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致命医美麻醉乱象:无资质做全麻 专业麻药滥用 违规罚款3000元
2020-10-30 15:50 作者:黄玉璐 来源:中国经营网

文/黄玉璐

21岁的小娇(化名)曾梦想一觉变美,却再也没有醒来。

据央视新闻报道,10月3日,江苏常州21岁女孩小娇在医美机构接受鼻梁手术时出现血压、心率下降,抢救无效后离世,此前她还接受了假体丰胸和唇部塑形手术。经查,该机构麻醉医师未按规定开具麻醉药品处方,今年两次因麻醉问题被罚,包括超范围实施全麻。

10月9日,韩国媒体曝出,今年1月,中国香港已故纺织大亨罗定邦的孙女罗贝儿在韩国整形时因麻醉剂不良反应逝世,麻醉医师不在现场。

几天前,又有不幸传来,陕西渭南一名25岁女子在接受面部自体脂肪移植术时,全身麻醉后心率骤降,不省人事,家属称基本处于脑死亡状态,而涉事医美机构没有麻醉科。

1个月连曝3起医美麻醉乱象,但即使在北京,没有麻醉科的医美门诊依然声称可以使用静脉麻醉实施吸量超过1000毫升的吸脂手术,各家宣传的麻醉方式也“推陈出新”,求美者则对麻醉等医疗安全认知不明、重视不足,相关法规有待更新。

麻醉医生被业内视为“生命的守护神”,医疗机构实施全麻需要登记备案、专业团队与完善设备,但国内麻醉医师缺口大,医美机构良莠不齐,违规操作让麻醉从“守护神”畸变为“死神”。

1604044542754879.jp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麻醉方式“推陈出新”?

超范围实施麻醉,近期频现报端,在医美机构云集的北京,同样存在“麻醉迷思”。一些医美机构对各种麻醉方式的新型表述,就足以令求美者一头雾水,背后则暗藏违规风险。

在一位医美顾问处,笔者了解到,她所在的北京朝阳某医美诊所,能够为求美者实施单次吸脂量不超过5000毫升的吸脂手术,“医生会在保证安全和正常功能的情况下尽可能多吸”,该诊所所有手术采取“舒适麻醉”,“介于全身麻醉和局部麻醉之间”,吸脂使用麻醉药品丙泊酚,该销售人员称之为“小牛奶”。

专业的事,专家来做,有专门科室,才有专项人才与硬件,但在卫健委“全国医疗机构查询”官网上,笔者联络的这家北京医美诊所的诊疗科目中并没有麻醉科,也意味着缺乏在该机构执业备案的麻醉医生。同时根据原卫生部印发的《医疗美容项目分级管理目录》,吸脂量超过1000毫升就属于二级项目,需使用硬膜外腔阻滞麻醉、静脉全身麻醉等完成,吸脂量2000毫升到5000毫升,属于“需要气管插管全麻”的三级项目。

在某医美社区上,还有医美机构声称“舒适麻醉”可以随叫随醒,或推出所谓的“睡眠麻醉”“睡美人麻醉”,称术后患者如从梦中苏醒,恶心等不良反应较少,安全舒适。


微信图片_20201030155732.png

某医美线上社区出现的“睡美人麻醉”宣传


但麻醉医学专业人士向笔者透露,临床上并没有“睡眠麻醉”的专业术语,“舒适麻醉”实为镇静麻醉。麻醉分为局麻和全麻两大类,所谓“睡眠麻醉”“舒适麻醉”多是非插管全身麻醉,保留自主呼吸,通过静脉注射麻醉药,“医美机构多半都是直接用丙泊酚”。所谓“随叫随醒”,大概率是对局麻病人进行强化,静脉再用一些镇静镇痛药品。

无论哪一种麻醉方式,都对实施麻醉的医生和条件有专业要求,尤其静脉麻醉通常需要由专业麻醉医师实施,局部麻醉若操作不当也可能出现注射过多或部位错误而中毒。“一台手术,麻醉医生要坚守岗位,不能无故离开,随时检测患者的生命体征。”在某三甲医院麻醉科任职的余医生向笔者表示。

