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四川泸沽湖暂停开放之争:低风险地区,春节该不该关景区?
2021-01-30 11:25 作者:黄玉璐 来源:中国经营网

文/黄玉璐

子夜时分的泸沽湖,星云万里,水天俱静,但从1月20日的凌晨起,四川泸沽湖景区内的这份宁静,便与游客暂别。

然而仰赖湖光山色吃饭的商户们不想和生意暂别。1个月前,兼做滇藏户外领队的班羽(化名)就来到四川省盐源县的泸沽湖畔,修整民宿院子,等过年做生意。

但1月17日,凉山州摩梭家园暨泸沽湖旅游景区管理局(以下简称“凉山州摩泸局”)发布公告称,为防止疫情扩散蔓延,从20日起景区暂停对外开放,恢复开放时间另行通知。

经历惨淡的2020年,面对硬挺的运营成本,班羽本寄希望于这个春节。“因为泸沽湖过年是蛮好的,大部分四川、重庆的客人会来这边晒晒太阳,现在这不是白来了?”

尴尬之处还在于,泸沽湖是个“界湖”,位于川滇交界,两省共辖且均为低风险地区,四川片区关停景区,云南方面却按兵不动,商户不理解,消息登上微博热搜后,也有网友表达了诧异。

1.png

暂停开放通知发出后,网友反应不一

商户们希望得到政府帮助,哪怕只是提出减免房租的倡议;处在深度贫困区的盐源县政府希望得到商户的配合——两省交界、上级命令、财政吃紧,“一湖两政”是迫不得已,面对商户也“爱莫能助”。

与此同时,全国多个低风险地区的景点也暂停对外开放,尤其是含有室内宗教场所的景点。一些东部城市为了春节留人,则向外来务工人员免费开放景区。

1611977861288716.png

在“就地过年”的倡议下,景区到底是一关了之还是酌情开放,不仅关系到疫情控制、行业生计,也关乎牛年春节该怎么过。

1611977913259115.jpg

泸沽湖畔公路 来源:视觉中国

事先张扬的关停

在班羽看来,景区暂停开放的通知,在意料之中,但不在情理之中。

1月14日,泸沽湖旅业群里,有人发了一条意见征求,称目前全国多地多点散发疫情,且游客量日减,盐源县防控指挥部正研究是否从即日起关闭景区,请各村及时征求群众及商户意见,包括住宿、舞场、游船经营主等。

消息一出,300多人的群里炸开了锅,半小时内十几位住宿业主争相发言,不少业主不希望直接关闭景区。

从景区东门收费入口到班羽的湖畔民宿,至少还有近9公里,靠近湖中央的酒店、餐馆距离收费处也有10多公里。搜索地图可以发现,在盐源县界内的泸沽湖周边,业态星罗棋布,酒店数量为150家,民宿73家,餐饮146家。

在商家看来,盐源方面一旦将景区关闭,就意味着直接掐掉界内数百家商铺的客流。

1611977940189222.png

泸沽湖畔业态分布

有商户质疑,距离春节假期还有小半个月,春运也未开启,此时就宣布关闭景区,对业态的影响消极。毕竟游客获取信息相对滞后,景区再度开放时,游客从得知消息到规划行程又需要一段时间,商户的空置期可能要比暂停开放时段更长。

再加上四川、云南界内都没有新冠肺炎病例,均为低风险地区,湖边参观游览也是处于室外环境,有商户纳闷,形势是不是已经严峻到把景区一关了之的地步?直接暂停开放,是不是有点极端?

尤其冬季,高原上的泸沽湖正处于旱季,阳光晴好,相比之下,“成渝人民整个冬天可是见不到几天太阳的”,对于来自巴蜀盆地的游客来说,冬天的泸沽湖畔是个晒太阳的好去处,对于商户来说,春节假期也是旺季中的旺季。

班羽估计,没有疫情时,他的民宿全年毛利在20万到30万元,春节收入能占全年四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平时每天两三百元的房价能卖到五六百元元,70%到80%是来自四川、重庆的客人。在沿岸商户中,每天3万到5万元的流水并不少见。

整个泸沽湖,归四川省盐源县泸沽湖镇管辖的水域面积达到35平方公里,占全湖面积的70%,全镇人口上万人,生活着摩梭人在内的多个民族。班羽还介绍,依托旅游业,一些当地村民除了从事服务业,卖旅游纪念品、做司机当导游,也有不少当地居民会在湖面经营游船,旺季一艘猪槽船的日流水也可达上千元。

商户们担心,云南开放四川关闭,泸沽湖两岸的旅游产值差距将进一步拉大。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四川泸沽湖景区接待游客人数为69.32万,而云南方向的游客已达到209.24万人次。

班羽说,每年不少自驾游客也会从四川泸沽湖进入,进而南下游玩丽江、大理、西双版纳,一旦四川方面把景区关闭,届时也会把环湖路封闭管理,这条自驾线路也将受到一定影响。

1611977972441671.jpg

泸沽湖畔摩梭人的猪槽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持续惨淡的生意

反对声外,也有一些商户主张,反正整宿整宿地没生意,不如直接关景区来得“痛快”。

一位商户称,泸沽湖的游客量从12月开始减少,春节的房源也无人问津,不如封了最好。征求意见中也提到,1月13日四川泸沽湖景区全天游客量也只有53人,而四川片区总体面积达到314平方公里,相当于每6平方公里内只有一名游客。

