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在阴天搁浅的邮轮人:着陆10个月 我想继续乘风破浪 | 非凡“疫”年
2021-02-14 09:00 作者:黄玉璐 来源:中国经营网

编者按

在网络世界,我们自嘲是打工人,我们没有姓名,只有符号。

可在现实世界,我们是骑手、老师、空乘、编剧、金融人、旅游人……

过去的2020,我们是芸芸众生之一粟,也是共同呼吸的一体。

当凡庸浮生,遇上不凡“疫”年,我们一同忧虑、迷惘,也一起感动、展望。

牛年春节,中国经营网特别推出“非凡‘疫’年”专题。这一段段看似庸常的凡人历程,折射出风云变幻的非凡“疫”年,也描摹着生生不息的职人之魂。

如果说,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那么,每一个凡而不凡的我们,都在让生命更加火热。

文/黄玉璐

10个月,这是8年多来,芷兰第一次在陆地上生活这么长时间。

芷兰是一名国际邮轮上的前台经理。结束2个多月不知前程的漂流后,这10个月中,她经历隔离、等待、从零开始,面对崭新的陆地生活,也思索风浪之后的未知航向。

2020年9月,她重新做起牙牙学语的学生,从零开始学西班牙语。在同学眼中,她是学霸——能用流利英语口语和外籍教师交流语法,很快能率先蹦出西语单词,并为同学解释词义。

只有芷兰自己知道,她的词汇量“归功”于日复一日的待业过程:“我都没事儿,每天就在家看外文书,学学单词。”同时毫不意外地成为烹饪好手——做花卷、包饺子,如今她样样精通。10个月之前,她还是穿梭于各国游客与各片大洋之间的职业经理人,一年有8个月时间吃着员工餐。

都说“船小好掉头”,但芷兰曾驻足的甲板后方,是可以容纳5000人玩乐的远洋巨轮,是全球排名前三的邮轮公司,是8年的邮轮工作经历,是不可多得的世界之旅。10个月间,有同事去了科技企业,有同事到酒店任职,她不为所动。

坐在茶室的暖光灯下,芷兰平静讲述2020年的亲历与见证。没有惊慌失措,没有瘟疫蔓延,没有怨天尤人,经她描述,所有惊涛骇浪都化作茶杯里的荡漾。啜着茶,芷兰依然将目光投向海洋:在邮轮工作,未必是大河文明熟稔的选择,但对芷兰来说,它是生计更是阅历。搁浅近一年,她更加渴望扬帆起航。

1613216727706026.jpg

南洋漂流60天

芷兰回忆起2020年上半程,航程虽然磕磕绊绊,但在邮轮上隔离、漂流的日子,离许多人猜想的“病毒培养皿”相距甚远。

1月中旬,芷兰在新加坡登上新马泰航线的邮轮,全船游客超4000人,员工上千人。结束航次后,各国游客均在新加坡下船登陆,而2月,芷兰开始和上千名同事在东南亚的公海上漂流60多天,度过新春佳节,也度过疫情蔓延的重要节点。

疫情暴发之初,中国船员被“另眼相待”。芷兰说,当时停靠港还允许邮轮员工下船,但独独不允许中国籍员工下船。随着疫情的蔓延,邮轮停靠城市只允许游客下船,不允许员工下船,这也是为什么结束航程时,乘客全部在新加坡顺利下船,而上千名员工只能滞留船上,听候安排,“根本说不通对不对?但人家就是这样规定的。”

无奈之下,邮轮只能驶离新加坡,在公海海域上漂泊。漂流期间3次传来可以停靠上岸的消息,全部落空。最初,邮轮准备在菲律宾马尼拉让员工下船,但不久马尼拉也关闭港口。后来邮轮向中国香港行驶,但香港疫情暴发,“我们快抵达港口了又被迫开回来”。驶回新加坡,当地似乎有放松防疫措施的迹象,依然无法下船。

这期间,全球多家邮轮公司大范围停航,这几乎是现代邮轮业近60年来的首次,全球三大邮轮公司的市值蒸发超3000亿元。而停泊在日本的钻石公主号邮轮有700多人确诊感染新冠肺炎,恐慌穿越五湖四海,比病毒的扩张还快。

但起初,惊惧与慌乱并没有传播到芷兰当时身处的那艘邮轮。相反,她形容刚刚开始漂流的日子“跟神仙一样”:“没有压力,还有工资,想玩什么就玩什么。”

