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招工变整形?123人涉“美容贷”诈骗被抓 疫后医美套路为何死灰复燃?
2020-09-01 16:00 作者:黄玉璐 来源:中国经营网

文/黄玉璐

熬过2019年倒闭潮,挺过2020年疫情打击,医美行业又迎来新一轮严管。

近日,北京警方通报称,近期打掉10余个“招工美容贷”诈骗团伙,刑事拘留123名涉案嫌疑人。涉案团伙以“高薪招聘”吸引年轻女子应聘,诱导应聘者申请“美容贷款”去指定医院整形,声称报销费用。整形后,招聘公司不见踪影,应聘者或空背一身贷款,或整形失败,颜财两空。

1.png


实际上,从今年4月开始,新一轮严管开启,国家八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医疗美容综合监管执法工作的通知》,通知称,在监管过程中发现医疗美容乱象有所抬头,将加大监管力度。此后,上海、重庆等地陆续开展专项治理行动。

市场萎缩了,为何乱象仍丛生?

“后疫情时代,以医生、医疗为导向的机构活得都不错,有口碑、有积累的机构也活得都不错。但听说渠道医院也挺好,病人很多。”

8月21日,联合丽格医疗美容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李滨在其新作《中国医疗美容机构经营院长》新书发布及签售会上透露,尽管疫情加速了医美行业的洗牌,但渠道医美、骗贷等乱象又死灰复燃。自我净化和阶段突击难以杜绝乱象,制度完善和立法进步是行业治理的重中之重。

寒冬中两类机构难存活 供需两端均“缺钱”

一场大“疫”,让不少医美机构踉踉跄跄。

8月,国际知名研究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 & Sullivan)发布数据称,受疫情影响,预计中国医美服务行业2020年整体增速将大幅收窄至5.7%,同比2019年下挫13个百分点。2020年医美服务行业总收入规模预计为1518亿元人民币,远低于2019年18%的行业增速,而此前该机构预计2020年医美服务行业总收入规模将达到1893亿元人民币。

这一收窄幅度被新氧科技CEO金星认为是“断崖式下跌”,是10年来最低增速,他甚至更悲观认为,2020年总收入能否达到1518亿元预期还要打个问号。

“今年3月-5月,医美企业业绩普遍会有30%-40%的下滑。” 成都市医疗美容产业协会副秘书长龚伟也在接受财联社采访时表示,疫情对医美企业造成较大打击。在历经2019年近2600家医美企业注销的行业大洗牌后,经营不善的企业更容易在疫情中倒下。

而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机构分会副会长田亚华透露,中国医美机构约有2万家,其中八成以上是中小机构,诊所级别的占比最大,规范化程度远远不够,存在不少短板,疫情中的抗风险能力更弱。与此同时,医美企业加快并购整合步伐,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医美连锁医院第一股”医美国际(AIH.O)今年进行了4次并购,以求抱团取暖。

在李滨看来,疫情“黑天鹅”影响下,医美机构首要目标是保活路。8月21日,李滨在新书签售会上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疫情中倒下的主要有两类医美机构,一类缺乏技术特色和核心医生,另一类即小本投资。而丽格集团旗下大部分机构都在盈利,“特别是后疫情时代,有核心技术的机构还是有生存空间的”。他认为,只要医疗机构有稳定的医疗团队,有突出、特色的医疗技术,就一定能生存。

但从消费预期来看,李滨坦言,受疫情和宏观经济环境影响,远期医美消费者将更加谨慎,他也在《中国医疗美容机构经营院长》基础管理分册中提到,“口红经济”并不适用于处在美容价值链最顶端的医疗美容,“在人们的消费预算里,第一个被砍掉的就是消费医疗。一大批美容机构会倒闭,除非有足够的资金渡过难关。”

而消费者层面,李滨也在书中提到,享受低价医疗美容消费的女性数量庞大,在经历医美过度消费和收入减少后,“医疗美容消费信贷应运而生,大量小额贷款公司挤进市场,骗贷套贷乱象丛生”。

这也是为何在经历疫情的大浪淘沙后,与恶意医托、欺诈、骗贷擦边甚至关连的渠道医院死灰复燃。签售会上,李滨直言,后疫情时代,“渠道的现象没有解决,特别是三四线城市,甚至在上海、江浙一带,渠道医院还是很火。‘死’是‘死’了一批,现在又‘活’了,野火烧不尽”。包括此次北京打击的十余个“招工美容贷”诈骗团伙,其中就有中介团伙及个人。

