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惊雷过后 回归原点 ——时代风云赤子的南溟情怀
2020-11-14 10:25 作者:谭洪安 来源:中国经营网

文/谭洪安 叶显恩口述

提及往事,还是要从70年前讲起。

1950年4月中旬,人民解放军主力部队横渡琼州海峡,掀开解放海南岛的决战,主要登陆地点在海口以西临高角地段,离我家临高县五尧村只有二十多里地。不过,差几个月才满13岁的孩子,当时还无法体会到,那是一个改变自己人生道路的重要历史时刻。

更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我就不由自主地卷入了社会变革的新浪潮。

我要上大学

1947年我10岁时上的学,那是日本战败投降第二年。那会儿我上学晚,跟村里别的孩子有点不一样吧,读了两年就以第一名考上临高县中心小学。有人不相信,说你这孩子是碰运气,还是求了神保佑,也有相信的人,鼓励我继续升学。父亲说,家里也没钱供你,你想读书就试试呗。

那是1949年了,没学上,第二年5月海南全岛解放,1951年春天我才能参加中考。记得考试发卷子时,每个考生有两个煎堆做糕点。后来我才知道那天管文教的副县长来监考了,别的孩子都在埋头做卷,就我自个不慌不忙先吃东西,大概是引起他注意了。等批完卷子,副县长就问,吃煎堆那孩子录上了没?一查我没上正取生名单,落在几个备取生里了。他把我的作文卷子拿来看看,批示要录上。结果我又考了第一名,县里还张贴红榜报喜。

上了临高县中学,我不光拿了全校唯一一份奖学金,课余又很活跃,积极参加学校各种活动,当上了学生会主席,代表同学们在全校大会上演讲。后来副县长让我跟着到处出席各种会议,做文书工作,相当于秘书。我个子瘦小,别人看了觉得奇怪,怎么找一孩子来?

日后回想起来,海南刚解放,地方上百废待举,县里领导班子大都是南下干部,本地通文墨的人手紧缺,才给了我这样一个学习和锻炼的机会。那时治安很不稳定,下乡路上时有匪盗出没,为保安全,县里发了一支步枪,我扛着很威武地到处走。

还有个小插曲:那段时间我母亲生病,需要一笔医药费,我刚好到一间小学教课,半年报酬大洋50元,这笔钱自己没花,都给了家里治好母亲的病,这件事也一时在乡里传开了。副县长了解我家里情况,很照顾我,让我认他夫人当姐姐,他就成了我姐夫。

到了1956年,19岁的我得到机会上省城广州培训学习。这是我头一次离开海南岛,头一次见识广州这样繁华的大城市,真是大开眼界。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有天在广州城中山路烈士陵园,走着走着一下搞不清方向了,只好向遇到的两位学生模样的姑娘问路。她们落落大方,举止文雅,很和气地仔细告诉我该怎么走、怎么走,还说她们就在附近的中山医科大学念书。我当时心里一下蒙了,回海南的路上,就冒出一个从来没有过的念头:我要到大城市,我要上大学!

回到临高,把这想法跟姐姐、姐夫说了,他们很支持我出外多长见识。我赶紧到书店搜集备考资料回来温习准备,约了几位都求上进的同学一起参加高考,结果考完放榜,只有我一个考上了,录取进了武汉大学历史系,我又成了县里的“名人”。一些亲友资助我读书,离开海南岛去学校报到前,姐夫、姐姐为我准备了一床新被子,他们每个月还给我汇生活费。

1957年,我渡过琼州海峡北上长江南岸的武昌求学,不久就迎来大跃进,大炼钢铁, 我跟宿舍同学一起办起了小工厂,想想那真是热火朝天的青春岁月,敢想敢干。

徽州与琼州

1962年从武汉大学历史系毕业后,我回到当初触发求知深造冲动的广州,投入中山大学社会经济史名家梁方仲门下读研究生。我选择了徽州历史作为主攻方向,先后在1965年和1979年两次深入徽州民间实地调查,完成这最初的研究成果,耗费了十七八年。

经过多年的浸润和思考,我发现徽州教育发达,人才辈出,在文化领域的各个方面都有所建树。

徽州的传统文化人才犹如群星灿烂,散发异彩,同时又以富名称天下,确实非同寻常。具体来说,明清时期,由于徽商的资助,宗族的奖励,舆论的推崇,爱才的风尚,以及悠久深远的文化渊源的陶冶,造就了徽州人文的极大发展。

以上种种,不免让我泛起自己童稚到少年时在家乡海南临高的美好记忆。那些看似偶然而让人惊奇的机遇,背后其实蕴涵着地方民风重视教养、作育英才的悠长传统。在史海浮沉求索中,我才认识到自秦汉、隋唐至明清、民国的千年以上漫漫时光中,海南并非固有印象中的化外蛮荒之地,而是诸多不同文化汇聚交融的宝地,以宽厚包容、勇于进取的海洋文化为最大特色。这一点,与我向来推崇的徽州商人“向海而生”的冒险精神,可谓南北比肩,遥相呼应。

1923年曾在广东任孙中山大元帅府参议的许崇灏(1882—1959年),十年后写出《海南三市》一文,发表于《新亚细亚月刊》,冀望唤起国人对琼崖的深切注意:“今之海南,吾人急起图之,固有无穷之希望也。若犹轻忽置之脑后,几何其不为台湾之续耶?”

抗战胜利前夕,许崇灏为重庆亚细亚学会编著的《琼崖志略》有两段文字颇堪玩味,第一段是“人情风俗”: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2021第一弹:总统赦免“总统”|明眼观韩

“赦免前总统”就宛如投向韩国政坛的新年第一枚炸弹,引起执政党、在野党以及众多国民的强烈反应。因为这个时间点..[详情]

经济史、全球史与经济的全球史

中文的“经济”一词,现在大家都在广泛应用。这个词最早出现在隋朝王通的《文中子·礼乐篇》中,但他说的“经济”..[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