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美国商学院的MBA教育将何去何从
2019-11-23 10:07 作者:魏欣 来源:中国经营网

文/魏欣

曾几何时,很多职场精英的愿望是进入美国商学院就读MBA(工商管理硕士),并在毕业后顺利进入华尔街的投资银行从事高薪工作。但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金融行业的结构性调整让很多MBA毕业生的求职道路变得异常艰难。更令人感叹的是,这些以教授商业模式著称的美国商学院自身的经营模式也面临严峻挑战。在申请人数快速下降、学生关注点向科技业转移、学费上涨加剧和移民法更加严苛的情况下,美国的商学院将如何进行自我转型呢?

包括常青藤盟校在内的绝大多数美国商学院很早就已经感受到,学生们对MBA教育的兴趣正在快速下降,而且这种趋势在二线学校当中更加明显。根据美国研究生管理入学委员会的统计,70%的美国两年制全职MBA项目在去年都经历了申请人数下降的情况,而且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多年了。《华尔街日报》也曾经报道,在最顶尖的哈佛商学院,MBA申请人数去年下降了4.5%;斯坦福商学院下降了4.6%;沃顿商学院下降了6.7%。在排名10到30名左右的学校,虽然它们的教育质量也非常不错,甚至还在某些领域更有特色,但是申请人数下降的幅度却更大。商业网站Poets & Quants报道,莱斯大学的MBA项目申请人数骤降了27.7%,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下降了19.6%,北卡罗莱纳大学下降了18.3%。这种程度的降幅让很多高度依赖MBA项目的商学院对自身的经营模式开始出现怀疑。

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MBA毕业生的薪资增幅严重落后于学费增幅,成为了不少申请学生犹豫是否要投资MBA学位的因素之一。事实上,大多数学生申请MBA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为了毕业后能够找到高薪工作,但是经济危机对就业市场的冲击使很多MBA毕业生面临诸多困境。根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的数据,从2008年到2014年,MBA毕业生的平均起薪只轻微上涨了4%,到达12.7万美元。但是同期两年制MBA的平均总学费却增加了44%,到达10.4万美元。斯坦福大学MBA总学费甚至达到了14.5万美元。虽然学生们认为两年的学习带来了个人发展、人际交往技能和职业道德方面的提升,但是他们仍然认为薪资收入的增长应该是MBA教育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衡量标准。

历史上,美国社会对MBA学位的质疑声很早就开始存在,并且认为该学位的价值在持续降低。早在1985年,美国作家詹姆斯·法洛斯(James Fallows)就曾经在《大西洋月刊》撰文批评MBA学位的凭证主义倾向,并且反对当时社会对于该学位的追捧。法洛斯当时提出的一个衡量MBA学位价值的理念近年来得到更多学生的关注,即:价值增加比率。它是用MBA毕业生的平均起薪除以MBA学位的总学费。如果比率越高,证明学位对个人的价值增加越高;反之,则越低。他注意到,当时达特茅斯商学院的总学费是1.1万美元,毕业生的平均起薪是4.3万美元。截至1985年,大约4比1的“价值增加比率”已经在商学院维持了大约15到20年。但是根据哈佛大学的信息,这个比率已经从1969年的7比1下降了很多。只是当时哈佛商学院并没有像今天这样遇到招生困难的局面。但是在1985年之后的34年中,大多数学校的“价值增加比率”从4比1下降了更多。达特茅斯商学院现在的比率是1.86比1;哈佛商学院现在的比率是1.9比1;排名前25位的商学院平均也只有1.93比1。

对于MBA学位投资回报率下降的问题,也有很多人认为是事实,但并不能简单理解成为该学位“掉价”了。达特茅斯商学院院长马特·斯劳特(Matt Slaughter)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首先,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我们就生活在一个全球实际利率下降的时代。如果把MBA当成一个投资品种来看待,它的回报率下降并不意外。其次,高等教育的投资回报率在下降也是一个普遍的事实。更多的教育和科研投入所产生的科技发明和生产率的提升也在同步下降。并不只是在商业或者MBA教育,其他学科也有类似规律。再次,在进入MBA教育前,没有人能够预测毕业时该学位的供求关系。所以可能太多学生的涌入造成了毕业生之间的过度竞争,薪资水平随之下降。市场可能需要更多时间来自我调节,达到平衡。

