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1881年政变:如何在政界求到最大公约数?
2019-01-17 16:43 作者:萧西之水 来源:中国经营网

“近代日本是近代德国的翻版”,这个说法之所以流传甚广,还是源于1881年日本明治政府的一场内部斗争。1881年10月,“亲德”的伊藤博文把“亲英”的政治家大隈重信(早稻田大学创始人)驱逐下野,随后1882年伊藤博文又去了德国考察宪法,为日本与德国之间的学习关系打下了基础。大家都倾向于认为,正因为伊藤博文对德国情有独钟,才把对英国情有独钟的大隈重信赶走。

然而从头梳理就会发现,这场“明治十四年(1881)政变”并不完全是理念冲突,而是伊藤博文为了选择政治联盟,为了寻找政界“最大公约数”的不得已之举。

最早,伊藤博文与大隈重信是关系极佳的工作伙伴,两人分别出任工部卿(建设部兼自然资源部部长)与大藏卿(财政部部长),急速推动着日本产业革命。围绕立宪问题,两人其实也没有什么争议,大隈重信憧憬英国宪制,伊藤博文更曾在英国留学,双方对于立不立宪、怎么立宪并没有明显冲突。

两人冲突的真正根源,其实是政治斗争。

1881年1月,伊藤博文、大隈重信两人联合一起,在东京附近的避寒胜地热海召开会议,共同劝说政府萨摩派官员首脑黑田清隆一同走向立宪之路。但无论怎么劝,黑田清隆就是觉得日本不适合建立宪法,反而态度激烈,整场会议完全达不成目的。看到伊藤博文失败,明治天皇与皇族有栖川宫炽仁亲王都有意扶植大隈重信成为政府首脑,于是3月初,大隈重信私下提出一封立宪意见书,要求仿照最成熟的英国宪法制度建立本国宪法。

6月30日,伊藤博文得知此事,大为光火。但需要注意,伊藤博文并没有对“英式”宪法体系提出异议,他生气的原因,是因为“此建言(大隈意见书)未同列合计而(大隈重信)单独上奏,不合规制千万”,也就是气恼大隈重信没有跟他事先商量。不过7月4日,两人畅谈一日,大隈重信私下对伊藤博文致歉,伊藤博文同意大隈重信提出的发行5000万日元外债事宜,很明显这段时间,两人的最大公约数还是更多一些。

但进入7月,一桩国有资产流失案却又一次把这两位老朋友推到了风口浪尖。

7月,一封“北海道官有物贱卖”的新闻在报纸上发布。萨摩派官员首脑黑田清隆当时出任北海道开拓使,主管北海道开发事宜,但他却要将政府投入1400万日元建设的船舶、仓库、农园、矿山、工厂等设施以39万日元贱卖给萨摩派商人。如此私相授受,这件国有资产流失案件让舆论哗然,8月中旬以后,全国报纸的笔锋开始批评明治政府与萨摩系官员中饱私囊,希望主管大藏省与全国财政事宜的大隈重信能够叫停“贱卖”事件。

这种铺天盖地的谩骂不见得有什么实际用处,却给大隈重信及他出生的佐贺地区的其他官员带来了一个重要契机:如果佐贺派官员出面阻止“贱卖”,那么就可以获得民意支持,借机压倒萨摩派官员。

一时间,许多大藏省书记官(秘书)开始押注佐贺系官员,并在8月20日给大隈重信写了一封“劝进”文:“伏冀望于阁下、大木公(大木乔任,佐贺系官员)共同协议之上,奏力挽狂澜之伟功(叫停‘国有资产流失’)”。这种思潮下,大藏卿、佐贺派官员佐野常民也私下向政府提出建议,要求叫停北海道官有物“贱卖”。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