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顺风车赛场:滴滴归期未定 嘀嗒借机上位
2018-11-26 19:55 作者:郑炳巽 童海华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实习记者 郑炳巽 记者 童海华 广州报道

目前,滴滴顺风车仍然无限期下线。受滴滴顺风车事件牵连,刚进军顺风车市场不久的高德地图悄然离场,而本来已有顺风车业务的北京畅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嘀嗒”)也悄悄下线了夜间(23:00-5:00)的服务。

在行业老大缺位的情况下,嘀嗒顺风车借机发力,APP下载量和排名迅速攀升,快速被国内乘客熟悉和使用。然而在嘀嗒加快发展的时候,近期其负面评价也不时传来。

嘀嗒反超滴滴

受恶性事件影响,滴滴在用户当中的口碑直线下降。长期以来由滴滴所垄断的市场格局有了新的分化,其他网约车借机发展。根据移动应用和数据分析工具APPAnnie的数据,今年8月底至9月初,滴滴在苹果中国iOS平台的应用下载量排名一度从原先的第11位迅速跌至第99位。相比之下,嘀嗒则从第34位上升至第7位,反超滴滴原先的排名。

另外,根据国内专业移动应用数据平台七麦数据中国APP Store 排行榜,10月底嘀嗒在旅游类别下的下载量排名第一,滴滴排名第三。其他存在顺风车业务的APP,在同时段的下载量排名更是远低于嘀嗒。其中,拼客顺风车排名第29,阿尔法顺风车排名第95,一喂顺风车排名164。

在权威研究机构艾媒咨询(iiMedia Research)中国手机应用APP指数“旅游出行”类9月份排名榜单上,具有网约车服务的APP中,嘀嗒用户量高于除滴滴以外的其他同类型APP。

虽然在今年1月18日,嘀嗒对外宣布已经完成品牌升级,从原先的嘀嗒拼车升级为现在的嘀嗒出行,嘀嗒从一个专注顺路拼车的出行平台,升级为一个出租车、顺风车兼具的移动出行平台,未来拼车功能同时应用于出租车和顺风车之上。

但《中国经营报》记者通过梳理嘀嗒公布的数据,发现目前顺风车仍是其主营业务。

从2014年5月嘀嗒启动拼车业务,到2017年开通出租车业务前,其拼车业务已经积累了相当大的用户量。根据嘀嗒对外公布的数据,截至2016年12月31日,嘀嗒拼车(品牌升级前叫法)覆盖全国349座城市,平台用户突破6000万,注册车主高达900万,运送出行人数超过4亿。仅在2017年的春运中,嘀嗒拼车就运送超过528万人拼车出行。

到了2017年9月份,嘀嗒开始在北京和上海两地测试出租车叫车业务,1个月之后宣布正式开通该业务。据中国青年网报道,截至品牌升级完成,嘀嗒平台认证的出租车数量仅为14.2万辆,认证司机为18万名。

在战略布局上,嘀嗒推动出租车在覆盖一二线城市基础上,持续向三四线城市深入拓展。但到目前为止,该业务只在全国百余城市落地,与其顺风车业务的城市覆盖数量相比,仍有一定差距。

难抵用户负评“如潮”

虽然目前嘀嗒顺风车处于一家独秀的地位,但是不管司机还是乘客,对其却颇多负评。

在百度贴吧“嘀嗒拼车官方吧”下面,记者随机翻看了从10月30日至11月9日十天内的100多条帖子,发现对嘀嗒表达负面评价的竟有33条之多。发帖人既有车主也有乘客。

一位匿名乘客发帖,表示拼单成功后支付了费用,到出发时间被司机告知只有一个单不接而错过行程。另一名昵称为“Leon09024515”的乘客反映,自己在今年10月27日发送了一个从苏州到杭州下沙的拼单,车主将其放在杭州东站要求其乘坐地铁到目的地,导致自己比平时多花了2个小时。

记者还了解到,乘客向嘀嗒平台进行投诉,嘀嗒回复因无法确定责任方,对车主和乘客都做了封号处理并要求双方私下协商解决。在接下来的3天内,车主更换不同手机号码,通过短信和电话对乘客进行多次的人身攻击。乘客再次向嘀嗒反映情况,无果。

除了乘客表达不满外,许多车主也发帖表达了不满。一名昵称为“斜月半窗玉楼深”的车主称,临近出发时,乘客取消了订单,乘客不负责任,嘀嗒平台也不提供赔偿。一名昵称为“我真笑了1”的车主称,送达目的地后乘客依然能够取消订单,不支付费用。