班羽也挺无奈,2020年一整年,游客量一直稀稀拉拉。四川泸沽湖景区从鼠年大年初四一直关到4月10日,到七八月份客流才稍有恢复。

盐源县统计局在2020年4月23日发布的统计公报中指出,2020年一季度全县旅游总收入为0.8673亿元,同比下降82%,旅游接待总人数15.7025万人,同比下降76%。泸沽湖景区接待总人数2.5万人,同比下降86.54%,营业收入2668.48万元,同比下降86.53%,门票收入85.17万元,同比下降87.45%。

“所以2020年一季度盐源县的旅游收入是一点都不理想的。”公报中这样写道,“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硝烟战争疫情至今还未结束,估计二季度都不理想!”

景区恢复开放后,班羽估计,他家民宿12间客房的总体入住率不到20%。如果再算上景区关闭期间的0入住,2020年全年入住率可能都不到5%,没有疫情时,这个数字是40%。通常全年入住率能达到50%的民宿,在业内称得上生意不错、有赚头。

入住率低,1年10多万元的运营成本照“烧”不误。班羽以他的民宿为例,二层小楼12间客房全年的房租是10万元。这在泸沽湖还不是最贵的,湖边黄金地段的民宿房租可以达到1年30万元。再加上在当地请一位保洁阿姨,月工资至少2500元,还有水电、宽带、卫生费、派出所信息费等各种名目的费用,全年12万到15万元的运营成本逃不掉。

不过班羽说,他去年就没敢请保洁和前台。他2018年来四川泸沽湖开民宿,前期装修成本80万元,2019年和几个股东分了红,前两年生意都还过得去,到了2020年,生意急转直下,去年秋冬也比往年差了不少,他在福建还开有两家民宿。

也鉴于目前七零八落的游客量,有商户赞成封景区,这样还有由头减免房租。房租,是商户们的心痛大病,群里的讨论重点一下又跑到了房租减免上。大伙儿都说起,去年全年生意没多少,景区封闭了两个多月,房租倒一分钱没跑,当地政府和县里直管的景区管理局没有呼吁房东们减免房租,也没有任何补助。

但部分商户也很坚持,因为人少或者省外有病例就关闭景区,这是因噎废食,2020年已经够惨,凉山州摩泸局至少给个过年赚点生活费的机会。班羽认为,既然客流量已经少得可怜,说明游客自觉性很高,暂停开放景区也多此一举,不如开着,虽然现在人少,但元旦就有客人向他订了春节的房间,已经订出去5间4晚。

商户们的争论没有影响决策者的当机立断。1月17日,凉山州摩泸局正式发布四川泸沽湖旅游景区暂停对外开放的通知。

1611978004962763.jpg

泸沽湖由四川、云南两省共同管辖 来源:视觉中国

不可避免的损失

电话另一头,行政机构工作人员认为,景区暂停开放是降低风险、不得已而为之的决策,其造成的损失也远非地方政府凭一己之力可挽回。

凉山州政府官网上写道,凉山州摩泸局属于州政府派出机构。按照该局工作人员的说法,关闭景区前,摩泸局已经向景区内部相关的商户征求了意见。商户没意见后,再加之上级部门也作出要求,“我们才关的”。景区关闭后,与云南互通的环岛路将会定点设卡,无论游客从何而来,都不会再放行进入景区。

盐源县政府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也向笔者解释道,不仅是景区,从1月15日开始,全县所有喜事全部停办,宗教场所一律关闭,2月5日开始,全县酒吧、KTV、网吧、洗脚城等休闲娱乐场所一律暂停开放。

“具体在什么时候可以开放,可能也不会太远,因为我们现在临近春节,这段时间是疫情控制的高峰期,领导都特别重视。”该工作人员表示。

不过,该县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应急指挥部最新通告只提到需按75%最大承载量或核定人数控制流量,四川省的相关疫情通告中也没有要求暂停开放景区。同样是由政府主管的凉山州螺髻山景区并没有暂停开放。

但两省交界的泸沽湖,显然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而更加特殊。

“去年为什么景区关了那么久?”凉山州摩泸局工作人员称,正是因为去年疫情刚暴发时,有病例从云南进入泸沽湖的四川片区,被发现后送到盐源县城,大年三十晚上景区被关停,今年就提前暂停开放。况且“每天进入景区的人也真的不多”,加之各地疫情也在反复,“要是再遇上去年那个事儿,景区估计就别想开了”。

盐源县文化广播电视和旅游局(以下简称“盐源县文旅局”)的工作人员也承认,关闭景区也有其地理位置的因素,但他强调,泸沽湖由两省共管共辖,在开展工作过程中双方会做充分的接洽,步调一致,包括关闭景区。

