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荷郑之争 “军商”斗法
2019-01-26 10:18 作者:李伯重 来源:中国经营网

15至17世纪前半期的东亚海域,是一个无法无天的混沌世界,从事海上国际贸易非常艰难。

然而正是这二百多年里,东亚海域的国际贸易却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一些实力强大的商业组织试图建立一个相对有序的国际环境,让贸易活动得以顺利进行。

在当时风云多变的不利条件下,商人们只有引入武力才能做到这一点。因此之故,出现了一种“军事—商业复合体”,亦即本文所说的“军商”,其中又以荷兰东印度公司,以及郑芝龙父子三代经营的郑氏海商集团为标杆。

“左手拿着账册,右手拿着刀剑”

第一类“军商”最典型者,是荷兰东印度公司。1597年,荷兰第一支亚洲远征队成功从东南亚返回国内,掀起官商各界前往东南亚贸易的高潮,即“航海狂”时期。荷兰东印度公司应运而生,成为早期经济全球化时代最重要的国际贸易机构之一。如美国学者沃勒斯坦(“世界体系”理论的主要创始人)所言:“东印度公司的贸易在17世纪时,可能是荷兰的商业扩张中最富有戏剧性和最为辉煌的一个方面。”

荷兰东印度公司成立于1602年3月20日,1799年解散,是世界上第一家股份有限公司,专门从事与东亚世界(特别是中国)的贸易。然而,这家公司绝非一个单纯的贸易机构,而是拥有强大武力的商业—政治实体,也就是上文所说的“军事—商业复合体”。

荷兰东印度公司从成立伊始,就得到荷兰政府的大力支持。荷兰议会授予该公司各种特权,它可以垄断从好望角以东至麦哲伦海峡之间陆地和海域的航海及贸易权益,并拥有对所占领地区的统治权(立法、行政权)以及对外宣战、媾和、缔约的权力。公司对外只要以荷兰摄政总督的旗帜代替公司的旗帜,公司的商船即可成为代表国家的战船;而外国商业竞争对手若有激怒该公司的行为,也可视为对荷兰国家的冒犯。

东印度公司所属职员(包括贸易、军事、司法等人员)就任之前,必须对荷兰议会与公司宣誓效忠,议会有权听取公司报告经营状况,干预公司高级职员的任免。不仅如此,公司的原始股东与政府官员通常属于同一集团,因此美籍学者范岱克(现任中山大学历史学系教授,著有《广州贸易:中国沿海的生活与事业 1700—1845》一书)指出,荷兰东印度公司是结合公司与国家共同利益的组织。

荷兰东印度公司不仅是一家贸易公司,它仿照公司本部的制度,在东亚地区建立了东印度评议会,可自主决定贸易政策,并拥有在亚洲自行开战的权力。公司武力强大,其舰队在广阔的大洋上与葡萄牙、西班牙、英国、中国以及东南亚一些国家或政权,发生了多次武力冲突。后世史学家评论说:该公司的特点是“左手拿着账册,右手拿着刀剑”,这就是“军事—商业复合体”的最好写照。到了1669年,它不仅是世界上最富有的私人公司,也是一个强大的海上强权,拥有150艘武装商船和40艘战船,士兵共计约1万名。

这家公司以巴达维亚(今印尼首都雅加达)为司令部所在地,其次的据点设在锡兰、马六甲、爪哇、马来西亚群岛等地,好望角也筑有驿站,为途经的船舶添加燃料、补给并提供维修服务。凭借着强大的武力,早在17世纪初,该公司便夺取了葡萄牙占领的香料群岛(摩鹿加群岛)。1619年,公司在爪哇岛的巴达维亚上空升起自己的旗帜,建立了荷属东印度群岛殖民地,一度垄断东方香料贸易。

尽管拥有强悍的武装及殖民地的政治统治权,荷兰东印度公司仍然是一家商业公司,在荷兰所属殖民地。公司经常发动战事,但开战的理由无关民族、信仰、正义,只有商业利益而已。以至于英国驻爪哇岛总督莱佛尔斯(又译名莱佛士,曾为英属新加坡首任总督) 描述荷兰东印度公司说:

“它一心只想赚钱,它对待自己的臣民,还不如过去的西印度种植园主人对待他们的奴隶,因为这些种植园主买人的时候还付过钱,而荷兰东印度公司一文钱都没有花过,它只运用全部现有的专制机构压榨居民,使他们把最后一点东西都交纳出来,把最后一点劳力都贡献出来。这样,它加重了任意妄为的半野蛮政府所造成的祸害,因为它是把政治家的全部实际技巧同商人的全部垄断利己心肠结合在一起进行统治的。”

荷兰东印度公司的主要商业活动,是购买亚洲(特别是中国) 的产品到欧洲销售。因此它在东亚世界的海域活动非常频繁,成为这一地区最重要的商人组织之一。

前有陈祖义 后有郑芝龙

第二类“军商”,即未得到本国政府撑腰的“军事—商业复合体”中的商人,这类商人的典型是17 世纪初期活跃于东亚世界海域的郑氏集团。

荷兰东印度公司是在国家大力支持下,依靠雄厚的军事和政治力量来从事国际贸易的商人集团。但在15至17世纪中期的东亚世界国际贸易中,这类商人集团并不多。相反,无强硬官方背景的武装商人集团往往被视为海盗,受到其重点活动所在地国家政权的打击。然而,也有个别集团能够在与国家对抗之下积攒力量,建立“海商/海盗政权”。

早在元朝末年,这种“海商/海盗政权”就已初露端倪。中国南方沿海的广东和福建商人,或迫于国内政局动荡,或难以忍受官府压制政策,飘洋过海到了东南亚,经商的同时也当当海盗。到了明初,亦盗亦商的海上活动渐成气候。其中最出名的是陈祖义集团。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