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管理层级提升 工行上收信用卡授信审批权限
2019-06-07 10:32 作者:张漫游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张漫游 北京报道

日前,《中国经营报》记者从中国工商银行官网发现了一则关于“中国工商银行牡丹卡中心授信审批团队”的招聘公告,其中显示,本次招聘拟招收授信审批岗员工50人。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随着科技逐渐渗透入金融行业,信用卡审批逐渐由人工审批转向线上审批,需要总行牵头对授信系统进行统一建设。工行亦在其公告中提及,2017年以来,工行牡丹卡中心正在走互联网化转型发展道路。

业内人士认为,各分支机构的信用卡授信审批标准可能会有偏差,一些分支机构可能会因业绩压力而放松风控。工行牡丹卡中心方面亦表示,此次该行将信用卡授信审批权限集中至总行牡丹卡中心,管理层级的提升增强了授信审批业务的管理能力,有利于统一风险偏好、有效管控区域风险。

信用卡业务加速互联网化转型

根据工行牡丹卡中信招聘公告显示,本次拟招聘授信审批岗员工共50人。据介绍,授信审批团队(成都)是牡丹卡中心派出机构,工行公告内容表示,在纵深推进工银信用卡互联化转型发展的大背景下,授信审批团队致力于实施全行个人信用授信审批后台集中,打造全行信用卡创新型、专业化审批人团队。

记者从工行牡丹卡中心方面了解到,此前总行牡丹卡中心没有授信审批部。

广发信用卡中心公关暨联盟事业部负责人告诉记者,此前信用卡的授信审批工作多为人工,在这种情况下,部分银行总行会将信用卡审批权限下发到分支机构,如2005年以前,一些银行在分支行是有信用卡授信审批权限的。但近年来,随着科技发展,更多银行开始利用大数据等技术手段进行信用卡授信审批。这种技术手段要依靠总行牵头来执行,所以更多银行会将授信审批权限集中到总行。

某城商行信用卡中心人士亦补充道,现在比较普遍的情况是,至少金卡和普卡的审批权限会在总行。“金卡和普卡业务的审批和管理是通过总行的数据系统进行,这是一套很庞杂的管理体系,分支行无法掌控这套信息。”

工行方面也在其公告中表示,2017年以来,工行牡丹卡中心贯彻落实总行党委“全方位拥抱互联网”的战略部署,开启了工银信用卡“获客、支付、融资、服务、管理”五个互联网化转型发展道路。

据了解,工行牡丹卡中心成立于2002年5月。对内是工行银行卡业务部,属总行职能部室;对外具备经营牌照,是国内首家银行卡专业化经营机构。根据工行2018年业绩报数据显示,2018年,工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1453.01亿元,比2017年增加56.76亿元,增长4.1%。其中,银行卡业务收入增加50.27亿元,主要是信用卡分期付款手续费和消费回佣收入增长较快。同时,工行2018年个人贷款比2017年末增加6911.16亿元,增长14.0%。工行方面称,其中信用卡透支增加916.92亿元,增长17.1%,主要是信用卡分期付款业务持续发展以及信用卡消费交易额稳步增长所致。

信审权限集中助力强化风控

工行牡丹卡中心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信用卡授信审批权限集中至总行牡丹卡中心,管理层级的提升增强了授信审批业务的管理能力,有利于专业化人才队伍的建设和培养,能够实施标准化的作业流程,统一风险偏好、有效管控区域风险。

“分支机构自行进行授信审批,因为更了解当地经济及客群面貌,在信审方面更具灵活性;但从风险管理的角度考虑,总行统一进行授信审批,有利于风险把控。”广发信用卡中心公关暨联盟事业部负责人如是说。

“一般分期类的资产业务授信审批权限可能会根据各地市场情况不同,下发至分支行。”上述城商行信用卡中心人士认为,各分支机构的信审标准可能会有偏差,信用卡授信审批权限下放至分支机构,一些分支机构可能因业绩压力而放松风控,埋下风险。

“分支行执行的话,人员管理难度比较大,但能更好地适应地方政策。总体上来说,如果是地方政策差异较大的业务如房贷,那么由分支行管理好一些;相对小额并且地方要求比较一致的产品如信用卡,总行管理好一些。”某股份制银行信用卡中心人士如是说。

中国人民银行此前公布的《2018年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截至2018年末,全国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6.86亿张,同比增长16.73%,虽然保持了较快增长,但增速比2017年的26.35%低了约10个百分点;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788.61亿元,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16%,占比较2018年末下降0.11个百分点。

不过,从上市银行的情况看,2018年部分银行信用卡不良率仍出现上升。麻袋研究院人士告诉记者,多家银行信用卡不良率攀升,一方面是受到宏观经济下行压力的影响,另一方面是有一些股份制银行信用卡此前发展战略较为激进,发卡量竞争呈现白热化状态,弱化风控作用后可能引入一些资质不佳、共债情况较为严重的客户。

所谓共债,是指在多个平台上同时存在债务的现象。融360大数据研究院研究员李万赋认为,多数大行信用卡不良率上升,主要原因是2018年消费金融行业的“共债”现象严重,再加上发卡量和贷款余额增速放缓,导致信用卡不良率更加凸显;另一方面,监管环境趋严,银行对不良的认定标准更加严格,90天以上逾期不可再长期停留在关注类贷款,必须划归为不良,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某些银行不良率的上升。在这种情况下,多家银行的信用卡业务开始倾向于保守策略,申卡和批额都比以前谨慎。

不过,上述城商行信用卡中心人士依然较为乐观,他认为,目前我国征信系统正在逐渐完善,这有利于应对共债风险。

而上述股份制银行信用卡中心人士告诉记者,如果银行将授信审批权限下放至分支机构,则需要主要营销和审批严格分离,借此降低风险。

(编辑:朱紫云 校对:颜京宁)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