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政商国家:明治日本真是市场经济国家?
2018-11-19 11:03 作者:萧西之水 来源:中国经营网

一种说法认为,明治日本政府不再保留国营企业,将经营权下放给民间企业,促进日本经济体制走向市场经济,丰富企业活力。

这种提法只说了事实的一部分,而忽略了更重要的另一部分。

明治维新之后的1875年5月,日本政府确实发布政策,放弃纺织、矿业、铁路、海运等相关的“官办产业”,而是改以民营企业为主。但与此同时,明治政府并不是彻底撒手不管,而是改以“政策保护”的形式予以支持。

铁路方面,工部省相继同意民营企业建设大阪·堺铁道(1875年1月23日)、东京·横滨铁道(10月12日);海运方面,7月,政府宣布“三菱汽船会社”为第一家“保护”企业,将数艘政府船只无偿拨付,并给予“助成金”支持。虽然两者发展都多少存在问题,到19世纪80年代才走向实际发展,但工部省的相关开支却从190亿日元(1874年1月至1880年6月)迅速减少到46亿元(1880年7月至1886年3月)。通过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明治政府有效降低财政赤字,吸引社会资本投入基础设施建设。

但需要注意,所谓“民营企业”,并不真是现代意义上的民营企业,而是时人所称“政商”。

顾名思义,“政商”就是依附于明治政府的商人,他们借助与政治家的良好关系获得大量商业资源,甚至可以廉价购买原属于政府的商业资源。如1881年9月,日本政府将在北海道地区投入1400万日元建设的船舶、仓库、农园、矿山、工厂等设施以39万日元贱卖给政商五代友厚。五代友厚出身江户时代萨摩藩(鹿儿岛县),与大久保利通等明治政府高官关系甚笃,甚至在大久保利通前往国外时一次性给予5000日元巨款支持(当时日元价值是现在的一万倍左右)。得益于此,稍早一点的1875~1879年间,五代友厚以个人名义从各大银行借款近70余万日元,作为各类项目启动资金,且最终返还率只有8%,其余借款均以其他形式折入其运营的公司债务。

日本之所以看似是“民营企业”为主,是因为民营企业在江户时代就早已蓬勃发展。作为江户幕府的御用“为替方”(银钱兑换部门),“三井组”早在江户时期就在全国八大城市拥有分支机构,“三井组”大量发行的“三井札(银票)”更成为各大商人手中的重要通货。靠着庞大的资金链,“三井组”旗下的“三井两替所”在明治维新以后迅速转型,到1875年不仅控制了日本第一国立银行的全部股权,更自己成立了“三井银行”,成为日本金融业最大巨头。直到1881年日本银行成立之前,三井在一定程度上甚至承担着日本中央银行的职责。

换言之,对于明治政府而言,日本传统经济中就存在着足以影响经济运转的大型企业,那么与其由政府单独投资产业,不如与民间企业通力合作。事实上在1876年7月,日本内务省就重组“三井组”下设的“先收会社”,改名为“三井物产会社”,成为第一家由政府直接设立的外贸企业。三井物产以政府给予的资源及自身拥有的庞大本金为后盾、以自身控股的银行为资金源泉,广泛投资经营多个行业,形成无所不包的经营模式,这不仅成为日本战前足以影响政治的“财阀”之雏形,也一直影响到现代日本企业的经营模式。

从性质而言,明治维新时期的日本与其说是实行市场经济体制,不如说是政府权力与民间资本的一次结合,政府用国家权力保障民间资本获取必要的生产资源与消费市场。而且,即便日本能靠着贱卖国有土地、压榨底层劳工的方式实现一定积累,但日本国土面积过于狭小,原材料的产出与消费能力都非常有限,如果局限于日本国内发展,不仅难以完成资本原始积累,更难以在纺织、铁路、钢铁、矿山等近代化工业层面取得突破。在对更大市场需求与更多劳动力需求的双重指引下,日本官商合一的“财阀”不得不想方设法深入东亚大陆,促使日本政府的殖民脚步不停涉足朝鲜半岛、中国东北等地。只是随着日本资本主义的胃口越来越大,就越需要政府侵占更多殖民地与势力范围,以便进一步扩大再生产。在一次又一次的扩张之中,日本军部官员找到可乘之机,组成军国主义政权,将日本与邻国带向了战争的无尽深渊之中。

在日本通过明治维新逐步发展的过程中,资本主义思维方式与旧有封建思想相结合,渗透进新兴资产阶级的价值观中。由于明治日本的封建残余并未清除干净,日本资本主义原生机制与西方有所不同,使得国家发展必须走对外扩张道路,这不仅是日本史的悲剧,也是世界史的悲剧。

(校对:翟军)

1539330978659134.jpg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