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追寻流动的海洋社会
2020-11-21 00:44 作者:刘志伟 来源:中国经营网

文/刘志伟

厦门大学杨国桢教授多年来大力呼吁推进海洋文明的研究,倡导在中国历史研究中要走出“迷失海洋”的误区,他提出:

中国海洋文明存在于海陆一体结构中。中国既是陆地国家,又是海洋国家,中华文明具有陆地与海洋双重特性。中华文明以农业文明为主体,同时包容游牧文明和海洋文明,形成了多元一体的文明共同体。海洋文明是中华文明的源头之一和有机组成部分。

作为中华文明的子系统,中国海洋文明的主体经历了一系列变化:早期是东夷、百越文化系统,先秦、秦汉时代是中原华夏与东夷、百越文化互动共生的文化系统,汉唐时代是汉族移民与夷、越后裔融合的文化系统,宋元以后则是汉蕃海商互联互通的文化系统。

中国海洋文明与其他单纯依赖海洋国家的海洋文明不同,需要妥善处理内陆与海洋的关系,其理想状态是陆海平衡、陆海统筹。但在历史上,陆主海辅、重陆轻海、以陆制海的观点和政策常占上风,这个矛盾纠结困扰着中国走向海洋的历史选择。

可是不能因此就否认中华民族源远流长、辉煌灿烂的海洋文化和勇于探索、崇尚和谐的海洋精神。中国海洋文明在中华文明内部结构中的复杂性,正是区别于其他海洋文明尤其是西方海洋文明的重要特性。

这个认识对于我们重建一种加入海洋文明视角的中国历史新论述框架,是非常重要的。杨国桢教授又明确指出:

从20世纪初叶南海交通研究为发端, 到今天已发展出海疆史、海洋社会经济史、海外交通史、航海史、海外贸易史、海洋渔业史、海关史、海防史、海事史、中外关系史、华人华侨史、留学生史、海洋科技史等等专门史分支, 取得了不少成果。

遗憾的是, 这些努力远未解决海洋在中国历史上的定位, 也缺乏社会思想的震撼力, 甚至没有改变史学工作者以陆地农业文明为中心的思维定式。从学术心态上, 似乎可以这样说, 我们还没有完全走出海洋迷失的误区。

海洋与陆地 出入风波间

以往我们虽然对海上交通、海上贸易做了大量研究,并取得丰富成果,但仍然是农业文明向外扩散、闭关自守的陆地国家与外部世界联系的基本历史框架。因此,要走出海洋文明迷失的误区,结合海洋视角和内陆视角,推进我们的历史认识。“中国是一个陆地国家,海洋文明不成为中国历史的一个内在构成部分”的认识,是相当长久又似乎不言而喻的成见。德国思想家黑格尔这段曾被反复引用的话,是一种典型表述,因与我们讨论的主旨密切相关,完整引录如下:

农业在事实上本来就指一种流浪生活的终止。农业要求对于将来有先见与远虑,因此,对于普遍的东西的反省觉醒了,所有权与生产性实业的原则就孕育在这当中。中国、印度、巴比伦都已进展到这种地位。但占有耕地的人民既然闭关自守,并没有分享海洋所赋予的文明(无论如何,在他们的文明刚在成长变化的时期内),既然他们的航海——不管这种航海达何种程度——没有影响他们的文化,所以他们与世界历史其他部分之关系,完全只由于其他民族把它们找寻和研究出来。

黑格尔这些话,是大约二百年前讲的,后来人们对中国历史的理解,一直都没有走出这个框架。他还指出:即使中国自己也是以海为界,但“在他们看来,海只是陆地的中断,陆地的天限,他们和海不发生积极的关系。大海所引起的活动,是一种很特殊的活动”。我们熟悉的传统中国历史著作,基本上都被这样一种观念主导着。不过,这些论述也可以反过来引发我们重新思考,中国历史性格的几个角度:

第一,中国是一个有漫长海岸线的国家,所谓海洋视角,问题不在于有没有海洋活动,而在于与海洋之间是否有积极的关系;第二,海洋是人们生活空间的一部分,还是陆地的中断和界限,这是海洋能否构成塑造历史性格一部分的区别所在;第三,陆地社会是流动生活的终止,也就是说,流动性是海洋人群的生活形态。

我们历史学的传统架构,以王朝国家的行为和意志为核心,国家政策和国家行动为构成了历史的主体,因此在既定历史认知中得出否定判断,就是很自然的了。接下来我想以个人一点研究经验,从流动的海洋人群与“地著为本”的乡土社会关系角度,谈一点对地域社会研究中海洋视角的体会。

从《筹海图编》看海洋社会

今天我们的眼光正逐步从王朝的历史,转向从人的行为及其与自然的关系出发的历史,人们日常生活所建立的文化和社会,是历史认识的主体。如果将上述黑格尔提示的几个角度纳入我们的视野,海洋就不是一个外在的、特殊的世界,而是作为历史主体的人们重要的活动舞台,海洋也就成为人文世界中不可缺少的部分。

要证明海洋世界在中国历史上的存在,不需要依靠什么新鲜材料,只要换一种角度来读读一些学界早已熟悉的当时人的记载。明嘉靖年间(1522~1566年),浙江巡按御史胡宗宪总督浙江军务时,委派幕僚郑若曾等编纂《筹海图编》十三卷,详细绘画并记述了明朝从辽东、山东、直隶、浙江到福建、广东沿海的防御布局,书中留下很多沿海地方的人群和社会的信息。

从该书的编纂宗旨到具体论说,很清楚地体现了黑格尔所说那种情形,明朝以陆地国家的立场,要把海洋隔断于外。但如果我们不是把自己置于同明朝的官员士人同样的立场,再去阅读这些记述,就可以读出沿海地方的民众生活与社会风貌,与海洋有着不可分隔的关系。例如下面关于今天珠江三角洲地区的记载:

广东滨海诸邑,当禁船只。若增城、东莞则茶滘、十字滘,番禺则三漕、菠萝海,南海则仰船岗、茅滘,顺德则黄涌头,香山、新会则白水、分水红等处,皆盗贼渊薮也,每驾峻头小艇,藏集凶徒,肆行劫掠,勾引倭奴,残戮甚惨。为今之计,莫若通行各县,令沿海居民,各于其乡,编立船甲,长副不拘人数,惟视船之多寡,依十家牌法,循序应当。

今天的珠江三角洲,当时还是一个深入于大陆,海岛星罗棋布的海湾,而这个海湾,是一个更大的海域之枢要:

岭南滨海诸郡,左为惠潮,右为高雷廉,而广州中处,故于此置省,其责亦重矣。环郡大洋,风涛千里,皆盗贼渊薮,帆樯上下,乌合突来,楼船屯哨,可容缓平。

三四月东南风汛,日本诸岛入寇,多自闽趋广。柘林为东路第一关锁,使先会兵守此,则可以遏其冲而不得泊矣。其势必越于中路之屯门、鸡栖、佛堂门、冷水角、老万山、虎头门等澳,而南头为尤甚。或泊以寄潮,或据为巢穴,乃其所必由者。附海有东莞大鹏戍守之兵,使添置往来,预为巡哨,遇警辄敌,则必不敢以泊此矣。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经济史、全球史与经济的全球史

中文的“经济”一词,现在大家都在广泛应用。这个词最早出现在隋朝王通的《文中子·礼乐篇》中,但他说的“经济”..[详情]

从澳门与十三行看近世中外交往

从1557年他们正式定居澳门起,通过广州交易会及后来的“十三行”与省城广州发生了密切的接触与贸易,留下了丰..[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