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公私分离:明治日本的宫内系统改革与反扑
2019-01-30 13:59 作者:萧西之水 来源:中国经营网

1883年9月,日本政府首脑伊藤博文从欧洲返回日本,刚刚接受欧洲宪法思想洗礼的他,正踌躇满志准备建立宪法,他首先把矛头对准了明治天皇,以及他身边环绕的“宫中”集团。1884年3月,伊藤博文就任宫内卿,准备启动宫内省改革。

所谓宫内省,便是明治维新以后设立的管理皇室事务的最高官僚机构,对应二战后日本的宫内厅。但在草创阶段,宫内省明显存在“公私不分”的问题,即天皇、皇族的私人事务与皇室成员作为国家机关成员的公共事务界限非常模糊,因而明治维新以后的连续两任宫内卿都是原京都公卿成员,家格很高。由于宫内省的创立根基于京都旧公卿系统的人事关系,宫内省也被看作是古代宫廷管理机构的延续,宫内卿自然要由家格较高之人担任。如此一来,天皇的个人思想很容易直接影响到国家事务,伊藤博文自然要加以改变。

3月21日就任宫内卿后,伊藤博文首先把前任宫内卿、以清廉著称的德大寺实则转职为新设的“侍从长”,成为天皇的私人顾问;随后进一步设立“内藏寮”(4月)主管皇室财政,原先主管宫内省财政与各项礼仪的“式部寮”改组为专门管理皇室典礼的“式部职”(10月),职权重新得以规划。经过一番改组,宫内省形成“五职六寮四局一职员”的庞大体系,其中各类“职”均承接古代日本皇室各项职能,而“寮”“局”则成为近代化官僚机构。

既然有了新的官僚机构,就必须由新的职业官僚出任。1884年,伊藤博文从外务省调来几位熟悉欧洲各国典章礼仪的官僚进入宫内省,并把自己的盟友井上毅提拔为宫内省图书头,负责宫内省内外公文管理,等于是抓住宫内省这个官僚机构的核心。

不过,伊藤博文的这一举动却迅速招致天皇与“宫中”集团的反扑。5月7日,伊藤博文正式上表,推荐英国公使森有礼成为文部省御用挂(文化教育部长),成为一项极为棘手的政治问题。

森有礼曾前往美国留学,期间因生活困窘而受到当地基督教会帮助,对基督教深有感情。他非常向往基督教文化,这就触了天皇与“宫中”集团的霉头,虽然日本废除江户幕府时代的基督教禁令,但既然日本神话以天皇为“现人神”,自然无法容许文部省这种教育机构以一个“基督迷”为首脑。“宫中”集团重臣、明治天皇的老师元田永孚反对让一位“宗教家”来掌管教育,提出“若用其才,则应转任他官,唯教官不可入”。

但引入基督教并不只是森有礼本人的一种愿望,更是当时日本想要与西欧各国修改不平等条约的抓手,事实上伊藤博文的重要助手、外务卿井上馨在这一时期也主张基督教以得到西方国家认同,而社会新一代青年人也普遍以基督教为时尚。一方面希望用森有礼之才,另一方面国内也确实需要基督教文化,加上伊藤博文也需要宫内省整体氛围更加国际化,那么伊藤博文就必须站在天皇与“宫中”集团的对立面。

于是从5月中旬开始,天皇突然以身体欠佳为由长期居于内宫(奥),元田永孚也早早称病在家。按照惯例,只要天皇宣布不出门,那么无论是宫内卿还是太政大臣都无权主动进宫,这种颇为古代的行为规范成为天皇与“宫中”集团的重要武器:只要“宫中”集团对宫内省或政府提案不满意,那么“闭门不出”就有可能延迟政策决定,甚至逼迫当事人改变思路。

6月11日,天皇虽然走出内宫,但依旧不见伊藤博文 ;到了6月24日,天皇越过伊藤博文,直接任命宫内省侍从山口正定(原三等侍补)转任宫内省大书记官;6月25日,天皇突然出面参与上野至高崎铁路通车仪式,伊藤博文碍于仪式典礼而无法提出任何政治话题。一时间局面彻底僵持起来。

为了让天皇与“宫中”集团认可自己的提案,7月开始,伊藤博文颁布《华族令》,将华族分为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并在12月27日一次性给7名公家出身的公爵发放总计18.9万日元现金及公债作为“赐金”,以争取旧贵族的支持;进而将日本银行、横滨正金银行总计350万日元的政府股份无偿划归皇室财产,在当年就给日本皇室带来了23万日元的利息收入,有效缓解皇室财政压力。通过一系列“收买”,伊藤博文终于拉拢皇室与“宫中”集团成为自己的盟友。

8月7日,日本政府为所有华族授爵者举行了庆贺仪式。上午,292名授爵者参拜皇宫贤所,集体向着“皇祖神灵”宣誓效忠,表示“永世扶翼皇室尊严”,完成了一出非常传统的仪式;到了晚上,263名华族又穿起了晚礼服,携夫人一起参加了极为盛大的西式晚宴,天皇、皇后与各亲王夫妇均出席宴会。两出风格完全不同的典礼让整个《华族令》显得颇为奇怪,却也找到传统化与国际化的交汇口,也昭示出明治维新的重要方法论:近代化、国际化每走一步,传统化、皇权化也要更进一步。

随着天皇、皇后双双出席西式晚宴,伊藤博文与天皇的矛盾也宣告结束。经历这次争斗,双方都认识到对方的实力与能力,1885年5月,天皇突然驾临伊藤博文宅邸,双方逐步走向合作。至于森有礼就职文部省的麻烦,也自然烟消云散。宫内省改革的脚步也在持续推进,逐步成为一个规模庞大、规矩繁多的官僚机构。

1886年9月,伊藤博文与明治天皇达成“机务六条”,对天皇权力做出了进一步限制,其中明确提出:国务大臣若想汇报主管事项,即便天皇生病也可进入内宫“拜谒”。换言之,明治天皇已经不能再用古代礼仪来限制近代国家官僚体系的正常运转了。

校对:翟军

1540179003853349.jpg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