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全国人大代表王建军:严惩欺诈发行 再提“将欺诈发行最高刑期提至无期”建议
2020-05-22 17:26 作者:罗辑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罗辑 北京报道

随着注册制改革推进、新《证券法》实施,对于欺诈发行行为的惩戒力度成为一大关注焦点。5月22日,《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全国人大代表、深交所理事长王建军提交了《关于加快修改刑法 使欺诈发行可判无期徒刑 保障注册制改革的议案》。而这是继2018年、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王建军分别提交《关于修改刑法,加重欺诈发行犯罪刑罚力度的议案》和《关于修改刑法,将欺诈发行犯罪刑期增至无期,重罚参与合谋的中介机构的议案》建言修改《刑法》,加大欺诈发行惩治力度后,再一次就严惩欺诈发行建言。

必须对欺诈发行等违法行为举起“大棒”

资本市场违法成本过低、惩治力度不足的问题被市场诟病已久。随着资本市场深化改革加速、注册制改革深入,为资本市场违法行为“套上镣铐”、加重惩治力度、提升监管的威慑力已刻不容缓。近期,国务院金融委会议在1个月内接连3次强调对资本市场造假行为“零容忍”,坚决维护投资者利益。严惩重罚资本市场各种欺诈和造假行为,契合市场和投资者利益根本,也是保障改革深化的必由之路。

王建军就目前欺诈发行严重危害和刑罚力度不匹配的现状提到:“欺诈发行严重挑战信息披露制度的严肃性,严重侵蚀市场诚信基础,严重破坏市场信心,严重损害投资者利益,是证券市场的‘毒瘤’。同时,该类案件涉众性强,涉及金额大、范围广、人数多,直接危及国家金融安全和金融稳定,其危害后果远不只侵害企业管理秩序,也远比普通金融诈骗严重。但《刑法》规定,欺诈发行罪被纳入‘妨害对公司、企业管理秩序罪’范畴,最高刑期仅有5年,明显与其社会危害性不相匹配。”

与此同时,在目前资本市场改革深化、注册制改革推进的背景下,“证券发行注册制实行前端市场化准入,必须依靠后端对欺诈发行等违法行为举起‘大棒’,否则将影响改革成效、改革进程”。王建军提及,在此改革背景下,考虑到修订后的《证券法》在行政处罚和民事赔偿方面加大了对欺诈发行的惩戒力度,刑事追责作为严惩重罚的重要一环,刑罚短板亦亟须补齐。

提高刑期、罚金,强化“关键少数”责任追究

“法与时转则治。”王建军再次在今年两会的建言中提到修改《刑法》,严惩欺诈发行。

具体来看,王建军建议将欺诈发行罪调整纳入“金融诈骗罪”范畴,将最高刑提至无期徒刑,提高罚金额度,拓宽该罪规制范围,明确“关键少数”刑事责任。“‘民行刑’三管齐下,立体化构建欺诈发行责任追究体系,全方位提升违法犯罪成本,为注册制改革保驾护航,为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夯实法治保障。”

目前现行《刑法》第160条“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规定:“在招股说明书、认股书、公司、企业债券募集办法中隐瞒重要事实或者编造重大虚假内容,发行股票或者公司、企业债券,数额巨大、后果严重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非法募集资金金额1%以上5%以下罚金。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而这一规定与目前证券市场发展现状、欺诈发行危害程度存在惩罚力度、规制范围不匹配等问题,就此王建军建议,修改该罪罪名,将“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改为“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等证券罪”。增加两档刑期,对于情节严重的,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对于情节特别严重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强化对“关键少数”的责任追究,单列一款规定控股股东、实控人组织、指使从事欺诈发行的刑事责任。提高罚金数额,从“非法募集资金金额1%以上5%以下”提高至“非法募集资金金额20%以上1倍以下。完善条文表述,将“企业债券募集办法”改为“企业债券募集办法等证券发行文件”,与新《证券法》保持衔接。

(编辑:夏欣 校对:颜京宁)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