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军刀上的帝国
2018-11-14 14:57 作者:萧西之水 来源:中国经营网

“一战”结束当年,1919年10月27日,三个日本陆军武官在德国南部度假胜地巴登巴登召开了一场秘密会议。由于陆军内部长期由明治元勋山县有朋(出身山口县,即原长州藩)把持,三人秘密决定,反对山县有朋与长州阀的统治,尽全力实现“人事刷新”,压制所有山口县出身的军人,将具有“新思想”的军人捧上高位。
这三位军人便是永田铁山、小畑敏四郎、冈村宁次,均是陆军外派到欧洲的武官,后来也被称为“陆军三羽乌”(陆军三杰)。三人在欧洲观察一战期间,发现欧洲陆军无论是装备还是战术都有着巨大创新,深感日本军事发展的落后,便决定在回到日本以后用“新思想”推动国家变革。
那什么是“新思想”呢?
“光靠战时计划无法满足现代国防需求……必须进一步统合、组织、运用一切能够支持战争的人力物力、有形无形等一切要素……没有国家总动员的准备计划,现代国防就无法成立。”
这一大段话出自永田铁山的著名策论《国家总动员的相关意见》,其实用三个字可以概括:“总体战”。
“总体战”是战争发展到20世纪的崭新概念,从永田铁山的描述中便可看出:日后国家之间的军事较量,靠的不再单纯是军事实力的对比,更是国家生产能力、运输能力、调度能力的综合水准。如果不能将每一个国民的每一滴汗水榨干,战争就不可能打赢。
其实,军部少壮派憧憬的“高度国防国家”也需要强大的工业基础与生产能力,所以永田铁山本人并不反对滨口雄幸的“产业合理化”运动,甚至也在各个方面寻求与政府合作,但在对外政策,尤其是对待中国东北地区的问题上,他们却并不认同政府的既定国策。
1931年4月,陆军省与参谋本部的5名课长聚集一处,商议出了《满洲问题解决方针大纲》,决定要对东北采取武力行动,时间则定为“约一年后、即来年(1932年)春天”。这份大纲迅速传给关东军,也成为“九一八”事变的指导性文件。
到了8月,5名课长之中的参谋本部编成课长换成了我们耳熟能详的东条英机,员额也增加了两个,“五课长会议”顺势变成了“七课长会议”。而这七名课长之中,有四个人同属一个著名的陆军帮派——“一夕会”。
“陆军三杰”相继回国以后,召集志同道合的军人组建帮派,共同压制长州阀。到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前夕,陆军省、参谋本部、教育总监部、关东军等重要陆军机关已经遍布“一夕会”成员:永田铁山在陆军省军事课,负责军务;冈村宁次在陆军省补任课,负责任免佐(校)级军官;武藤章在参谋本部作战课,负责制定作战计划;板垣征四郎在关东军担任高级参谋,捏住了关东军的行动大权。
不到10年的时间里,少壮派已经完全掌握了陆军系统运作的基础。但与此同时,陆军上层的南次郎(陆军大臣)、金谷范三(参谋总长)却都是旧长州阀的继承者,这对上下矛盾,也成为“九一八事变”中的重要关节。

