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楼宇宽带垄断调查:被割据的城市孤岛
2019-03-16 16:07 作者:唐金燕 张靖超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唐金燕 张靖超 北京报道

小区宽带垄断问题仍在被公众所诟病之时,写字楼宽带垄断问题也正在浮出水面。

在小区或者写字楼里,一些宽带代理商通过与物业达成合作的方式,垄断当地宽带接入服务,业主或租户无法选择其他宽带,只能接受代理商提出的高昂价格。有些宽带价格不仅偏高,网速也很差,这也使宽带垄断这一问题备受诟病。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以租户身份走访北京几座写字楼、小区,均发现了不同程度的宽带垄断问题。一些写字楼的长期租户们,被迫使用着高价低质的宽带多达七八年之久。

表面看起来光鲜的写字楼实际上已经被各种宽带公司“占山为王”,城市仿佛被割裂成一块一块的孤岛,而岛上的租户们却无法通过透明、公正竞争的方式获得物美价廉的宽带,他们有些甚至并不知道,自己的宽带的价格其实已超出市场价格。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表示,目前已经有一些写字楼进行整改。更多的宽带服务商进入写字楼,也促进了商务宽带价格趋于理性。

写字楼宽带垄断现象突出

与小区垄断相比,北京的各大写字楼实际上更是宽带垄断的重灾区。2019年3月14日,记者以租户身份了解到,位于四惠的源创空间大厦物业与北京维实嘉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维实”)合作“管理”该大厦的宽带接入事宜。维实销售经理表示,之所以不允许用户自己外迁其他宽带,是为了方便物业管理。

这名经理介绍了一款企业商务宽带价格:50MB一年2.5万元,100MB一年3.6万元。而据中国联通官网信息,北京联通专门面向中小企业的商务宽带产品“光快线”,其500MB的宽带价格一年约为2616元。

3月15日,记者通过客服电话联系维实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并不存在垄断情况,租户可以自行去营业厅办理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等的宽带业务。然而在3月14日,楼内的租户向记者表示,可以拉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的宽带,但是只能通过维实来接入网络。

3月15日,记者拨打中国联通双井营业厅,对方表示源创空间大厦拉线需要经过物业同意,否则不能迁入。

3月16日,记者联系源创空间大厦物业负责人,对方表示并未垄断,楼内有各种宽带服务可供选择。

“在小区里,你多挣一个业主的200块钱,可能要闹好几天。在写字楼里,多赚一个公司几万块钱,大概率也没人来闹,能在写字楼租办公室,这样的公司都有一定规模了,也不差这一点点钱。”北京大米弓米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江俊说道。

“我说句实在的,我也愿意去做垄断,简直是太赚钱了。”江俊直言。然而,他将自己的业务描述为“破冰楼宇网络垄断”,也就是帮助写字楼里的客户们突破楼宇宽带垄断,接入相对便宜的宽带,当然他也能从中赚取一定的差价。

相比小区的宽带垄断情况,北京地区的写字楼宽带垄断现象较为严重,根据江俊的说法,小区的物业一般惹不起业主,而写字楼的产权属于物业,相比租户,物业的话语权要更重一些。

这一情况让中小企业主感受颇深。坐落在北京远大路20号的宝蓝世纪大厦的租户王远(化名)曾在微博上抱怨宽带垄断的情况,他告诉记者:“打电话给物业,物业会给你一个宽带公司的电话,折腾到最后你发现,价格就是这么多,你别无选择。再打中国联通客服,中国联通会告诉你这个写字楼的物业不让他们的宽带进来。”

江俊告诉记者,现在随着政府整改压力的增大,很多楼宇走向“半垄断”的状况,比如企业同时注册三个公司,或者找几个同行公司,名义上是几家都能提供服务,实质上价格相差不多。另外,宽带公司也可约谈运营商,让某一个运营商进楼,但跟运营商协商,运营商只能卖高质量专线,低价格的宽带则不让运营商铺设。那么从结果而言,运营商的价格还是比较贵,这样用户还是只能选宽带公司。

宝蓝世纪大厦便是处于“半垄断”的情况。记者以租户身份咨询宝蓝世纪大厦物业,对方表示,写字楼里只有两种宽带,一种是中国联通的基于固话铜线铺设的4M宽带,另一种是物业专门负责的宽带。

在该楼租用房间近8年的一家公司员工告诉记者,一开始使用联通4MB的宽带,但网速非常差,因此随后使用了5000元一年的10MB商务宽带,但实际上因为多家共享,网速也是只能“凑合用”。这家公司平时办公只需要打开网页(无视频),但都觉得网速十分缓慢。

“我们也想换,联系好多次都换不了,他们就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这都是物业自己抵押承包的,他们就推自己的(宽带)。宽带要能进,我们早就换了,而且又偏偏他们这也不便宜。”上述员工说道。

宝蓝世纪大厦物业方面则对此解释,楼里有中国联通、中移铁通以及一个二级运营商的宽带,用户可自行选择。但是由于运营商方面的网络还未能光改升级,而只有这家二级宽带公司愿意投入资金建设此地的宽带。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