最后能将问题解决,“一些人当初购房是当婚房,现在孩子都有了,房子还没建好”。

从2014至今,邯郸经历了四任市长。“邯郸的领导换得快,房企问题属于历史遗留问题,一些问题就‘拖’下来了。”上述融通公司前员工说。

(编辑:郝成 校对:张国刚)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