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一个没有世界观的世界 ——送给中国年轻人的礼物
2020-06-01 13:11 作者:艾伦·麦克法兰 来源:中国经营网

转变发生于20世纪70年代以后,在接下来的二十年里积蓄力量,但并没有形成一种新的世界观或范式,而是形成一种趋势,旨在分解所有统合为一体的世界观。这与之前那些从世界观A转变到世界观B的变化截然不同。它在本质上是对拥有一种世界观(或常说的“元叙事”)的可能性的揭发和抨击。需要意识到的是,世界变化的速度,尤其是政治与通讯的变化速度,意味着不管在西方或世界其他地区,都不可能再出现一个可为世人所共享的景象。

一些作家宣称我们可以超越以往各种世界观,可以摒弃它们,或随之其后成为“后主义”。于是,结构主义消亡了,因为它预设人类思维有一个基本结构。既然现在再也没有基础普遍的分类,我们便成为后结构主义者。

欧洲帝国轰然倒塌之时,殖民世界的旧政治秩序也随之消失殆尽。于是我们有了后殖民主义。提倡男女基本平等与本质相同的女权主义的确定性受到了挑战,于是我们有了后女性主义。

启蒙主义关于人类理性必然胜利,社会和知识必然进步的信念,被有些人认为是站不住脚的,尤其在经历了恐怖的大屠杀和其他种族灭绝事件之后。所以,后启蒙主义应运而生,我们也可以称之为后理想主义,这时人类理性变得不再客观和充分了。

一言以蔽之,我们进入了后现代时期。它与在艺术领域摒弃现代主义传统的运动(在世界大战期间大行其道)密切相关。摒弃“现代性”,即是摒弃用空前高涨的理性化介入宗教、政治、经济和社会等抽象制度领域,催生“后现代主义”与“后现代化”。

当我们关注的基点从生产经济转向消费经济、从工厂转向服务时,我们就进入了后工业世界。同样,尽管实验室科学仍然必不可少,却不再被绝对信任,不再是一项探求无懈可击的真理的客观研究,而被认为是一种建构、想象和虚构的追求,它屈从于时尚潮流,充斥着违背直觉的自相矛盾。

此外,国家作为个人依附的基本单元的时期结束了。在资本全球流动,电子通讯网罗世界,人口大量迁移中,国家的含义被日益削弱。不再有真正的国家,只有“想象的共同体”(本尼迪克特·安德森的词汇)。我们生活在后国家主义的全球化世界。

“后主义”代价:碎片化与可能性

怪异的是,我们尚未对后现代主义达成任何共识。不管后现代主义是什么,对于许多思想家而言,都是一种显而易见的威胁。

“后主义”之后会发生什么?回答这个问题的难点在于,后现代主义的唯一定义是反对所有“元叙事”,它如此无色无相,以致任何事物都没法反对它。它包含成千上万个同步竞争范式——可能像一种现代宇宙学理论设想的那样,世界由十几个维度组成,其中许多都是微小、卷曲而无形的,与我们意识到的几个维度共同存在。

后现代主义可以无限推展。反对各种形式“后主义”的人士并不想重落旧日之窠臼,而是希望利用一些超乎其上的东西取而代之。然而,发端于2005年后,被称作“后现代主义之后”的运动,终究陷入了一种不可能为之的窘境。

流派林立,一个一统江湖的新范式或世界观难以重现;知识中心众多,得到确立和承认的领导力量却付之阙如;这个飞速变化的世界的信息纷繁芜杂,以致不是所有的内容都能生根发芽。

后现代主义的代价是什么,尤其是对于年轻人来说,对于中国来说,最明显的一点就是不确定性。现在我们不仅会怀疑答案是什么,还会怀疑我们应该问什么问题,因为没有“常规”科学的理论范式可以用来推导上述问题。潮涌而至的思想之流,例如相对主义、建构主义、反实在论、反科学与反客观主义,不可能汇聚在一个新框架中。它是内容丰富的陈酿,而非纯净的清流。

除非你有一个可供反对的参照,否则很难建立一种理论。变化的一部分在于一切权威都被削弱;父母、教师、各种专业人士,包括政治家与宗教权威,不再值得敬畏。权威的式微对于接受单一世界观的世界的终结来说,既是原因,也是结果。

另一个导致碎片化的原因,是一套再明显不过的乏味陈词——即人们在数以千计的电视频道中来回跳转,人们有数以千计电子通讯方式的可供选择,经由移动电话和包括脸书与推特(微博)在内的社交网络,原本沉静的思维不胜其扰。这些持续的干扰在旧有的印刷技术时期是不存在的。书本可能使人目不转睛——但绝不会嘟嘟作响。

再一个影响因素是人们成为作者的可能性增加。新媒体为自我表现提供了多种潜能,例如,“Youtube”、自出版、博客与个人网站能够实现知识民主化,使每个人或多或少更为平等,权威人物不复存在。任何人都可以制作电影、录制歌曲,以创作谋生而毋庸成为商业组织内的专业人士。

此外,在线讲座、图书馆和维基百科使大量资源触手可及,推翻了权威和一致性,削弱了大学这些正规机构的垄断性。这是一个快速发展的达尔文式丛林社会,充满随机变异和优胜劣汰。

走向“思想极端个人主义”的世界?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五四”中的亚东

从1916年9月1日出版的第二卷一号起,《青年杂志》正式改名《新青年》。现代中国思想文化史和革命史上最重要..[详情]

美国陷阱之三:你只有认罪,这是程序

为了取得指控阿尔斯通的证据,美国司法部运用了多种手段,其中之一就是依靠“卧底”,那是一名安插在公司核心部门..[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