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西南战争:西乡隆盛是被裹挟的?
2018-12-10 09:58 作者:萧西之水 来源:中国经营网

1877年2月,日本“维新三杰”之一的西乡隆盛掀起反旗,在九州岛鹿儿岛县引爆反政府内战,经过半年多激战,最终在当年9月战死。由于西乡隆盛的人格高尚,受到众人尊重,1889年日本宪法颁布时,明治天皇大赦天下,为这位反叛者恢复名誉。在西南战争结束后,日本迄今为止再未发生过内战。

对于西南战争为什么爆发,历来解释是明治政府过度削减、废除旧武士俸禄,造成鹿儿岛县武士普遍穷困潦倒,这让曾经是武士一员的西乡隆盛非常愤怒,于是纠集自己的亲兵反抗。这段历史可歌可泣,也被多次改编搬上荧屏,2003年《最后的武士》中,那位反抗政府的“胜本”便是以西乡隆盛为原型。

但必须说,这个解释可能是有问题的:明治维新过程中,很多地区的旧武士俸禄受到大幅削减与废除,但明治维新的“胎动之地”鹿儿岛县其实获得了优待。

首先,在其他藩不停的分拆、合并过程中,鹿儿岛县却维持着江户幕府萨摩藩时期的主要版图,而且县内官制、税制、家禄处理等方面都有很多优惠政策:明治政府对地方政府的基本政策是“本地人不当本地官”,各府县的本地官僚仅占不到40%,然而鹿儿岛县却拥有90%的本地官僚群体,鹿儿岛县令更是西乡隆盛的好友大山纲良;其次在废除武士俸禄过程中,明治政府针对鹿儿岛县特别发行了为期10年、利息10%的公债,惠及旧士族3.5万人,极大促进旧士族融入新社会。

更重要的是,西乡隆盛在1873年被赶出政府、回到鹿儿岛生活以后,他的总体态度比较温和。早在1874年2月,与西乡隆盛一同被赶出政府的原司法卿江藤新平对政府掀起反旗,发动“佐贺之乱”,却在政府军镇压下没有挺过一个月,被迫逃到鹿儿岛,请求西乡隆盛帮助,依然遭到严词拒绝。被逼无奈,江藤新平前往四国寻求支援,却在途中遭到逮捕,最终切腹自尽。很明显,西乡隆盛总体上依旧支持中央集权政府的行动,不愿走上反抗之路。

西乡隆盛虽然离开明治政府,但他依然是日本唯一一位陆军大将,明治政府也依然在考虑何时请他出山。比如明治七年(1874年)日本以保护侨民为名出兵侵略台湾(台湾出兵)时,政府便一度考虑派遣西乡隆盛作为总指挥官,但后来因事态紧急,改派其弟西乡从道前往,而侵略军中也有数百名鹿儿岛武士,算是给足了西乡隆盛面子。

某种意义上说,西南战争之所以爆发,并不是因为政府压迫太紧,恰恰是因为政府管制太松。

1874年6月开始,西乡隆盛在鹿儿岛建立著名的“私学校”,吸收旧士族人马组建军校。这所军校的设计初衷,是要为日本抵御外敌入侵培养一批职业军人,一旦有西方人从九州岛登陆,那么西乡隆盛就可以亲自挂帅上阵。

虽然初衷是好的,但“私学校”很快出现了异化,没过两年,鹿儿岛县政治逐渐由“私学校”把控,其中区长级官僚有半数以上出自“私学校”,而中下层警察也大多由“私学校”把持。换言之,鹿儿岛县形成“私学校”、县政府两条系统同时统治的现象。

由于“私学校”子弟多为旧武士群体,西乡隆盛这位陆军大将便以精神领袖形象将鹿儿岛凝聚成一个精神整体。要知道在明治初期,日本人普遍不存在很强的民族概念,鹿儿岛人普遍认为自己属于一个独立的“鹿儿岛国”而不是“日本国”,那么西乡隆盛的存在就让日本俨然出现“鹿儿岛国”(鹿儿岛县厅)与“明治国”(中央政府)并立现象。曾经心心念念帮助中央集权的西乡隆盛,如今却成为地方独立的核心。

1877年1月底,明治政府看到鹿儿岛县已经逐步脱离控制,就开始将位于鹿儿岛的火器硝药制造工厂整体搬迁到内地,引发鹿儿岛武士的不满。在鹿儿岛人看来,这座工厂早在江户幕府末期就由英国人投资建设,是“鹿儿岛国”的“私产”。于是“私学校”的一些青年成员就怒不可遏,私下集结起来夺取了鹿儿岛的各大军事设施。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