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清末民初“讲卫生”
2020-03-21 08:56 作者:余新忠 来源:中国经营网

文/余新忠

中日甲午战争以后,在日本对中国社会影响日渐加强的同时,中国社会吸纳近代卫生资讯与使用“卫生”概念的主动性,亦不断提高,开始主张通过学习西方和日本,建立中国的近代卫生机制。

起初人们难免会从传统的“保卫生命”或“养护生命”含义出发来使用“卫生”。“卫民生”等解释的出现,既增加了“卫生”的社会性,也为人们在近代意义上使用这一概念找到了合理依据。最后,“卫生学”提法的使用,不仅表明了“卫生”的科学性,还使得剥离其“保卫生命”的字面含义,在近代卫生学的基础上使用“卫生”概念变得可能。

“卫生”演化史

无锡籍近代藏书家丁福保(1874—1952年)因身体多病,改习医学,创办丁氏医院、医学书局,先后编译出版了近80种国内外医学书籍,包括20世纪初前后刊印的《卫生学问答》。该书的发行与社会上“卫生”和“保身”、“养生”等词汇的混杂使用,为众多已传入中国的近代卫生讯息吸纳到“卫生”的内涵中提供了便利。顺便说一句,民国时期博学多识的上海名医陈存仁,即出自丁氏门下。

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在借鉴日本等国国家卫生行政的基础上,清政府于新设立的巡警部警保司设立“卫生科”,次年改巡警部为民政部,卫生科亦升格为卫生司,“掌核办理防疫卫生,检查医药、设置病院各事”。

首先,“卫生”一词纳入国家正式行政机构名称之中,标志着国家对在新意义上使用这一词汇的认同,并为“卫生”最终变成表示维护健康、预防疾病的社会标准用语,提供了直接的动力和保障。其次,卫生司“检查医药、设置病院”等职能的规定,明确了医政管理而非医学本身,乃卫生行政的重要组成部分,从而确立了近代广义卫生的内涵。

到清末民初,仅从当时编纂的辞书中,已不难看出近代“卫生”概念的成型。1911年初版的《新订英汉词典》中,相关的“health”(健康)等词汇的释义,均加入“卫生”,尽管保留了原有的“保身”“保生”等词汇,“卫生”的突出地位已彰显无遗。1914年版汉语词典《辞源》中有关卫生的解释,近代性非常明显和完备,而没有再收入“保身”“保生”,对养生的解释则与近代卫生无关了。

这一时期“卫生”一词的使用者多为精英人士,随着该概念的普及化,它就犹如“旧时王谢堂前燕”,开始“飞入寻常百姓家”了。“卫生”越来越广泛地出现在与民众关系密切的文本,如公文、告示、日用医书、乡土志等文献,以及竹枝词、小说等通俗文学作品中。在近年出版的苏州和天津两地的清末商会档案中,均有不少涉及近代卫生的内容。这部分公文和告示中,“卫生”一词出现的频率甚高,且略举两例:

为此照会贵绅等,请烦查照转发,并请广为劝导,务使人人皆知清道规条,既便行人,又资卫生。

以颜料一行,津地众多,熬煮桐油,气味熏蒸,与卫生无益,且易招火患,妨害治安。

强国与健民 “卫生”非小事

清末出版的《上海指南》,是介绍这个华洋杂处、蓬勃兴起的通商口岸百业民生的实用性书籍,书中也列有“卫生章程”一目。清末最后几年发行的一本介绍传染病知识小册子中,则告诫人们要注意卫生:“若辈(指下层劳动者)目不识丁,不知卫生为何物,动遭疾苦,良可悯也。”成书于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用作乡土教育的《上海乡土志》,在谈论自来水、填塞河渠及医院这些关乎近代卫生的事务时,均使用了“卫生”一词。在竹枝词中也出现了“卫生”一词,比如《工部局》:

局名工部创西人,告示频张劝我民。注重卫生街道洁,随时洒扫去纤尘。

尤可注意的是,上海商务印书馆还在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前后出版了“卫生小说”《医界现形记》和《医界镜》。它们书名和作署名都不同,但应该说是同一本书,除了主人公姓名、籍贯有所差异外,故事内容、章节安排甚至语言表述,都几乎完全一致。不过作为“卫生小说”,后者加入了大量近代卫生知识,比如:

“至于平常卫生的各节,尤与疫病有关系,今试将要紧数条,讲给你听听,第一要戒不洁……以上不过讲些卫生大略,你须切记在心,除自己奉行,并广劝世人,使人人略知卫生的道理,虽不能疾疫不生,总可以减少了。”

以上种种,无疑说明了近代“卫生”概念已逐渐深入民间,成为日常语文的一部分。在下面这段话中,“卫生”则可以理解成环境清洁的同义词:

由是观之,欲强国家,非保全人民之健康不可,欲保全人民之健康,非注意卫生不可。此卫生一道,所当竭力考求者也。

前面提到的两本“卫生小说”中两段话,更可看出乃是今日常用的“讲卫生”之先声:

在沪数载,疫疠。时兴,悯医道之腐败,卫生之不讲,窃叹吾国医界有江河日下之势。

总之无论何国的人,若能终身讲究卫生,自然不籍丹砂亦可驻颜,数百岁往往可得,这不是地上神仙么?

当时,人们已普遍认可了社会和国家对卫生的责任,但由于感到国家和地方卫生行政的缺乏和薄弱,常常会特别强调个人卫生的重要性。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大家逐渐意识到,即使是个人卫生,也不再是无需旁人置喙的私事,而应该由社会组织甚或是国家出面,大力宣传介绍各种卫生知识。

本专题作者为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中国社会史学会秘书长,主要研究医疗社会文化史和明清社会史,著有《清代江南的瘟疫与社会》(北师大出版社2014年版)等。图片分别选自《北洋岁月》《影像中国》及《中国魅力》等老照片集。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土地养老”难解农村养老困局

此次两会,有政协委员针对农村养老问题提出,发挥农村土地财产性权利的作用,探索农村“以地养老”模式。..[详情]

不妨听懂“幼儿园卖烧烤”背后的敲锣声

最近,山东济南一家民办幼儿园因卖烧烤而走红网络。据当地媒体报道,受疫情影响,这家幼儿园暂时不能复学,临时转..[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