原来,为了安抚滞留员工,从碰碰车到水上漂,从篮球场到阳光浴场,邮轮将原本只对客人开放的娱乐设施全部向员工开放。每天,娱乐部还会组织员工跳舞、游泳,甚至举办员工奥林匹克竞赛。除了每天开展两个小时的培训,其余时间自由分配,还不用接待客人。合同期原本到4月底,由于停航,3月底,公司提前把包含4月的合同期工资全部发放。

但工资总有发完的那天,漂到4月,没有收入,只能在海上不知终点地流浪,芷兰同事们的心情一落千丈。“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一位员工出现疑似症状,漂流旅程到了最困难的时候。

芷兰回忆道,当时船长向全船做了广播,要求所有员工都单人单间隔离两个星期,大家可以住进客房,她所住的还是海景阳台房,三餐有专员配送,两次上门测量体温,常年的海上工作和慎独文静的性格让她早已习惯浪里来去的浮游生活。

但“花自飘零水自流”,远离陆地、独自隔离、前途未卜,孤寂与闲愁也难免才下眉头又上心头,芷兰与同事们纷纷溜达到阳台,来自不同国度的他们“共享”同一份孤独,从小小船舱聊到天南海北。

好在,虚惊一场,有疑似症状的同事最后安然无恙,实际上,芷兰任职的邮轮公司拥有60多艘豪华邮轮,均没有出现“钻石公主号”上的严峻挑战。

直至邮轮集团与上海方面沟通,一波三折的回家路终于有了着落。4月下旬,上海港开了绿灯,经过两个多月、60多天的漫长漂流,与她同船的300多位中国籍船员终于踏上祖国的陆地。

“化骨绵掌”被迫荒废

2020年5月,结束两个星期的酒店隔离后,前方等待芷兰的,是殷切期盼的亲人,和比漂泊海上更迷雾重重的等待。

摆在芷兰面前的是8年邮轮职业生涯中的重大休止。

通常,员工与海外邮轮公司的劳动合同相对灵活,期限在4到6个月,在期限内轮动服务航程,一个合同期结束后再根据双方情况续签。2020年,芷兰的劳动合同结束在4月底,登陆后意味着没有了用工契约的保护,没有任何收入,海外公司也没有给员工在母国缴纳“五险一金”,她还需要通过其他渠道在中国缴纳医社保费。

“说不焦虑是假话。”自认性格淡泊的芷兰还是坦承,过去的2020年“状态不是特别好”。

分文未入、吃积蓄是其次,对芷兰来说,没有了工作带来的价值感,也迟迟等不到复航通知,她的精神陷入空虚,“喜欢那种忙忙碌碌的感觉,比较充实,现在就感觉自己存在的价值没有了,体现不出来了”。

眼前的芷兰说话慢条斯理,但在她那副沉着的眼镜背后,是面对各国游客的游刃有余。

作为直接对客的前台客服经理,尽管她已经位居中层,但面对动辄四五千人的游客和5%的投诉,她依然要走到客人面前化解大小纠纷,同时她所在的客服部门还要负责登船和结账流程,并管理手下员工,每天一个排班8到10小时,芷兰说,一上了船,工作强度之大,让她根本无暇想家,并没有所谓的“海上岁月度日如年”,甚至工作的这8年都恍如一瞬。

经过8年磨洗,如今的芷兰像经验老到的老中医,能把住不同国籍和文化背景游客的“脉”:澳洲客人不满意就溢于言表,满脸写着不高兴;英国客人温文尔雅地“精准”投诉,不发脾气不扯嗓门,但能列出单子;北美作为最大的邮轮旅游客源地,美国客人也精明,投诉时喜欢绕过基层服务人员,直接甩一句“我要见你经理”;曾经走亚洲航线是“天堂”,但也越来越聪明,越来越多亚洲游客上了旅游攻略网站、遇上精明导游,也学会用投诉来要福利。

只要是工作日,文质彬彬的芷兰都要揣起温和的性格和极大的耐心,来面对一波波客人开启的“枪林弹雨”,而绝大多数时候她也都能春风化雨。这就是这份外人看来极尽操心的工作给芷兰带来的愉悦感和价值感——除了能与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群接触交流,每天都很新鲜,而且能一次次接住客人抛来的“地雷”,并顺畅“排雷”。

