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开往家乡的火车 | 我这20年
2020-01-15 17:27 作者:王亚煌 来源:中国经营网

编者按:

“除非经由记忆之路,人不能抵达纵深。”

沉浸新年祝福之余,我们无法不骇然回首:距离跨世纪的千禧之年,已整整20载。

2000年,Windows2000刚刚面世,腰间的BP机鸣闪不停,新居里的家庭影院最流行。

2000年,中国GDP刚刚破万亿美元,加入世贸组织的节奏步步加紧,北京再次申请举办奥运,酝酿1年后的激昂狂喜。

20年间,从磁盘到大数据,储存记忆的工具万象更新,智能手机早早取代胶片机与随身听。

20年间,中国GDP翻了近10倍,国际经贸格局已是幡然巨变,从融入世界到改变世界,中国的存在感跃跃升起。

时代洪流中,每一个人击浪前行,步履不停,但走得太快,又常常遗忘出发的意义,沿途的轨迹。

2020年春节,我们邀请《中国经营报》作者库中的7位讲述者,回望归途,聊聊我们这20年——大国崛起如何加速个体命运,技术变革如何重塑国人生活,大时代与小人物的生命旅程如何紧紧交织在一起。

让我们一同跟随归乡的步履,踏上时光的归途,经由记忆之路,抵达纵深前路。


文/王亚煌

我的老家太原距离北京并不远,只有500公里,但也并不近,因为隔了一座太行山。

20年前的千禧年春节,还在读高中的我坐着火车到北京来考察学校。靠着身为一名铁路子弟中学的学生,我托同学铁蛋买了一张夜间的火车票。铁蛋是正宗的铁路子弟,家里还有传了三代的红灯(参照《红灯记》),但是他这硬关系,却只给我搞来一张硬座。我坐了整整12个小时才晃到北京,在北京转了3天,又硬座坐了一宿回了老家太原。这趟火车让我的记忆之深,以至于我完全不记得在北京做了什么,但是在回到家之后的一个礼拜,耳朵里都依然在回响着铁轨的咣当咣当声。

转年高考考到了北京,一想到要咣当12小时才能到,我就不由得先耳鸣了起来。见我头疼,铁蛋说:你可以坐汽车啊!汽车只要6个小时,比火车时间要快一倍的!

那时候太原和北京往返的大巴也是一趟亮丽的风景线,发车频次间隔最密时只有15分钟,车上的乘务员也统一制服,显得很有活力。不过这并没有为我的首次长途汽车出行留下好的印象,在太行山里,我被甩来甩去的汽车晃得晕头转向,呕吐物直接把汽车上的卫生间都堵了,被充满活力的乘务员好一顿充满活力地揶揄。而汽车理论上的6个小时车程更是充满了不确定性,在这条太行山里设计时速只有80公里的双向四车道高速上,跑的运煤大货车比客车还多,经常就陷入到了重度拥堵当中。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