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又一只“黑天鹅”?梅德韦杰夫辞职背后的俄罗斯权力结构之变
2020-01-16 15:14 作者:孙兴杰 来源:中国经营网

文/孙兴杰

俄罗斯联邦政府总理梅德韦杰夫宣布政府全体辞职!普京总统接受了总理的辞职!普京提议增设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并提名梅德韦杰夫担任此职!普京提名现任联邦税务局局长米哈伊尔·米舒斯金出任总理,国家杜马将在第二天审议新任总理的提名。一顿操作猛如虎,一夜之间,俄罗斯的权力格局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不能不说这是2020年飞出的一只“黑天鹅”,据媒体报道,一些内阁部长都不知晓梅德韦杰夫辞职的事情。

回顾“梅德韦杰夫辞职”这一事件,可以看得出,这并不是什么突发事件,而是有条不紊、非常凌厉的政治操作,一切尽在掌控之中。先是普京做了70多分钟的国情咨文报告,不但谈及了俄罗斯面临的各种挑战以及未来一段时间的工作重点,还提出了一个重大的命题,那就是宪法修正案。普京认为,没有必要重新制定一部俄罗斯联邦宪法,但是有些部分需要修订,同时强调,“拟议的宪法修正案”要交给俄罗斯公民进行投票。宪法修正案包括:国家杜马有权确认总理人选(总统保留解除总理职务的权力),并有权批准副总理和部长人员;总统候选人应当在俄罗斯生活25年以上且没有外国国籍;议会应对组建政府承担更多责任;“强力机构”领导人应当由总统与联邦委员会协商后任命。

在普京发表国情咨文之后,梅德韦杰夫就宣布了政府全体辞职的消息,这一消息看起来非常突然,但又是合乎逻辑的,梅德韦杰夫宣布辞职的时候也谈到了理由,原因就是普京总统在国情咨文报告中提到了宪法修订的内容,讨论通过之后将对权力平衡,行政、司法、立法等领域产生重大影响,因此,俄罗斯联邦政府应该给总统作出一切必要决定的机会。直白一点儿说,普京总统提议对宪法进行修订,而修订之后,俄罗斯的国家权力机构将发生比较大的变化,现在的联邦政府已经与修订后的政府权限有比较大的出入,也就是此政府非彼政府。现在比较合适的做法就是政府“重启”,也就是全体辞职,为“新系统”创造机会。

不能不说,这是普京和梅德韦杰夫非常有默契的一次配合,当然也可能是梅普组合最后一次完美出演。俄罗斯联邦宪法第117条规定了政府辞职的程序和条件,政府可以提出辞职,总统可以接受也可以拒绝,而普京顺理成章地接受了政府辞职。值得注意的是,普京感谢了政府作出的努力,但是也指出有些事情没有完成。当然,普京说得非常委婉,政府辞职的原因不仅仅是为宪法修订开道,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俄罗斯国内经济社会出现了很大的挑战,政府需要承担责任。从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之后,俄罗斯经济面临着严峻的考验,一是西方的严厉制裁,二是国际能源价格的下跌,三是俄罗斯海外事务增多,导致的结果就是国内经济下滑和萎缩。俄罗斯推动的养老金改革,带来了比较大的社会反弹,街头抗议活动增多,此前莫斯科议会选举,虽然执政党还是有多数席位,但是也看出了民意的变化。俄罗斯官方机构预测,在21世纪20年代,俄罗斯经济增长率将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意味着俄罗斯在世界经济中的份额将持续下降。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数据表明,2013~2017年名义GDP,俄罗斯缩水将近三分之一。俄罗斯战略家和哲学家杜金认为,普京在外交和安全方面是英雄,不仅重塑了俄罗斯国家,也改变了世界,但是在经济和意识形态上是失败的。

俄罗斯和普京之间是什么关系呢?普京要带领俄罗斯走向何方?这样的问题是21世纪20年代普京和俄罗斯必须要面对的。梅德韦杰夫辞职以及普京的宪法修订,也是对这一问题的回应或者是破题。2019年3月,俄罗斯总统助理苏尔科夫在《独立报》发表了《普京的长久之国》,总结了“普京主义”,其实就是解释普京与俄罗斯国家的关系,其中提出了“深层人民”的概念,无论是哪种国家形式,在何种历史时期,俄罗斯都拥有无条件信任最高领袖的“深层人民”。可以说,普京和俄罗斯国家之间的纽带是“深层人民”,由此来看,这种理论也是试图确立“普京的国家”这样一种观念和思想。至于说,以何种方式实现和呈现“普京的国家”都是可以讨论和探索的。

梅德韦杰夫的去向也是颇令人关注,普京增设了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而主席就是普京本人。联邦安全会议相当于美国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是最高安全决策机构,现任秘书是帕鲁舍夫,出身克格勃。梅德韦杰夫虽然不担任总理了,梅普组合终结了,但梅德韦杰夫也算是软着陆了。众所周知的是,梅德韦杰夫与普京之间是有比较大差别的,代表了不同的政治理念,普京是斯拉夫主义的代表,而梅德韦杰夫是现代化派。由主管国内经济的总理转向联邦安全会议的副主席,跟梅德韦杰夫的“专长”似乎并不匹配。另外,俄罗斯经济社会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要说梅普组合,就连普京的支持率也在下滑。卸任总理的梅德韦杰夫应该说在俄罗斯历史上,尤其是普京时代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被提名总理的米舒斯金会不会是普京的接班人?不能轻下断言,距离2024年大选,还有四年时间,普京有充足的时间去调整和试验。接班人可能并不是普京政治构想中最关键的一环,而是国家权力的结构,国家杜马、联邦政府、联邦安全会议以及普京提及的国务委员会之间如何分配权力,才是关键的。有些媒体猜测,普京将权力转移到议会和政府,会不会以总理的身份延续自己的权力,这样的情节已经出现过了,效果并不完全满意。当年叶利钦将俄罗斯总统权力交给普京的时候说,“照顾好俄罗斯”。二十年过去了,普京也许需要直面这个当年的政治托付了。

作者系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副院长

校对:彭玉凤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