在新书中,李滨也特别列举了“宰人没商量”的渠道医美机构,他指出,所谓渠道医美,即专门接待从渠道输送来客户的医美机构,渠道主要分为三种——美容院、朋友圈和类似传销的亲朋好友上下线。“渠道最大问题就是价格和分账比例,假装介绍你去一个医院,其实我分走一半以上的钱,但不告诉你,剥夺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实际价值会被夸大。”

与此同时,在经历疫情限制后,医美市场需求有所恢复,乱象也见缝抬头,4月发布的“美团本地生活服务消费回暖大数据”中,杭州医美消费回升速度全国第一,订单量增长141%,其次为深圳、上海、成都和北京。医美骗贷等乱象野火也重燃甚至烧到北京。暑期更是医美高峰期,8月,准大学生扎堆割双眼皮的新闻一度登上微博热搜。

解局:专门立法与制度建设

“只要法律法规、立法不进步,这个行业永远是劣币驱逐良币。”

面对层出不穷的医美乱象,作为入行二十多年的医美老兵,李滨感慨道,完善法律和制度建设是消除行业积弊的重中之重。他直言,疫情若持续到明年春季,在此过程中再“死”一批医美机构后,行业又将恢复常态,缺乏相应立法,“该坑蒙拐骗的还是继续坑蒙拐骗”。

业内人士透露,由于对渠道医院、医托的监管和法规有限,医美界也出过不少荒唐事,比如手术结束前、“合上”创口前,美容院老板等渠道商要进入手术室“验收”,甚至指挥医生修改,无法做到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

李滨在《中国医疗美容机构经营院长》一书中分析道,由于目前国内尚未落实“医生法定代表人制”,一旦出现医疗纠纷,机构作为法人来负责,法定代表人也非专业医生,机构赔钱了事。但落实“医生法定代表人制”“医生责任制”和“专科医生制度”,让医生自己做法定代表人、股东,渠道商很难轻易对医生指手画脚,医生也更加谨慎、专业,“一般来说,医生是不会用个人的声誉胡来的”。

制度改革的核心就在于让消费医疗回归到医疗本质,让专业人士负起责任。李滨也在签售会上指出,这也是为何疫情期间医生自己创业的医美机构倒闭得少。

而从既往案例来看,医美骗贷的处罚力度也有限,犯罪成本较低。

今年,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则刑事判决书显示,2016年,3名骗贷人伙同明星医疗美容门诊部院长和股东,编造未实际消费的整形美容套餐,与客户签订虚假协议,以美容消费为名骗取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贷款共计623.33万元。既骗了消费者,又骗了银行,法院审理认为构成骗取贷款罪,最后5人被判决一年至一年三个月有期徒刑不等,均处罚金,其中两人缓刑两年。

实际上,2018年下半年卫健委就发文明令禁止医疗美容行业进行贷款消费。“现有的法律法规,早已无法满足行业高速发展的需要。”李滨曾撰文指出,医美乱象屡禁不止,其中重要原因就是法制滞后,他也在新书中指出,目前专门约束医美行业的法律法规多属部门规章,或借用相邻的部门法规,效力和专业性有限。而行政部门以疾病医疗的方式来管控消费医疗,又容易“一管就死,一放就乱”。李滨认为,一个规模超千亿元的市场,夹杂着医疗特殊性和市场化特征的行业,需要专门立法。

加强法制建设的呼吁也常出现在行业内外。早在2017年,中日友好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中医医疗美容分会会长杨顶权就表示,医疗美容行业亟待法规规范和行业管理,医疗美容行业规范化的难点,首先是相关法律法规滞后,其次是监管漏洞,还有执法不严。

现阶段,法制完善进度无法跟上行业发展速度,李滨则认为,只有靠企业价值观来维持行业公正:“医美行业是最要求讲价值观的行业,因为医美行业本身涉及到人的健康,涉及到人很多根本的利益。”他希望,不同医美机构无论在自身经营还是合作过程中都更重视价值观,“市场净化需要大家一起努力,早晚会好起来的”。

(编辑:黄玉璐 校对:翟军)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