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北大教授辛德勇:由“打虎武松”看日本国朝臣备的真假
2020-01-13 09:26 作者:辛德勇 来源:中国经营网

今天我和大家交流的话题,是对有关方面新近隆重推出的一方所谓唐墓志的看法。它就是带有“日本国朝臣备书”字样的那一件所谓《李训墓志》,镌刻在石头上的正式标题,是《大唐故鸿胪寺丞李君墓志铭并序》。

据说,这方墓志推出后影响声势之宏大,已不仅限于中国国内,至少在日本国新闻界,也对这一“突发”事件,给予了高度重视。当然,这同参与宣传工作的就有不止一位日本学人,应该有一定关系。


image.png


《李训墓志》志盖铭文拓本

听不到声响的“轰动效应”

“新发现”面世那天是个大日子,正好是刚刚过去那一年的圣诞节。对于世界上很多地区和国家热爱生活的人来说,这是个喜庆的节日,相关部门在这一天举办所谓“新书发布会暨学术成果公告会”以推出这方墓志,或许是特地选择的好日子,可以给这一“秘宝”增添几分喜气。当然,对于一心抵制过洋节的人来说,说不定会因此触霉头,那就不是黄道吉日了。

不管是不是出于这样的原因,据说,在这次会议举行后,很快就在“海内外引起轰动”(王瑞来《〈李训墓志〉书写者“朝臣备”是不是吉备真备?》,见《澎湃新闻》之《私家历史》,2019年12月29日)。讲这话的王瑞来先生,身为日本学习院大学教授,至少有日本的社会背景。不过王先生讲的“海外”,恐怕只限于日本国,并不包括日本列岛之外的其他国家,譬如欧美诸国。

署名“王小燕”的记者在王先生讲这话同一天、同一媒体发表一篇报道《中日关系史添新史料:遣唐使吉备真备真迹及其研究成果公布》,文中讲道:“此项发布轰动了日本,日本公共广播NHK以及各大报纸均于当日进行了大幅报道。”可我在NHK中文网页上看到12月26日的报道,短短只有三百多字,很专业地复述说:“专家指出,该墓志铭很可能出自吉备真备之手,他是随日本遣唐使一道西渡大唐的一位留学生。”

NHK报道中提到的专家,惟有“发现该铭文的深圳望野博物馆馆长阎焰”,而专程来参与这次发布会暨公告会的日本唐代史研究权威气贺泽保规教授(东洋文库研究员、明治大学东亚古代石刻研究所所长),连提都没提。关于日本学者的态度,NHK依然只是很职业地写道:“这一发现也引起了日本专家的关注。专家认为,由于日本国内尚未发现吉备真备真迹,因此该发现极具重要意义。”平平淡淡,甚至可以说颇有几分冷冷的,一点也看不出什么“轰动”的气象。另外,在深圳望野博物馆微博上转发日本《读卖新闻》的即时报道中,情形也大体相同。

孰知新浪网转发上述国内报道时,标题竟变成了《这项唐朝墓志铭的研究,轰动日本》。这“标题党”搞的,宛如日本国发生了一次大地震或是海啸,呈现在公众眼前的,已是一番举国喧腾的景象。

事实上,除了来华参与这场会议的气贺泽保规先生和王瑞来先生,以及日本姬路独协大学石晓军先生之外(石先生的文章《也说〈李训墓志〉中的“朝臣”》,刊《澎湃新闻》2020年1月8日之《私家历史》),到目前为止,日本东洋史学界并没有其他专家发表过看法。我特别注意到,在王小燕的报道里,只字未提应邀出席这次会议的日本“书法团体‘瑞云书道会’的理事长曾田成则”先生发表了什么看法。我理解,至少从书法技艺角度讲,这种沉默是一种慎重,甚至否定。不是铭文的字迹写得好还是不好,而是它是不是符合那个时代日本来华人员的汉字书写状况。

“预流”还是“作浪”?

以上就是我所看到的,海外世界对所谓《李训墓志》的实际态度。新闻行业的职责,就是如实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也不管是热闹还是冷清。只有政治宣传或商业营销才会夸大其词,以至无中生有。况且即使真的轰动起来了,我们做学问的,还是要冷静看待,不宜轻易随之起舞,更不能帮着助阵造势。这是我作为一个专业历史学研究者,对待轰动性新闻事件的看法,我们在自己的领域负有更多的社会责任。

这个责任当然首先是学术层面的,即要对学术尽职尽责。在我看来,应当首先关注所要研究的问题,而不宜过分追捧新材料。史料新与旧并不重要,是研究这些问题需要什么史料,就用什么史料。过分强调不在新史料上“预流”(陈寅恪语)就做不了学问,或是不管怎样努力也都没有“时代”的意义,往往就会走火入魔。这不仅会把苦心所“预”之“时代潮流”变成魔道妖道,还会使人丧失正常的理智,以至把能工巧匠们小黑屋里新鲜炮制的作品,误认作远古时期的惊天大发现。这样一来,非但不能清楚地认识历史,还会给我们对历史的认识增添很多混乱。

在涉及更多普通公众的社会文化方面,一项信实可靠的历史大发现,本来是激发公众关注历史、走进历史的良好契机,学者理当及时把握这样的契机,并以新发现为切入点深入研究,响应公众的关注。展示言之有据的历史知识,让历史学回归社会。可是,若是把当代手艺人的仿制品误认作往古先人的遗物,那就会适得其反,传播扩散错误的历史知识,把公众引入迷途。

稍微了解一点中国文物市场状况的人都知道,时下各路手艺人的仿古慕古之作,不仅制作水平日益精湛,而且品种日增,产量日高,辨正祛伪,不胜其烦。因此,虽然从看第一眼起,我就感觉所谓《李训墓志》应属赝造,但并不想专门花费精力做辨伪工作。自己心里明白并简单公开表明看法,也就够了。别人愿意怎么对待它,为它说好话,都是别人的事,那就由他去吧。

可是后来仔细一看上述报道,发现事态比较严重,即不仅有包括气贺泽保规教授在内的中外唐史和碑刻史专家,对这通刻石铭文的真实性给予高度肯定,并且大力阐扬了它的史料价值,“该墓志已向深圳市、广东省文物主管单位申报,并经专家组鉴定,正式备案登录入国家文物数据库”。这等于铁板钉钉,给这通石刻报上了“户口”。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