8年前,芷兰刚刚步入国际邮轮业时,进入管理层的中国员工很少,甚至会被“异样的眼光”打量,当年她堪称“过五关斩六将”,通过了1次笔试、3次英语口语面试和3次线上测试。而今天,在论“杠”排位的巨轮里,她距离大部门经理的职位只差半道杠,到目前为止,她所在的公司只有一位中国人成为大部门经理。

疫情的到来,让她在“客人虐我千百遍”时所练就的“化骨绵掌”,就这么被迫荒废。

长风破浪待有时

芷兰转念一想,也许生活就是这样,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结束隔离后,芷兰回到山东老家,陪着母亲做了手术,陪护一个多月后回到北京家中,她记得母亲说了一句话:“这么多年,这是第一次你在家陪我们这么久。”那个时刻,芷兰感到“因祸得福”。

过去的8年,芷兰每年都过着8个月在海上工作、4个月在陆地休假的“两栖生活”。无论对父母还是同样跨国工作的丈夫,芷兰陪伴左右的时间很有限,大学毕业之后,一直有继续深造计划的她也始终奔忙着。现在,停航了,“难得的机会,我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好好跟家人相处一下”。芷兰陪着父母保养身体,为丈夫洗手作羹汤,重新拾起书本和课本,重温学习好时光。

赋闲在家,她翻起英文经典小说,学起造价师课程,芷兰有不少南美同事,而且走美洲航线时她发现西班牙语很有用,便走进北京塞万提斯学院的西语课堂,重新当了回学生。可学无止境,吾生有崖,芷兰把自己的待业时光安排得满满当当,但她依然希望“知行合一”。

一些中国同事已经在2020年转换轨道,或去酒店或去科技企业,芷兰不想草率转行,选择依然在家待命,她期望尽早登上远洋,实现真正的“行万里路,读万卷书”。

过去8年,她走过的航线包括亚洲、欧洲、大洋洲、美洲,足迹未达之处只有非洲和南美洲。这也是她能在海上坚持8年的重要原因——感受世界各地的风光风景,领略全球各国的风土人情。

看似脚不着地的远洋漂泊,其实充满新奇旅程。公司允许员工在休息时间和停泊靠港日登陆,一条航线走腻了也可以申请更换,借此机会,芷兰与来自全球各地的同事环游世界。

他们钻进海岸线支离破碎的地中海,瞥见文艺复兴的光华,享受意大利五渔村的阳光;她得以随着洋流长驱直入,一览雄浑嶙峋的澳新峡湾;芷兰最喜欢以严寒闻名的北欧,圣彼得堡滴血大教堂的雄伟让她惊叹,斯德哥尔摩的建筑规整而恢弘大气……

尽管为了减少亏损,公司已经卖掉两艘老船,全球邮轮业都在寒冬中度过2020年,甚至瑟瑟发抖地迎来2021年,但芷兰相信自己会等来复航的那一天,也相信邮轮行业的向上向好趋势,她已经看到了转机。

从2020年12月开始,国内驶向西沙群岛的邮轮复航,芷兰所在公司也在新加坡复航,她看到了改变:游客们需要出具核酸阴性证明,公共场所要佩戴口罩,需要佩戴专门监测距离和健康状态的智能表,自助餐从客人取餐变成了员工送餐……芷兰了解到,一些邮轮的通风系统也在进行改造,从集中式改为分散式。

“信心是黄金”,这句话在2020年传遍各行各业,芷兰也认为,无论中国等新兴市场还是欧美等传统市场,游客对邮轮旅游的远期态度都是乐观的。2020年8月,嘉年华邮轮宣布北美航线将于8月1日复航后,有数据显示,3天内,邮轮预订量较公告发布前猛增了600%。

走进北京塞万提斯学院时,剪着一头短发齐耳,戴着一副眼镜的芷兰,几乎与10年前远渡重洋求学时无异。她的书包上挂了一只毛绒小熊,这是五六年前一位英国老太太送给她的。芷兰说,当时谁来“伺候”这位老太太,她都不满意,唯独遇到芷兰前来解决,老太太笑逐颜开,并把自己的玩偶赠予了她。

也许就在不久后的一天,这只小熊会再次陪着芷兰踏上甲板,向未知的世界乘风破浪。

(编辑:黄玉璐 校对:张国刚)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