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大时代的“进步文化人”
2020-10-10 10:03 作者:范用 来源:中国经营网

文/范用

一九四九年五月下旬上海刚解放,我就从三联书店调到军管会(编按:上海市市长陈毅兼主任)新闻出版处,先参加接管,以后在出版室做调研工作。

七月下旬,中宣部出版委员会调我到北平工作。

部里新来的“大学生”

那时上海到北平的铁道尚未畅通,常有蒋帮飞机空袭,火车行至安徽明光县,遇到空袭警报下车疏散,入夜才开行。我到一农家,买了只母鸡,请农家当场宰杀,炖了锅汤,美美地吃了一通。

军管会新闻出版处给我一份证明书和转关系的信,相当于路条,用的军管会信笺,上面写:“兹有本处工作人员范用同志赴北平接洽公务,特此证明。”是处办公室副主任许觉民写的,他也是三联同事,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后来很多书名、刊名都请他写,堪称京中一书家。

证明书上贴有我的半身照。当时我已穿上军管会发的土布军服,佩戴中国人民解放军军章和军管会臂章,但用的照片仍然是穿西服、打领带。其实我并不习惯穿西装,纯粹是因为解放前在上海工作需要。我穿的这身三件套西装,还是书店同事从解放区大连带来的,买的是被遣返回国日本侨民的旧衣。

另一份作为组织调动工作转关系的信:“本处出版室范用同志,因工作需要,调往北平出版委员会工作,本处可予同意。”徐伯昕同志亲笔写的,盖有名章。他是三联书店老领导,时任新闻出版处副处长。这两份证书,都盖有“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文化教育管理委员会新闻出版处”大章,成了我的珍贵历史文物。

中宣部出版委员会在司法部街,也就是如今人民大会堂所在,我到的当天晚上睡在办公室。半夜铃响,陆定一部长打来电话,因中南海夜里办公,我初来乍到,不知道该怎么办。为此,出版委员会还挨了陆部长的批评,此后才建立了夜间值班制度。

跟上海完全不一样,北平是十分安静的城市,给人以单调、严肃的感觉。我人到了北平,心还在上海,倒不是想念家小,而是在上海住久了,留恋那里的文化生活。那会上海是全国文化中心,有十几家书店、出版社,习惯了福州路(编按:1864年上海最早的西方文化出版机构墨海书馆迁入,至20世纪初起陆续有中华书局、大东书局、世界书局等众多出版商进驻,素有上海“文化街”之称,为中国图书出版业中心)“巡阅使”,每天都可看到新书杂志,报纸也有好多种。

睡在帆布床上,我心里想,干一个时期再要求回上海吧。到北平的头一夜,我就做这个梦。哎!上海啊上海,殊不知道一去而不还!

第二天,我脱下军服,穿上网球衫,出版委员会的小青年说,来了一个大学生,此人不是老干部。

从“苦难岁月”到“希望年代”

一九四九年八月我从上海调到北京,十月间就见到了胡愈之先生,得以亲聆教诲。那时,胡先生是出版总署署长,副署长叶圣陶、周建人,也都是我敬仰的前辈,天天一个大门出入,我就在他们的领导下。更没有想到,十月十八日中央领导在中南海颐年堂接见出版工作会议代表,愈之先生拿着名单介绍,我有幸在列。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努尔哈赤妙用冰桥得“天命”|踏雪寻园

冰,无意中成为努尔哈赤获取战争胜利的天然因素。冰桥,在努尔哈赤的大军需要渡江时悄然而生,在大军渡过后则霍然..[详情]

“医闹”成瘾谁之罪?(上)|明眼观韩

2019年有一部火爆的韩剧《天空之城》,讲的就是一群韩国顶级精英名流如何想方设法,甚至不择手段突破人性底线..[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