但在罗贝儿医美事故中,正是由于韩国医院为其注射丙泊酚引发不良反应,而麻醉医生不在场才导致悲剧发生。


1604044788411898.jpg


2009年6月,美国巨星迈克尔·杰克逊正是因私人医生为其注射丙泊酚等药物中毒而心脏骤停离世,2011年检察官当庭展示丙泊酚。

据了解,丙泊酚是一种外科普遍常用的麻醉药,见效和代谢较快,状似乳制品,但“如果用丙泊酚静脉全麻,没有气管插管保留自主呼吸的情况下,发生呼吸抑制而发现不及时,处理不妥当,病人是会窒息死亡的”。余医生告诉笔者,该药物说明书上也强调“应由受过训练的麻醉医师或加强监护病房医生来给药”,但“很多小诊所,医生护士都推全麻药丙泊酚”,韩国医美界也对此药物滥用严重。

虽然丙泊酚受到处方管理,但余医生透露:“想搞药还是可以搞到的。以前有些人活跃在各个QQ群,时不时冒泡问有没有人要丙泊酚或者其他药品。”

超范围麻醉问题突出

“未取得麻醉科诊疗科目开展全身麻醉,属于诊疗科目超出登记范围。”北京大成(厦门)律师事务所律师吴维钦介绍。

首先《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二十七条规定,医疗机构必须按照核准登记的诊疗科目开展诊疗活动。《卫生部关于未取得麻醉诊疗科目开展全身麻醉认定问题的批复》(卫医政函[2009]411号)又补充,医疗机构开展全身麻醉应当取得麻醉科诊疗科目。未取得麻醉科诊疗科目开展全身麻醉的,属于诊疗科目超出登记范围,可按照《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四十七条处理。

这也是不少小型医美机构在宣传销售对全身麻醉讳莫如深的关键——避免求美者对全麻的恐惧,或“偷梁换柱”,规避因缺乏资质所带来的监管风险。

“麻醉资质是医疗美容机构的一个硬伤。”

吴维钦直言,目前,一般的医疗美容机构没有麻醉诊疗科目,更没有专门的麻醉师,麻醉资质问题在医疗美容行业比较突出。笔者在高德地图的北京区域搜索关键字“医美”,同时通过全国医疗机构查询官网检索,附近随机排名靠前、在运营状态的5家中,仅1家有麻醉科。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2019年中国具备医疗美容资质的机构约13000家,分为医院类、门诊部类、诊所类,占比最大的是诊所类,达38%,同时在合法的医疗美容机构当中,存在15%的机构超范围经营的现象,数量超过2000家,而诊所类别里,没设置美容外科、没有专业麻醉师却开展美容外科项目的违规经营现象突出。

“很多机构都没有全麻资质,特别是诊所,现在对诊所全麻也采取备案制,也有一些放开,但很多机构还是没有这资质,就不能做全麻手术。”

联合丽格集团董事长李滨也向笔者表示,确实绝大部分医美手术意外是出在麻醉环节,“麻醉也是这个行业里最容易超范围的一个领域”,麻醉医师兼职、“走穴”现象比较普遍。

近年来,与麻醉相关的医美死亡事故也屡见报端,卫健委公布的2019年医疗美容违法违规典型案件里,10件中有2件是超出核准登记的诊疗科目范围、违规实施全身麻醉。

麻醉本安全 却为何致命?