据了解,因为嘀嗒顺风车车主一天只能接4单,遭遇订单取消就会浪费接单的次数。在贴吧内,和以上司机反映相似情况的帖子还有很多。

另有车主发帖指责嘀嗒平台审核不严,接单时发现有冒充乘客的用户借拼车之名,传播色情、招嫖信息。从车主发布的截图记者发现,这些不良信息非常露骨。

在实地调查中,记者还发现,广佛地区的嘀嗒顺风车存在短程拼单难、长途被私下加价等情况。

佛山方女士曾在11月9日发出了从南海区兴业西村前往童梦城堡国际幼儿园的拼车请求,等待了20分钟后因无人拼单,系统自动增加了3元的感谢费,但最终还是没有车主接单而被取消。同时,她对这种自动加费的行为表示反感。

广州的徐先生曾在11月7日发出了次日从天河柏悦酒店前往K11购物中心的拼单请求,为提高成功率他自行增加了10元的感谢费,几个小时后还是拼单失败。

记者随后以乘客的身份进行体验,发了从潭村前往广州图书馆的拼单,5分钟无人接单,记者增加了5元的感谢费,10分钟后依然无人接单。

随后记者将行程改长,发了从员村前往白云国际机场的拼单,这一回有3个车主联系记者,但都提出了加价的要求。嘀嗒拼单页面显示价格为56.2元,一位自称姓龙的车主要求记者支付80元,并且需要和其他两名乘客拼车同行。

然而,记者另外联系了两位车主,均提出了和龙车主相同的加价要求。

龙车主私下向记者透露,嘀嗒平台不方便沟通,要求加微信私聊。添加龙车主好友后,他发了其他乘客付款的截图作证明,并告诉记者,他都是通过嘀嗒平台先与乘客取得联系,让乘客取消订单,再通过微信沟通接送的要求。“这样我就可以绕过嘀嗒平台,不用被抽水。”龙车主解释。

记者就上述问题及嘀嗒的发展规划致函嘀嗒方面,对方以当前阶段不方便接受采访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行业亟待完善

事实上,嘀嗒的机会不仅来自于滴滴的缺位,更来自于大环境对网约车的需求。

艾媒咨询创始人张毅指出,我国现有的公共交通系统还无法完全满足民众的出行需求,我国私家车的拥有量虽然很高,但空间利用率却很低,造成交通拥堵、空气污染非常严重。这些决定了顺风车业务在我国有存在的必要性。同时,顺风车可以补偿车主购车、养车的投入,节省乘客出行的成本,也为它的存在提供了充分的条件。

数据显示嘀嗒两年来处于快速发展中。根据嘀嗒对外公布的数字,截止到目前,嘀嗒平台已拥有超过9000万用户、1250万车主。相比于2017年初,用户和车主分别增加了3000万和325万。

对嘀嗒来说还有另一个好消息:在去年2月份,嘀嗒获得杭州市私人小客车合乘信息服务平台备案证明,成为唯一一个获得政府备案的拼车合乘平台。

不过张毅认为,“在压力重重的情况下,嘀嗒顺风车能够做到逆势而上,证实了市场确有需求,但嘀嗒能否做好还需观察。”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中国APP排行榜》,在用车租车类别下,6月月活人数滴滴为8702万,而嘀嗒仅为861万,还不到滴滴的10%。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室主任程世东指出,APP下载量和实际的业务排名是需要分开讨论的,“下载量快速增长说明嘀嗒发展的速度在加快,但下载量最大的时候,其实才只是嘀嗒被用户认可的初期。”

另一方面,接连发生的两起乘客死亡事件,让顺风车业务的发展压力重重。9月5日起,交通运输部在全国范围内对所有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公司开展进驻式全面检查。而在此之前,交通部已经就平台对乘客举报的处理情况、应急预案的制定和体系建设等问题多次进行点名。而就在前几天,因信息保护等问题,包括嘀嗒在内的三家出行公司被工信部点名。

程世东指出,顺风车环境依然不够纯净,仍存在依靠顺风车从事经营行为的现象。他说,“接下来的主要工作是让顺风车真正回归到公众互助的轨道上。嘀嗒是做顺风车起家的,从社会责任角度出发,嘀嗒应该主动配合推动这项工作进行下去,相信嘀嗒能做到这一点。”

张毅认为,“在完善的法律法规出台之前,嘀嗒顺风车业务很难做到安全发展。”他把顺风车的市场现状比作飞机在低空飞行,而地上的高射炮不断在发射,飞机不一定会被打中,但风险可想而知。

张毅接着指出,“由于政府部门不会为顺风车业务背书,现阶段平台的完善只能靠企业自身。顺风车业务目前最受关注的是安全,需要嘀嗒从软件升级、规则改进、人员引入的可靠性保障等方面付出努力。”但他同时认为,“虽然目前的整体环境并不乐观,但只要嘀嗒能够坚持运行到完备的法律法规出台,便有机会获得进一步发展。”

在今年10月25日举行的交通运输部“10月份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吴春耕就网约车顺风车业务对外表示,下一步将加快许可和合规化的进度,规范网约车行业健康发展。

记者致函交通运输部进行采访,对方表示,“届时交通部将会同其他部级成员单位,向社会公布相关情况,在此之前不方便对媒体透露消息。”

(编辑:赵毅 校对:翟军)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