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是否“征韩”?外交纷争背后是党争
2018-11-12 16:14 作者:萧西之水 来源:中国经营网

1873年,日本明治政府内部爆发了一次强烈地震。

围绕是否“征韩”(进攻朝鲜半岛),日本政府分为两派:“征韩派”要求尽快出使朝鲜王国,逼迫对方打开国门,以大久保利通为首的“内政派”认为,日本国内经济仍然不发达,不应该轻开战端。最终“内政派”获胜,“征韩派”下野,史称“征韩论政变”。

然而,隐藏在这起政变背后的,却是明治政府的内部矛盾。这还要从1871年底出发的“岩仓使节团”说起。

在明治维新的通行叙述里,“岩仓使节团”前往欧美等国连续访问了20个月的时间,让近代日本人第一次得以睁眼看世界,是一次成功的考察活动。但事实上“岩仓使节团”的第一目的是与美国修改不平等条约。只是,美国在当时无意取消对日本的不平等政策,甚至无异于日本使节团进行礼仪之外的其他交涉,这让使节团的主导者大久保利通颇为尴尬,甚至于回国之后数月不参与政治。

趁着大久保利通不在,日本国内崛起了一波新的政治势力,这就是以江藤新平为首的司法省势力。

明治维新以后,日本本着“司法独立”的原则创立司法省,在全国兴建法院系统。但由于老百姓与地方官并不适应新的体系,在明治时代初期,只有刑事犯罪才归司法省管辖,其余的司法工作由主管财务工作的大藏省管辖。双方在法律的解释问题上不免存在冲突,于是在审批1873年预算时,大藏省砍掉了司法省预算的一半多。

面对大藏省的攻击性行为,江藤新平撰写了一张4000字的辞呈,长文攻击大藏省。最终政府驳回了江藤新平的辞呈,而大藏省长官井上馨被迫辞职。但江藤新平并没有就此满足,而是进一步调查井上馨涉嫌侵吞一座铜矿的贪污腐败问题,搞得对方日夜难眠。

与此同时,京都府出现了一件滥用职权案件。京都富商“小野组”想要把总部挪到东京,但由于京都官员不愿意流失这个重要税源,便强行阻止小野组离开。1873年3月,小野组告到了司法省下辖的京都法院,江藤新平授意判处京都府知事槙村正直高额罚金。

一个井上馨,一个槙村正直,两个人有一个共同身份,即明治维新发源地长州藩(山口县)出身。江藤新平严格执法的举动立刻被看作是针对“长州派”的攻击。

为了维护本派利益,“长州派”希望能够把江藤新平搞下去。但问题是江藤新平上任以后司法省业绩斐然,一直到“岩仓使节团”回国之前,“长州派”都没有什么好办法。

这时候,“征韩论”就成为他们扳倒江藤新平的突破口。

其实,“征韩论”在出现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无人问津。早在1872年9月,日本改革政府机构,朝鲜王国租住给日本的贸易所也被日本政府划归己有,引发双方矛盾。虽然当时确实有人主张开战,但主管军事的西乡隆盛却力排众议,希望派自己作为外交使节说服朝鲜王国主动打开国门,江藤新平也表示支持。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