实际上,就目前的医疗水平来说,余医生向笔者表示,麻醉造成死亡的病例非常之少,在合法依规的医院接受麻醉一般问题都不大。“外科是治病的,麻醉是保命的。”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麻醉科主任、北京安贞医院麻醉科原主任卿恩明也表示,有好的麻醉药、设备和技术,麻醉应该是很安全的,前提还有完备的术前检查评估、术中监测和术后留观,这些都需要麻醉团队的软硬件支持。

照理说,医美客户群大多数是年轻人,心肺功能较好没有基础病,本应安全性较高,但麻醉医生并非“打一针就走”。余医生分析,医美行业出现患者死亡,一是由于麻醉医生没有资质,临床经验不足,遇到问题不会处理或者不能发现问题,甚至根本没有麻醉医生;二是药物及抢救设备不足。

拥有麻醉专业团队、设备、资质、管理,对于安全手术缺一不可。

无论在公立还是民营医院,有强大麻醉团队支撑对外科医生来说也更加放心。

联合丽格第一医院颅颌面整形修复中心学科带头人柳春明教授就对笔者表示,以他所在的联合丽格第一医院为例,麻醉医生资历深、经验丰富,同时医院还设立了麻醉恢复室,有麻醉医生值班,这让他在实施包括颅颌面修复等四级手术时感到非常安心。

但并非所有民营医美机构都有强有力的麻醉软硬件保驾护航。相关数据显示,医美民营医院和机构的麻醉致死概率是千分之一,是医美公立医院的10倍。


2.png

来源:艾瑞咨询


一来,中小医美机构尤其美容诊所实力有限。投建医院本就是重资产投入,具备实力医护和专业设备才能通过各部门的层层审批、获准资格,包括麻醉科。

夙呈麻醉医生集团创始人、CEO陈淑君医生在接受《看医界》采访时表示,麻醉科建设必然是重资产投入,按照最基本的设置,一个手术间标配约40万元左右,手术间数量多、级别高,投入可达上千万元。

李滨介绍,作为北京唯一开展四级手术和开设整形外科的民营医院,刚成立颅颌面修复中心的联合丽格第一医院投入不菲,历时近10个月才拿到四级手术资质,除了把顶尖医生请来,还将病房、血库、ICU、绿色通道等硬件改造成三级医院标准。建院时就设立了麻醉科,多位麻醉医生均有在三甲医院任职10年以上的经验,每一间手术室都配备了德国进口的德尔格麻醉机。

另外,专家调研显示,中国医疗美容行业事故高发于黑医美机构,平均每年黑医美致残致死人数大约10万人,这些黑医美涉嫌机构或个人违法开展医疗美容诊疗业务,包含美容院等生活美容机构,更谈不上专业麻醉。

二来,国内麻醉医生是稀缺资源,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医疗卫生机构住院病人手术高达5595.71万人次,麻醉医师只有约7.6万人。据统计,按照人口基数,中国麻醉医师缺口达到近30万人。

近年来,每年手术量大概增长10%,但麻醉医师数量年仅增长5%,分配到医美行业的麻醉医生数量更捉襟见肘。麻醉医生通常是医院内部忙碌却不被关注的存在,余医生告诉笔者,有时候一台手术得跟进一天,最多一天五六台手术需要接连跟踪全程。

求美者不了解 法律法规待健全

麻醉医生不被关注,一定程度上也与患者对麻醉问题不了解有关。

24岁的陈默曾在三线城市的医美机构接受过面部自体脂肪填充、双眼皮等整形手术,但她坦言,手术麻醉问题,只是近期才关注到。接受手术前,她并不知道麻醉安全的重要性,不了解麻醉方式和医生资质,她接触过的医美顾问,在实施自体脂肪填充前也只是让她选择局麻还是全麻。“因为区别挺大的,全麻要加钱,而且需要住院,局麻做完观察一下就可以走了。”

“之所以走进手术室,都是因为已经信任了这家机构,所以不会管那么多。”陈默说,她会选择大型连锁医美机构,“广告做得响,分院开得多。我们消费者也不会过去查,甚至都不知道给我们做手术每个步骤的负责医生的名字。”

她反思,之前完全没抱任何怀疑或审查的心态去审视机构。“就是很容易相信,而且始终觉得这些倒霉的事情应该不会发生在我身上,所以看着广告做得还行,销售也很会忽悠,就去了。”

