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特朗普“斩首”苏莱曼尼!这背后是美国和伊朗的“帝国之战”
2020-01-08 15:55 作者:孙兴杰 来源:中国经营网

苏莱曼尼之死背后是中东秩序的急剧变化,如果只是从短时段来看,会聚焦于美国和伊朗会不会发生战争,而看不到中东政治秩序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这样的变局的话,那就是“帝国”秩序对中东民族国家的报复,美国和伊朗之间的长期博弈是帝国之间的战争。

苏莱曼尼之死其实是美国和伊朗所代表的两个帝国之间到了一个大体均衡的局面之际,以非对称战争来应对非对称战争的表现。众所周知,我们对国际关系的认知建立在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之上,也就是主权国家之上,但是源于欧洲历史的主权国家建立在政教分离基础上的,比较理想的状态是,在国家疆域内建立起稳定、和平的政治秩序。二战结束之后,中东地区也广泛地建立起来了这样的政治秩序。然而,中东国家面临着两个难题:一是宗教影响巨大,没有建立起世俗国家的认同,教派和部落的认同要远远超过现代国家;二是没有建立起稳定的边界,更重要的是中东国家的边界很大程度上是被欧洲殖民国家强加的。

20世纪70年代之后,中东的强人政治在某种程度上强化了主权国家这种政治秩序,但是在冷战结束之后,从海湾战争开始,主权国家秩序就遇到了很大的调整,尤其是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可以说是中东主权国家秩序的溃败,由此导致的后果就是伊斯兰国这样否定主权国家边界,寻求建立哈里发帝国秩序的组织的出现。现在伊斯兰国已经被击败,但是可以看到,伊朗在最近10多年构建起来了什叶新月帝国。苏莱曼尼其实就是这个新帝国的得力干将,他不仅仅是伊朗国家的高级将领,也是新帝国的将军。因此,苏莱曼尼之死引起了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的暴怒,整个国家的反应是激烈的。

除了伊朗之外,土耳其也有难以抑制的“帝国冲动”,不仅出兵叙利亚北部,而且计划出兵利比亚,奥斯曼帝国之梦在复苏。在欧洲人到中东之前,奥斯曼帝国和波斯帝国才是中东的主人,而伊拉克就是两个帝国之间拉锯的地方,其实是帝国的要塞和边疆地带。

那美国呢?二战期间,美国开始介入中东,冷战期间,中东也是美苏博弈的焦点,时至今日,美俄之间还在重复着昨日的故事,我们还在分析美俄在中东地区势力的消长。美国在1979年霍梅尼革命之后,组建了一个围堵伊朗的军事同盟体系,这构成了最近40年中东地缘政治的基本结构。

小布什的“帝国冲动”打破了这样的基本结构,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是个转折点,伊拉克本来就是制造出来的国家,萨达姆政权被推翻之后,伊拉克又变成了帝国争夺的“战场”,先是伊斯兰国,再是伊朗,现在已经成为美国和伊朗进行博弈的主战场。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之后,美国和伊朗之间的脆弱的和平被打破了,最近一年来,美国和伊朗斗法不断升级,从整体来看,伊朗并没有处于下风,从霍尔木兹海峡扣押油轮到无人机袭击沙特油田等等。

特朗普并不想在中东进行一场地面战争,而是计划从中东脱身,但是美国撤出的后果越来越清晰,那就是中东不会重建具有地区自主性的均势秩序,而是帝国的复归。美国国防承包商被炸死,以及驻巴格达的大使馆遭到围攻,可能是刺激特朗普下令进行斩首的直接原因。美国大选已经开始,他不想当个软蛋总统,尤其是当年美国驻利比亚大使惨死的事件再现。另外,共和党内希望特朗普采取强硬的政策,除了国家利益之外,还有文明的含义,尤其是基督教右翼,特朗普希望得到福音派的支持。文明的冲突和帝国之争往往是缠绕在一起的。

美国主导的中东地缘政治秩序正在瓦解和重构,美国、俄罗斯、土耳其、伊朗在中东的政策都不是主权国家意义上的,而是帝国意义上的。苏莱曼尼之死折射出中东秩序的“深层逻辑”,构成中东秩序的并不是主权国家或者国际法,而是部落、教派、文明、帝国等等因素。四大帝国之间形成了某种均衡,非对称、非常规的战争就会成为常态,但是,大战并不是各方想要的,原因无他,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或者,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谁不愿意做黄雀,或者渔翁呢?

(校对:颜京宁)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