当很多美国商学院MBA申请人数下降的同时,世界其他国家商学院申请人数正在上升,这让一些人把目光投向了当下趋于严苛的美国移民政策。美国研究生管理入学委员会的调查也发现,亚洲商学院的申请人数同期上涨了8.8%,加拿大商学院上升了7.7%,欧洲商学院上涨了3.2%。如果MBA教育本身出了问题,为什么它在其他国家仍然受到追捧?杜克大学商学院院长比尔·博尔丁(Bill Boulding)认为美国不友好的移民政策在这当中起了很大作用。当国际学生在美国毕业后获得工作签证的几率在减小时,对于很多申请人来说,前往美国获得MBA学位的动力也就没有那么强烈了。美国因此可能正在把其他国家第一流的商业人才挡在门外。但是这种观点无法解释国际学生在科技行业的快速增加。根据美国国家政策基金会的统计,从1995年到2015年,在美国学习计算机科学的国际学生增加了480%。更可能的原因是,在移民名额常年得不到增加的情况下,由于科技行业的就业过于旺盛,IT业的毕业生在移民机会上对商科毕业生形成了挤出效应。

也正是由于科技行业的快速发展,很多商学院的MBA学生把关注点更多地开始转向科技行业。传统上,MBA教育被认为是通向金融、咨询行业的转行和升迁捷径。但是2008年金融危机和随后奥巴马政府对金融业强监管时代的来临,让华尔街的就业和薪资水平大不如前。虽然科技领域历史上并不是MBA教育培养的主要方向,但是更多毕业生已经开始在这个领域寻找自己的机会。根据领英网站的调查统计,54%曾经在金融行业工作过的MBA毕业生对转向科技行业非常感兴趣。甚至在传统上以金融见长的学校,学生的兴趣也开始逐步转向。当沃顿商学院公布了2018年毕业生的去向时,人们发现15%的MBA选择了IT行业。这比10年前的5.6%有了较大幅度的提升。

在面临多重挑战的经济环境下,很多美国商学院开始进行自我调整和转型,希望能让更多学生重新燃起对MBA教育的兴趣。针对申请人提出的时间和学费成本问题,很多商学院开始提供网络MBA教学课程。波士顿大学商学院今年9月表示,他们将会在2020年提供较廉价的线上MBA教育。他们认为定价在2.4万美元的学位将会大幅度降低学生的就读成本,提升该学位的吸引力。针对学生兴趣向科技业转向的问题,不少商学院已经开始提供更多科技行业的课程。针对一部分在职申请人提出脱产学习造成的机会成本问题,很多的商学院开始拆分MBA教育和提供在职教育来满足他们的需求。他们开始提供“微型MBA学位”和单项课程教学,让很多学生可以在职学习。

美国商学院面临的巨大挑战其实只是美国经济转型当中遇到的阵痛。MBA学位一直以来面临的主要问题就是培养方向不够明确。所以当现代商业逐步向专业化方向发展的时候,美国市场对专业人才的需求开始超过对一般性管理人才的需求。为了适应市场,MBA教育内部不得不发生分裂,发展出关注方向不同的类别。如:金融MBA、生命科学MBA、会计MBA、科技MBA、市场营销MBA。但问题是在这些不同的关注方向上各有专业人才,所以MBA毕业生在职场上的尴尬处境也就成为了后续申请人回避商学院的主要原因。无论这些商学院如何转型,甚至变相降价,他们最终都必须向市场回答一个问题——MBA课程本身到底教授的是什么?

作者为专栏作家,曾在美国供职于大型共同基金管理公司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