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百年前看琼崖 法国传教士眼中的海南岛
2020-11-14 10:32 作者:萨维纳 辛世彪 来源:中国经营网

文/(法)萨维纳 译/辛世彪

湿热有害的气候,贫瘠的土地,偏远的位置,使得海南岛自古在汉人中就有恶名。为了填充人口,他们把海南岛当成放逐之地,一切不受欢迎的人,一切不服管教而决意遣散的军队,都接连不断地发配到这里。这个过程至今仍在强力推行,而在作为早期流放者后裔的海南人看来,是十分自然的。

我们欧洲人无权对这种过分的精神状态感到震惊,因为这是我们自己造成的。基督教国家未能履行他们的职责与使命,只顾开发中国,滥用它的软弱,而不是开化它,这本是相对容易的。我们现在仍然无法预计这种专横、自私政策带来的一切恶果。因此我个人并不责怪中国通常总是怨恨外国人。它唯一的错就是这种仇恨里包含了所有的外国人,不分个人与民族,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

我还有意无意地发现,中国人越来越希望能摆脱外国人自己干,从列强的控制中解放出来,自己当家作主。为了尽快实现这个目标,他们热情投入到对西方科学的学习之中,从中国的一端到另一端,每年都有数以百计甚至成千上万的年轻人不惧漂洋过海,到美国货欧洲,学习现代发展的奥秘。

对此,海南人并不想落在大陆同胞后面,而且一天天现代化了。海口城作为全岛的骄傲,在不停地改变,不断地美化。它现今有了邮局、电报局、电话、电力、无线电报、飞机、自来水井,大马路两旁有最时髦的商铺和旅馆,街上车水马龙。它与琼州旧城及北部各地有定点班车相通,日益取代那些顶着热风、骨瘦如柴的车夫们,以及那些传说中才有的人力车。

海口的人口每天都在增长,如今算上郊区大约有6万人,已经毁掉的古代城防区除外。因为从未有人做过人口调查,没有任何人知道确切的数字。在全岛各个方向都跑遍后,我相信把人口估计为200万或者顶多250万,也就是人口密度平均每平方公里60人,不会有大错。这与某些观察者给出的600万—700万人口的荒诞数字相差甚远。

海口港是目前岛上唯一经常有外国船只出入的港口。港口一词词在这里是纯粹的委婉语,我们顶多应该用停泊地这个词。各种大小船只事实上都被迫在大海上抛锚,暴露在琼州海峡的海流与风浪中。从抛锚处到码头还有6—7公里远,人们只能乘坐可以通行的舢板从金江河湾上岸,这些舢板也得等待潮起潮落来出入。

在这种情形下上船下船是非常受罪的,那些划舢板的人还不时借机肆意敲诈。有一次他们强迫我付了15元才将我从船上送到码头,差不多每公里3块钱!

这个通行不便的难题曾多次讨论要整治,要么是疏浚河床,要么是在河滨堆成丘状的泥沙中挖出一条通道,但工程从未付诸实施过。

十五年前,人们也曾设想在海口以东15公里,同样面向琼州海峡的铺前海湾建一座新港。这些方案由外国专家应中国政府的要求制定,呈送到京城后就一直躺在纸箱里睡大觉,大概再也不会与世人见面了。去年,因岛上现任军政长官黄强将军的缘故,海口港治理的问题重新摆上桌面。黄将军拒绝了以前的方案,提议建一座宽坝,用窄轨铁路把码头与现在的停泊地连接起来。他给几个专长此道的荷兰工程师打电话,他们曾在澳门港为葡萄牙政府工作过。

所有经常出入这片海域的船员,都因为这项改造计划欣喜若狂。每年有超过500艘各种吨位和国籍的船只中途停靠海口,这些船定期往返于香港、广州湾、北海、海防和安南海岸,或前往曼谷、新加坡和荷属印度(今印度尼西亚)运送苦力。

海口港的航运量可能会不断增加,因为海南岛的进出口将会自然地增长,这归功于黄将军善于绥靖地方,重建起秩序和安宁。我说过,海口是岛上唯一有船只频繁出入的港口,这使它注定要为全岛提供各样的生活必需品。

海口城内狭窄的小巷在一天天消失,让位于新的林荫大道。烟被熏黑的老旧小店铺,由钢筋水泥建造拔地而起的大型货仓取代,里面摆满了来自世界各地。尤其是日本、英国、美国和德国的货物,法国仅向这里出口精品红酒、各种烈酒和香槟,在城内所有新式酒店里都有充足的供应。

海南岛北部所有交通网络都有汽车来往穿梭,车内乱糟糟挤满了乘客以及运往岛内各个市场的货物。每日有一趟班车从海口向西往临高、那大和邦溪,向南通往定安和岭门,向东通往文昌、嘉积和万宁。两年以后,也就是1930年,人们将可以乘汽车走遍全岛。汽运公路沿着东部、南部和西部海岸延伸,从海口出发只需一天就可到达著名的榆林港。中国人梦想把这个港变成军用港。

同样的问题是,如何用铁路沿着靠西部的中部山区,把北部和南部连接起来。这条铁路要从海口出发,穿过临高、那大、乐安、崖州和三亚,通往榆林港。乐安城位于西南部富庶而人口稠密的乐安高原,流经此地的众多水流汇成了西部的昌化江,这是岛上最重要的河。问题还在于,如何改善河道使它通航到乐安高原,如何抢在中部丰富的森林资源受到毁坏之前进行开发。

我觉得这条交通线路便利得多,然而它也有一个最大的弊端,即距离太长。正是为了发现一条更近的路线,去年黄将军和我才对岛上的中部山区进行了一番考察,这是由一个欧洲人和150人的一队中国士兵,第一次从中部穿越海南岛,深入到孤立而陌生的部落中间。

作者萨维纳(1876—1941年)为法国传教士、学者,1925—1929年在海南全岛田野调查,著有《海南岛志》;译者为海南大学人文传播学院教授。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五四”中的亚东

从1916年9月1日出版的第二卷一号起,《青年杂志》正式改名《新青年》。现代中国思想文化史和革命史上最重要..[详情]

美国陷阱之三:你只有认罪,这是程序

为了取得指控阿尔斯通的证据,美国司法部运用了多种手段,其中之一就是依靠“卧底”,那是一名安插在公司核心部门..[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