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五百年“大湾区”细数风云
2019-02-23 09:04 作者:李庆新 来源:中国经营网

明朝自正统年间(1436~1449年)以后,国势日衰,财政入不敷出,最终导致朝贡贸易萎缩。而非法的私商贸易却不断增加,屯门成为西方商人在东南沿海重要的贸易区域。

西方文献(特别是地图、航海图)对屯门的记述开始增多。葡萄牙商人若尔热·阿尔瓦雷斯于1513年(明正德八年)到达屯门岛,这是第一个来中国的葡萄牙人。他返回马六甲,带去有关中国财富以及与中国通商有利可图的信息:“将香料运到中国去,所获得的利润与载往葡萄牙所获的利润同样多。”中国丝织品、麝香、珍珠等运到马六甲,“可获利三十倍”,中国“无所不有”,充满发财机会。其后不断有葡商前来广东贸易,并获得丰厚的回报。

中国台湾学者张增信先生认为,阿尔瓦雷斯到达广东沿海的Tamao,就是指“屯门澳”(屯门湾,不等于屯门)。史地学家林天蔚先生(曾先后在港、台及北美大学任教)也认为,葡人最先到达的是“屯门”(Tuman,Tumman)。

全广门户 夷道通海

古代的屯门,包括今香港和深圳南头等地及附近海域。按照林天蔚先生的界定,历史上“屯门”有两层意义:一是屯门镇,原指海道范围,由今深圳的南头,东延至大鹏湾,包括一切海岛;二是指陆地上的南头及香港的陆地。

无论从海外交通与海防形势看,屯门地区都具有非同寻常的重要地位。它位于珠江口与南海交通要冲之地,是进出广州的必经之地。古代广州海上交通航线出珠江口,不管是东线还是西线,都经过屯门。东线通粤东、闽浙,远及东北亚;西线通东南亚、印度洋诸国。《新唐书》卷四十三下《地理志》记载的“广州通海夷道”,是八九世纪贯通东西方的远洋航线,也就是所谓的“海上丝绸之路”“陶瓷之路”,屯门是这条航线东端的一个起点。

随着海洋形势的变化特别是海防的加强,明代南头成为粤省海防的门户与中枢。万历十四年(1586年),两广总督吴文华说:“南头为全广门户,控制蛮倭,请以总兵移镇,盖番船固可直达澳门,而由澳门至省,则水浅不能行,必须由大屿山经南头直入虎头门,以抵于珠江,此南头所以为全广门户也。”

广东是明代全国海防重点设防区域,分东、中、西三路。官方在沿海增兵置将,设置卫所之外,还增建水寨,加强守备。明初广东沿海卫所,统于都指挥使司,中路以广州左、右、前、后卫,南海卫、广海卫(在今台山)为中心。南海卫,治所在东莞县治南,洪武十四年(1381年)建,设官21员,旗军1714名,原额马(按规定的数额)33匹。在明初广东15卫中,除广州城外,南海卫旗军最多。

明中叶海警频发,倭寇猖獗,官府加强南海卫海区防务,旗军增至6869名,马39匹。嘉靖年间(1522~1566年),南头、屯门等澳驻扎大战船8艘,乌艚20艘,数量居三路兵船之首。景泰四年(1453年)八月,“移广东广州府东莞县官富巡司于屯门村。以旧署隔涉海道,而新治为要冲地也”。说明屯门地区形势重要,地位进一步上升了。

明代广东海道副使原驻广州,后移驻南头,处理沿海地方海防等事务,还监管市舶、夷务,变成拥有多种职权的广东海防长官,在海防体系中占有突出地位。而屯门地区就在南海卫、海道副使、南头参将的控辖之下。

遇官“捕鱼” 遇贼为寇

林天蔚先生曾经说过:开埠之前的香港,原为荒岛,文献可征者不多,但它位于珠江三角洲口岸外,为来往广州必经之海道咽喉;加上附近岛屿,星罗棋布,常由海盗据为巢穴,流劫来往客船。元张惟寅《上宣慰司采珠不便状》谓:

海门之地,控接诸番。又有深山绝岛,如大奚山大小蕉洞,皆宋时海贼郭八、高登所据巢穴,可以逃命。况疍蛮种类,并系昔时海贼卢循子孙,今皆名卢亭,兽形駃舌,椎髻裸体,出入波涛,有类水獭,官司莫能征赋。

大奚山即今香港大屿山。张惟寅把屯门海域视为贼窟,疍民视为动乱之源。珠江三角洲水域是疍民的故乡,疍民终年浮荡水上,以舟为家,居无定所,备受官府压迫与社会歧视,易于为乱。故明初征疍民为水军,一方面增加水军,另一方面釜底抽薪,把疍民变成防乱治乱的力量。明初,广东都指挥使统之花茂上言:

广州地方若东莞、香山等县逋逃疍户,附居海岛,遇官兵则称捕鱼,遇番贼则同为寇。不时出没,劫掠人民,殊难管辖,请徙其人为兵,庶革前患。

不过,明朝的政策显然没有收到预想的长期效果,屯门一带疍民走私及海盗活动依然如故。明王临亨《粤剑篇》中即记载:

疍民以船为家,以渔为业,沿海一带皆有之。聚而为盗,则横劫海面,亦多为大盗行劫。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