军人进逼,政府退让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日本陆军高层并没有太过纠结,毕竟关东军声明是中国军队炸毁铁路、欲袭击日军(到1945年为止都这么宣传),所以他们的决策重点也就只有一项——要不要增兵。
9月19日上午7点,陆军省与参谋本部的中层官僚商讨对策,会议上,小矶国昭(陆军省军务局长)表示关东军不过1万余人,面对东北军40万人必然处于下风,必须要增援。其他人没什么意见,于是陆军基本策略便得以确定:增兵东北。
10点,内阁召开紧急会议,外相币原喜重郎高声质疑关东军才是真凶,首相若 礼次郎当即表示不同意增兵;下午1点,若槻礼次郎晋见昭和天皇,表示军队没有内阁决议不许出动;下午2点,南次郎(陆军大臣)、金谷范三(参谋总长)、武藤信义(陆军教育总监)三个陆军一把手表示同意政府的基本策略:事变不得扩大。
中国与日本的战争,从“九一八”就算开始;而日本军部与政府的缠斗,从“九一九”才算开始。
按常理,“事变不扩大”这个事应该没有什么疑义了:内阁决议已经有了基本策略,三个陆军一把手也同意内阁,那不就应该按照这个路子走吗?
并不尽然。三位陆军一把手虽然职级上非常高,但在陆军这个严密的组织体系里,陆军所有提案必须是自下而上提出,经过课员、课长、部长、次长一级级向上报,如若是一把手强行压下来一个中层官僚不同意的提案,那么很容易招致反扑。
而且在当时,这种反扑已经不是臆想状态了。当金谷范三(参谋总长)在参谋本部内开会、将内阁“不扩大”方针传达过来的时候,作战课长今村均却突然表示“箭在弦上、不可不发”;紧接着9月19日下午,参谋本部次长召开各部首脑会议,作战课提出了一份《满洲时局善后策》,其中明文要求军部不管内阁决议,一定要增兵。
9月20日上午10点,三个陆军二把手杉山元(陆军次官)、二宫治重(参谋次长)、荒木贞夫(陆军教育总监部本部长)开会,决定不同意内阁先前的决议,要求增援关东军,表示要利用这次机会“一举解决满蒙问题”,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哪怕政府崩溃也在所不惜。”
下午,永田铁山根据参谋本部作战课的《满洲时局善后策》,制作了陆军省的《时局对策》。这份文件中提出了一个诡异的论调:如果政府一定要求事变“不扩大”,那么陆军也没必要反对,只不过如果中国东北真出了事,陆军可以发动“帝国自卫权”,对事件进行“临机处置”。换句话说,无论政府怎么定,关东军都可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三位陆军一把手看了,啥也说不出来,只能签字同意,于是9月21日上午10点,皮球又踢回内阁。
就在这天下午1点,日本驻朝鲜司令林铣十郎率领混成第39旅团私自入侵东北,同时派遣两个飞行中队前往奉天。按照陆军刑法规定,司令官私自率军越过辖区,便涉嫌干涉天皇调动军队的大权,是重罪,如果林铣十郎真因越境而被治罪,势必会导致陆军大臣与参谋总长辞职,对陆军整体的政治地位也会产生恶劣影响。
9月22日,内阁会议继续召开,面对复杂的政治局势,若槻礼次郎最终同意为林铣十郎提供军费,追认这次出兵为合法。
“二战”结束以后,若槻礼次郎曾在回忆录里这么解释原因:“不出兵也就无所谓,一旦出兵又不给军费,那士兵恐怕一天也待不下去……如果就这样撤兵,那么(关东军)一个师团的兵力恐怕会遇到毁灭之灾……日本(在满洲)的民众一定会遇到麻烦。”
无论原因是什么,若槻礼次郎这次举动都是日本政治史上的重要转折:从这一刻开始,军部获得了一个先例,无论能否得到内阁批准,只要出兵,内阁都会追认,都会在财政上予以迁就。这为日后的1932年出兵热河,1937年“七七事变”都埋下了很深的伏笔。日本政权的中枢彻底被打乱。
1931年10月8日,日本空袭张学良躲避的锦州,招致国际社会一片谴责,各国政府也发现日本政府无法节制军队,内阁地位又一次下降。最终12月13日,若槻内阁宣布总辞职。
接替首相的犬养毅将滨口雄幸的产业合理化政策扔在一旁,重新加大政府投资,这固然在短时间内将日本拉出经济泥潭,却也让日本又一次错失了深化改革的机会;同时,“九一八事变”使得日本民族主义情绪进一步高涨,也促进陆军少壮派为了抢功而不断铤而走险,国家财政也按照永田铁山的计划,一步步走向了“优先满足军需”的道路,也走向了更加“不合理化”的深渊。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土地养老”难解农村养老困局

此次两会,有政协委员针对农村养老问题提出,发挥农村土地财产性权利的作用,探索农村“以地养老”模式。..[详情]

不妨听懂“幼儿园卖烧烤”背后的敲锣声

最近,山东济南一家民办幼儿园因卖烧烤而走红网络。据当地媒体报道,受疫情影响,这家幼儿园暂时不能复学,临时转..[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