但陈默对局麻自体填充手术后的疼痛记忆犹新:“我记得大夫给我一片药,我不知道是什么,大夫说能不吃就不吃,我就拼命忍着,结果疼得要死还是没有吃。后来才知道医生给的药是布洛芬,如果当时我吃了,就不会受那么大罪,的确是自己的无知导致的。”

另一位接受过隆鼻手术的25岁女孩詹迪告诉笔者,几年前她接受手术时没有具体了解过麻醉方面的问题,也没有去查过医生资质。“只知道一定要打麻醉,不然会疼死在手术台上,但是不能打太多。”虽然隆鼻手术实施的是局部麻醉,但她在术前没有接受任何检查,医院也没有要求和提示。

“中国的医美消费者,基本都是被‘销售’出来的,而不是被‘教育’出来的。”李滨曾撰文指出,中国医美行业发展近30年,但由于医美消费者教育不直接赚钱,依然是一大空白,人们对医美行业的认知还停留在初级阶段。同时医美行业缺乏诚信,信息高度不对称,使得“医托”也大行其道。

当盈利成为唯一导向,就会出现陈默所说的,以销售为目标的医美顾问并不会就麻醉等保障问题展开阐述。机构与求美者之间存在信息壁垒,一些负责销售与接待的医美顾问也对麻醉方式与安全模棱两可。笔者询问的北京那家没有麻醉科的医美诊所顾问称,医院有专职麻醉医师,但被问及是否设立专门麻醉科时,其回答:“你可以问医生。这种小细节我不懂,都是医生的事情。”

从以往案例来看,超范围实施全麻手术的顶格3000元罚款,也令业内和求美者感到困惑。

为小娇实施手术的医美机构,仅今年就两次因麻醉问题被卫健部门处罚。5月7日,该机构医师因“不按照规定使用麻醉药品”被予以警告,6月12日,该机构又因不符合医疗技术临床应用管理规范要求,擅自开展全身麻醉技术,被予以警告,并处以3000元罚款。

《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四十七条规定,诊疗活动超出登记范围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予以警告、责令其改正,并可以根据情节处以3000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吊销其《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但什么样的情况才是情节严重,并无具体规定。

“3000块钱能干吗?”余医生表示,一般谨慎点的麻醉医生不愿意冒着风险去干私活儿,但“很多法律法规已经不适应现在这种社会环境了”。

加强法建设的呼吁常出现在医美行业内外,李滨也曾撰文指出,医美乱象屡禁不止,其中重要原因就是法制滞后。“只要法律法规、立法不进步,这个行业永远是劣币驱逐良币。”

目前,国家层面已重视解决麻醉医师短缺的问题。9月23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医学教育创新发展的指导意见》,其中第一条提出要全面优化医学人才培养结构,加强医学学科建设,推进麻醉、感染、重症、儿科等紧缺专业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

但鉴于相关法规尚未跟进,业内人士还是提醒广大求美者,如果接受需要实施全麻等复杂麻醉的手术,要提前通过卫健委“全国医疗机构查询”官网检索相关机构的诊疗科目中是否有麻醉科,此外还要了解该机构有多少执业登记在册的麻醉医师数量、资质、设备等软硬件实力。

1604044956871862.png




全国医疗机构查询官网 网址:http://zgcx.nhc.gov.cn:9090/unit/index




1604045023161741.png

医生执业注册信息查询 网址:http://zgcx.nhc.gov.cn:9090/doctor

“综观医美领域近年来发生的意外主要集中在较小、医疗条件差的单位,但是在规范的、医疗技术高的单位,此种麻醉风险发生率极低,建议求医者到正规的医疗单位和医疗条件好的单位去手术。”卿恩明强调。

(应受访者要求,余医生、陈默、詹迪为化名化姓)

(编辑:黄玉璐 校对:颜京宁)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