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大唐丝路 国之重器
2018-11-10 09:53 作者:王炳华 来源:中国经营网

进入隋唐,国家统一,经济文化发展,“丝路”交通,发展到一个空前繁荣的全新阶段。

根据出土文物及各地城镇遗迹,结合历史文献,可以下结论,这一历史时期的“丝路”,可以说是全面畅达。不论是沿昆仑山北麓、天山南簏、天山北麓来去,都并无阻碍。但全面分析有关资料,能更进一步具体论定:

由河西走廊进入哈密绿洲,经吐鲁番沿天山南簏西行的路线;或由哈密绿洲伊吾翻天山松树塘大阪,沿天山北麓西行,过北庭(庭州在天山北麓今昌吉自治州加吉木萨尔县北庭故城内)、轮台(这是唐王朝新设的轮台,原轮台国汉武帝时期为汉将李广利所灭),西向弓月(在今伊犁河流域)的路线,已明显居于一种主体地位,成为唐代西向中亚的最主要交通路线。

唐朝政府深切关心丝路路政建设。近年来吐鲁番出土文书,对此多有揭示,颇可与古籍相呼应,有助于我们对“丝路”认识的深化。

为保证丝路交通便捷,唐政府在丝路沿线设置驿馆,配置驿马、驿丁,以供往来官员食宿之需要。吐鲁番阿斯塔那高昌故城曾出土一件纸棺,糊制纸棺的材料是唐天宝十三至十四载(753~755年)轮台、柳中两县下属郡坊、驿馆的马料账。来往官员住宿、用马耗料均逐日登记、结算。因为是官方账册,其上钤有两县的官印。唐代封疆大吏北庭副都护封长青及其幕下的边塞诗人岑参,在此段路上来去住宿、用马、消耗马料的细账,也都历历在目。

为维护社会安定,保证交通安全,丝路沿线,唐朝政府设军置守,从戍、烽、铺到守捉、军、镇,组织严密。在吐鲁番盆地西缘,进入天山的阿拉沟口,笔者曾清理一处唐代戍堡,为天山县属的一个游弈所故址。据戍堡出土文书,镇下有烽、捉铺多处,总共有镇兵约百人,镇将名孙玖仙,兵将几乎都是来自中原大地的长住(驻)健儿。他们戍守在阿拉沟东口,实际控制了吐鲁番与焉耆、伊犁河流域交通往来的隘口。

为纠察奸宄,唐朝政府对“丝路”上来去行人颁给“过所”。行人通过关戍、守捉,必须勘验过所 ,这是汉代以来就实行并取得效果的一项制度。在罗布淖尔、尼雅的汉、晋遗址中,发现过这类木简。而到了唐代,制度更进一步完备。如吐鲁番出土的石染典过所、唐益谦过所、蒋化明过所,都是难得的资料。

石染典是安西商人,到瓜州(均属今甘肃酒泉市)市易。返程,由瓜州据原安西过所发给新过所,途中经过的悬泉、常乐、苦水、盐池守捉,守捉官员都勘验、签名放行,石染典最后止于西州(治所在高昌,即今吐鲁番市阿斯塔那高昌故城),随身过所存留伊州(今新疆哈密市区)刺史签押。

唐益谦是安西官吏,要前往福州都督府长史唐循忠的任所,随同有唐循忠妾薛氏及奴婢、马、驴等,准备经过的路线是“路由玉门、金城、大震、乌兰、僮(潼)、蒲津等关”。由于里程远,申请过所者身份也不是平常百姓,最后要经过时任西州都督王斛斯亲自批准签发。而蒋化明过所丢失,在由西州返回北庭的途中,即被酸枣戍检查拘留。

保留至今的这些过所文件,既表现了唐朝政府对人民的严密控制,也说明在丝绸之路上只要有“过所”在身,即使迢迢千万里,也可以通行无阻。

据出土文书,唐代在西州设有“长行坊”。这是一种官办运输机构,运输工具有牛车、长运马、长运驴等,又称“长行转运史”。不仅在出土文书中见到有关记载,木制、陶制牛车,马、驴、驼俑等更是屡见的文物。

为供应丝路沿线所需给养,自汉代以来,一项成功的政策就是实行屯田。唐代屯田同样取得巨大效果。伊州、高昌、安西等处,都是当年重要的屯田基地。反映屯田状况的吐鲁番出土文书数量颇多,很明显,没有屯田作后盾,要维持丝路行政管理机构,确保沿线驻军、驿馆开支,满足使节、商旅需求等,都是很困难的。

历来论及陆上“丝路”交通,一般均止于唐代。实际上唐代以后的东西陆上交通线,虽然因海上交通的发展而相对降低了在沟通亚、欧交往方面的地位,但唐以后它仍然是继续存在并发挥着作用的。即使如五代时的割据分裂,后来宋王朝也不能号令西北,丝路交通不如唐朝时一样畅达,可宋王朝与于阗回鹘政权关系还是相当密切的,高昌、回鹘与辽也有相当频繁的往来。

到了元朝,中国陆路与欧洲的交通,又形成过一次高潮。明代,中国的大黄、茶叶,在欧洲、西亚仍具有十分重要的市场地位,运输大黄、茶叶的路线,就是传统的陆上丝绸之路。

这些例子,说明唐代以后,陆上“丝绸之路”并没有完全退出亚欧交通的舞台,只是随着整个社会政治、经济形势的发展,有了新的时代特征。

王炳华先生,1935年生,1960年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学专业毕业。曾任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西域历史语言研究所特聘教授、博导,现任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特邀访问教授。长期从事新疆文物考古考察、发掘与研究。撰有《丝绸之路考古研究》《吐鲁番古代文明》《西域考古历史论集》等专著多种。本专题图文分别节选自作者所著《新疆考古散记》《丝路考古两题》,文字有所调整,标题为编者所拟,经作者审阅授权发布。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