不过迄今为止,云南丽江泸沽湖景区并没有发出暂停开放的通知,而是提醒游客配合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包括提供7日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等。“云南本来就是旅游大省,可能他们有自己的对策吧。”凉山州摩泸局工作人员称。

面对关闭景区可能带来的经济损失,盐源县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坦承,泸沽湖景区对于县经济有很大的支持。“所以说我们也不愿意关闭对吧?”作为深度贫困区凉山州的重要景点,四川泸沽湖景区每年能接待超过50万人次的游客量,带来超10亿元的旅游收入,2019年,盐源县全年生产总值为132.76亿元。

但该工作人员也强调:“为了我们人民的安全,不能只是去考虑商户的那些营业损失,这样的损失是全国都不可避免的。”县里也没有专项的疫情补贴。

盐源县文旅局的工作人员也承认,盐源县曾是“深度贫困县”,财政收入很一般,给予相关从业者真金白银的补贴和减免房租的倡议倒没有,不过去年4月景区恢复开放后开展了门票半价活动,省文旅厅也和信用社针对文旅企业联手推出150亿元的专项信贷。

至于商户就减免房租倡议的反馈,该工作人员称,可能会通过局领导向县级层面的领导反馈。“至于能不能实行,确实还是有待商榷。”他表示,房租减免涉及到实实在在的金钱,泸沽湖周边商户也是租用当地老百姓的房子,做出这样一个倡议。“也要量力而行对吧?”

1611978032910362.jpg

四川泸沽湖畔 来源:视觉中国

加强防控的开放

随着“就地过年”的倡议和举措出台,全国暂停开放的景区越来越多,包括低风险地区。

“一马当先”的景区中的宗教活动场所,如五台山、武当山等内的寺院,也包括上海城隍庙、嵩山少林寺。除了四川泸沽湖,青海茶卡盐湖等户外景区也暂停开放,山西高平等地还发布所有A级景区全部暂停开放的通知。

而在江浙一带,为了鼓励外来务工人员就地过年,苏州、义乌将部分景点免费对留在本地的务工人员开放,包括拙政园等著名景区。OTA发布的数据显示,本地旅游产品的相关搜索量增长近6成,周边游酒店+景区组合套餐的搜索量增长近8成。

1月27日,国家发改委表示,在假日旅游出行方面,鼓励各地结合实际,提供乡村游、周边游等丰富的旅游产品和假日休闲活动,要开放公园、体育场等户外活动空间,更好满足就地旅游休闲需求。同时,《通知》指导景区要合理控制游客的接待量,完善预约管理措施,引导游客错峰出行。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认为,景区首先要服从国家防疫形势的要求,对于中高风险地区,一定要采取最严格疫情防控举措,“所以旅游景区、旅游企业,该关的肯定要关”。但对于低风险地区来说,要审慎作出关闭旅游目的地的决策。

在吴丽云看来,疫情防控到位的低风险地区,尤其是户外型而不是在室内封闭空间活动的景区,仅仅出于杜绝一切疫情隐患的角度,就把景区关停,“我个人觉得其实没有这个必要”。如果在本地过年的倡议下,还像去年一样,将所有景区和公共场所都关停,只允许居家过节,“可能这样的春节也是挺难过的”。

吴丽云分析道,旅游行业是关联带动性很强的产业,景区关闭,旅行社、酒店、民宿、餐饮等相关的业态势必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尤其在2020年经历较长疫情封闭期的情况下,旅游相关企业面临着非常大的生存压力。

对于低风险地区的一些热点景区来说,吴丽云表示,可以通过4个方式来减少人群集聚和降低疫情发生的风险。

第一,开展景区门票预约,并事先通过多渠道提醒游客预约入园,如此也可以甄别游客的来源;第二,做好进园登记扫码;第三,限制游客量,使游客在景区内相对分散,对于景区内可能会产生人员集聚的区域,可以指派工作人员进行提醒或疏导;第四,分时段入园,尽最大限度把某一空间内游客的集聚降到最低。

对于在两省交界处的景区,吴丽云的观点是,可以退而求其次,只针对本省居民开放,这样可能也比直接关停所产生的影响要小一些。她强调:“对并无本地新增疫情的省市,景区可以在加强防控的前提下有序运营。”

景区宣布暂停开放那天,班羽坐在空荡荡的民宿里,看着窗外湖景,晒着高原阳光,发了条朋友圈小视频。

视频里是1月12日下着雪的泸沽湖,大雪纷飞,雾气茫茫,四野无人,仅10多只猪槽船载着一舟白雪,空寂地停泊在近岸湖面上,最扑腾的是6只白色候鸟和成群的黑色水鸟。往年,这些候鸟深得游客“滋养”,当地人还会兜售无油的鸟食让游客投喂。

班羽说,从去年开始,游客锐减,这群候鸟接连“挨饿”,所以他在朋友圈里给这段视频配上文字:“泸沽湖要封闭,这些海鸥又要挨饿了。”他已经联系了预订房间的客人,将景区关闭告知,将房费退还。

(编辑:黄玉璐 校对:颜京宁)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