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郭峰:数字技术精准发放贷款量每增加1%,疫情冲击程度可减少2.57%
2020-03-31 09:16 作者:戚梦颖 来源:中国经营网

文/戚梦颖

“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对于缓解中国地区经济发展中的不平衡和不充分矛盾具有重要意义。”

3月29日,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投资系副教授、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郭峰在《中国经营报》触角学院战略合作的“北大国发院在线公开课系列”中表示,近年来我国数字普惠金融指数增长迅速,数字普惠金融发展有突破“胡焕庸线”的潜力与趋势,对创新创业、居民收入与消费,包括疫情期间的经济抗风险能力等方面都产生了积极影响。

中国数字普惠金融发展六大特征

在阐述数字普惠金融在中国的发展特征与趋势之前,郭峰简要介绍了用于衡量数字普惠金融发展程度与空间格局的指数体系构建。

郭峰指出,普惠金融是能有效和全方位地为社会所有阶层和群体提供服务的金融体系,数字金融模式是普惠金融的重要实现模式和参与者,北京大学数字普惠金融指数的体系构建则基于考虑广度与深度、兼顾纵横向可比性、体现金融服务多层次性和多元化的3个原则,由覆盖广度、使用深度与数字化程度这3方面、共33个指标构成。

郭峰介绍,根据研究团队两次发布的数字普惠金融指数报告,中国数字普惠金融发展的总体格局呈现出六大特征。

第一,中国数字普惠金融增长情况非常迅速。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省级数字普惠金融指数的中位值是2011年的8.9倍,指数值平均每年增长36.4%。“单看这个,两三年就翻一番,但是实际上真实增长还会更快。”郭峰说。

第二,数字金融的使用深度成为各地指数增长的重要来源。郭峰解释,2011~2015年指数当中,随着移动端使用增多,数字普惠金融的数字化程度增长最快,相对来说,数字普惠金融的覆盖广度次之,使用深度的增长最慢。但到2016~2018年,使用深度增长相对于覆盖广度而言更快一些。

郭峰强调,随着使用人群增长达到极限,数字金融继续发展的着力点应是使用深度。“怎么去挖掘现有的用户,深耕细作,把它做得更深,这应该是未来新的、主要的增长点。”

第三,数字普惠金融增长存在一定的地区差距,但是小于传统金融的差距。郭峰举例,2018年数字普惠金融指数得分最高的上海市是得分最低地区的1.4倍,但相对传统金融指数,这个数值“还是最低的”。

第四,郭峰强调,不仅是地区差距小,数字普惠金融增长更重要的特征是差距的收敛速度在迅速缩小,也就是地区差距在大幅快速地收敛。郭峰解释,像江浙沪这样期初发展水平高的地区,发展速度就慢,而像新疆、青海、西藏期初发展水平较低,后期发展速度就快。

第五,数字普惠金融有突破“胡焕庸线”的潜力和趋势。“胡焕庸线”即我国的“黑河—腾冲”人口密度对比线,西部拥有大量土地面积,同时,我国大部分人口与经济活动都集中在东部。2011年~2018年,东西部的数字普惠金融指数覆盖广度指数差距下降了26%,使用深度差异缩减了23%。

郭峰指出,只要有手机,就能够接入金融服务,因此西部地区的群众不出家门就能享受到现代、便捷的数字经济和数字金融的服务。郭峰强调,这对解决中国地区经济发展中的不平衡和不充分矛盾具有重要意义,例如东西部物流速度差距缩小了9.25%,2017年至2018年,东西部地区码商数量的差距也缩小了25%,从人均意义上,“我们共享了经济发展的红利”。

第六,在区域层面,数字金融出现“中部崛起”现象。近几年排名相对上升的城市主要集中在华东、华南和华中等区域,而东北和西北等地区的城市排名大多有所下降。

数字普惠金融对经济产生积极影响

根据对特征的解读,郭峰肯定了数字普惠金融对于我国经济生活产生的影响,主要表现在创新创业、居民收入、居民消费与抗风险能力这四个方面。

郭峰团队通过研究发现,首先,数字金融能够促进创业创新,一个地区数字金融发展得越好,该地区新增、新注册的企业就越多,新申请的专利,包括专利的批准量也就越高。郭峰认为,新增的企业、专利,恰恰代表了地区的经济活力、创新力,所以数字金融的发展尤为重要。

同时,郭峰通过研究得出,数字金融对中西部地区的创业的促进作用大于东部地区。“这就说明数字金融在缓解中国地区经济发展之间的不充分、不平衡的矛盾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就居民收入层面而言,郭峰引用北师大副教授张勋的研究数据,发现数字金融发展有利于家庭收入的增长,尤其是对农村低收入群体。

从需求端来讲,居民消费是促进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郭峰引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教授易行健的研究分析表示,数字普惠金融发展促进样本期的居民消费增长,而且这种促进作用在农村地区、中西部地区,以及中低收入家庭更为明显。

最后,数字普惠金融对经济的正面影响还体现在抗风险能力上。从居民角度来讲,郭峰以这次疫情为例,因为有数字金融、数字经济的帮助,减少了居家隔离对人们生活的影响。不需要银行开门,居民也同样可以获得金融服务。

对于企业而言,数字金融也能够提高微型企业的抗风险能力。郭峰坦言,对于大型企业来说,他们往往有银行等传统金融的扶持,所以相对而言微型企业更需要数字金融的帮助。

郭峰在近期对新冠肺炎疫情对线下微型商户的冲击进行了定量评估,发现疫情对线下微型商业(个体经营户)造成严重冲击,正月初七后两周,活跃商户数和营业额分别较估算出的如果没有疫情发生的“反事实结果”下降40%和50%。

但郭峰发现,地区数字金融发展较快,冲击就会有所缓解,如果数字技术精准放贷的贷款量每增长1%,疫情冲击程度就可以减少2.57%。如果贷款量从全国平均水平提升至杭州的水平,疫情带来的冲击会减小约51%。

郭峰也指出,以杭州为例,距离杭州越近的地区数字普惠金融就发展得越好,距离杭州越远,发展相对越差,这说明目前数字金融的发展还未做到完全的超地理特征。目前数字金融、经济的推广与发展仍与地理条件有关,包括O2O、快递等线上消费也依然与相邻地区的发展有关。

(编辑:黄玉璐 校对:颜京宁)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