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天皇权威:明治天皇与周边的利益群体
2018-12-24 16:41 作者:萧西之水 来源:中国经营网

关于明治天皇乃至战前天皇的实际权力,中国人经常有两种极端误解:一种认为天皇是如同中国皇帝一样的“绝对君主”,一言九鼎,无人敢反对;另一种认为是如同英国国王一样的“虚君”,仅仅是坐在皇位上,但“统而不治”,具体事务完全交给各路政治家。

应该说,两种理解都有道理,却也存在共同的问题,即认为“天皇”是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但事实上,无论明治天皇还是后来的大正天皇、昭和天皇,其天皇权力事实上都不是孤立存在,而是与他们身边的顾问团体——“宫中”集团共同存在。

随着明治政府逐渐稳定下来,旧有的维新志士形成了以大久保利通、伊藤博文等人为核心的“主流派”,而由于大久保利通出身于萨摩藩(鹿儿岛县)、伊藤博文出身于长州藩(山口县),这两个地方出身的官僚就把持了日本政府的各主要官职,而其他地区出身的维新志士也就全无出头之日。这些政治家的一部分就想方设法挤入到主管皇族事务的“宫内省”,成为明治天皇的“帝师”。

所谓“宫中”集团,狭义上说是担任过“宫中顾问官”职位的官僚,但广义上讲,是以明治天皇的“帝师”群体、以及天皇本人信任的一些非主流派高级军官组成的政治团体。在探察近代日本历史时,最容易被忽略的就是“宫中”集团。一来他们在后世人的眼里并不及西乡隆盛、大久保利通、伊藤博文这些位于前台的政治家有名,二来他们的作用并没有写在各路已经问世的历史书籍或通俗小说里,而是深藏在他们本人的日记或宫廷记录里,研究深度不足者很难触及。

从身份来说,这些人都不是等闲之辈,“宫中”集团重臣土方久元、军人谷干城都是幕末土佐藩维新志士,思想家元田永孚也是熊本藩“国学者”,均各自拥有一定政治地位。但在明治维新以后,他们的地位显著降低,如今天皇成为自己的“学生”,失意的倒幕志士群体当然要发挥倒幕维新时期的另一大政治正确,双方于是一拍即合。换言之,天皇的权力提升,本质上是靠了自己本身具有的名义权力,结合“非主流”的维新志士群体本就拥有的世俗权力,进而形成了一股足以和主流政治家抗衡的强大实力。

“宫中”集团第一次显著影响政治,是在1880年日本政府因财政短缺而讨论是否对外借债事宜。当时以伊藤博文为主的高层政治家群体对借债额度略有争议,而“宫中”集团借题发挥,要求明治天皇亲自干预“外债”问题。而明治天皇要求全部高级官员立刻陈述意见,最终17人形成了8票同意、8票反对、1票中立的结果,意见难以统一。最终明治天皇直接发布“圣裁”,否决日本发行“外债”。

明治天皇之所以能够“圣裁”,不仅是因为有着“非主流”维新志士的支持,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明治政府得以建构的政治正确基础就是幕末以来流行的“尊皇”思想。无论伊藤博文等官僚集团再怎么心生怨恨,他们都不能明确反对天皇的意见,更不能做出任何对天皇“不敬”的举动。

明治维新期间,日本第一要务就是如何仿效西方国家建立宪法制度,但在19世纪80年代,明治天皇聚集起的“宫中”集团却对伊藤博文如何立宪、效仿哪国、如何建立具体规章频频指手画脚。为了完成立宪,伊藤博文就必须为“宫中”集团与官僚集团划定职权边界,在这种情况下,近代日本“如何立宪”,就自然而然转化为如何限制天皇与“宫中”集团的无限扩张。

面对伊藤博文等政治家试图建立英式宪制体系的做法,1881年6月,“宫中”集团的井上毅大加批判,他认为“英式”宪法体系之中“国王徒拥虚器,其实形宛如我国中古以来政治之实权归于武门无异”。所谓“归于武门”,便是指明治政府推翻的江户幕府。将英国制度贬低为日本古代幕府,井上毅便是代表“宫中”集团要求伊藤博文:无论怎么立宪,必须要保证皇室存续,且掌握一定程度上的大权。

有“宫中”集团的帮助,明治天皇的权力与地位得以稳固。1884年,伊藤博文主导宫内省改革,将天皇的“家事”与天皇需要参与的“国事”予以分离,但为了保证天皇与皇族生活优渥,伊藤博文一次性将日本银行、横滨正金银行总计350万日元的政府股份无偿划归皇室财产,在当年就给日本皇室带来了23万日元的利息收入。

当然,天皇还是不能干涉实际政务。1886年9月,伊藤博文与明治天皇达成“机务六条”,明确规定:内阁会议除非首相邀请,天皇不得参与;天皇若“下问”国政,只能召见对应的国务大臣及次官;国务大臣若想汇报主管事项,即便天皇生病也可进入内宫“拜谒”。在这种规定下,各国务大臣可以针对自己管辖的事务直接面见明治天皇,那么曾经在天皇与大臣之间充当“传话筒”的“宫中”集团就彻底失去了往日作用。

作为交换条件,天皇还是在形式上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在明治宪法体系中,本应分立的立法权、司法权、军事统帅权全部归为“天皇大权”;而一旦涉及到天皇与皇室事务,那么宪法体系下的众议院、贵族院乃至内阁都不能随意提出建议,只能由天皇身边的咨询机构“枢密院”来进行。而“枢密院”的组成人员又以“宫中”集团成员为主,这就使得天皇制与天皇本人的地位获得保障。

总体而言,明治天皇在近代的权力与权威处于一个“薛定谔的猫”状态。一方面他是整个日本帝国的精神领袖,是神道教的“现人神”,有责任鼓舞普通国民的士气;另一方面他又不可能越过政治家直接干预政务、军务,只能发表一些大而化之的演讲,对细节完全无从干预。这就形成一个很矛盾的结果:虽然这位天皇在位长达44年,但很少看到有哪个具体事件、哪项具体工作是由他来主持完成,甚至于整部明治史之中都难以看到他说几句有用的话。

(校对:翟军)

1540179003853349.jpg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