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初遇楼兰四十载(上)
2018-11-10 09:53 作者:王炳华 来源:中国经营网

这些植物,都可以说是逆境中造就的强者,是战胜了荒漠环境的“英雄”。环境对生物的改造,生物对环境的适应,是很耐人寻味的。人,当然比这类植物更聪明、更强大。在如此险恶的荒漠、半荒漠地带,面对突然从地下涌出的清洌洌泉水,活动在库鲁克塔格山地带的古代人类,当然不会不利用如此宝贵的资源——这应是“破城子”之所以存在的原因。

我们过“破城子”时,正当严冬。泉水所在,只见堆冰积玉,晶莹洁白,冰下泉眼处,还有一泓清泉在泛起。听住户讲,交春之时,景色就更美了,泉水淙淙,水边垂柳摇曳,成为百里荒原上难得的一景。

那么好的戈壁清泉,得天地灵气的甘草,自然也长得十分不一般。说起来会让人吃惊:这里遍地都见的甘草,粗得像手臂,甚至有形同小树、茎干粗若饭碗的,真可谓是“甘草王”。靠着这戈壁荒漠中难得的甘泉养育,现在这儿聚合成一处小小的居民点。车来车往,颇不寂寞。

“碛路”向西 楼兰在前

虽说“破城子”是古城,但我们已看不出城的规格了。只是在又一处泉眼边的小山包上,还留有并不规整的土墙垣,可以依稀想象当日依地形筑就的方形土垣,上面明显有一层红柳枝与一层黄土相间。这种营造方法,极耐风蚀。从敦煌西出玉门关前来楼兰,沿途见到的汉代长城,用的也是类似方法。

我曾步测过破城内最长的一段残墙,剩下还有20多米,见到修补墙垣用的土坯痕迹,是用较粘的黄土加草屑打成,阴干后即可使用。这种土坯的历史也十分古老,我们在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墓葬中见过,在汉简中也有用它建烽燧的记录。西北少雨,它颇可起到砖的效能。

西汉时期,楼兰、车师是临近罗布泊活动的两个西域小国。司马迁在《史记·大宛列传》中记载:“楼兰、姑师(即车师)邑有城郭,临泽(即罗布淖尔)。”它们的地域分界史无明文,从我们这次考察得到的印象,两国分界应该就在库鲁克塔格山。

在库鲁克塔格山中,很难见到绿色,是名副其实的“干山”。但从山前严重冲刷痕迹看,洪水季节雨量不小。两汉、南北朝时期,从楼兰到焉耆,历史上有所谓“碛路”。这条路线,从自然地理形势看,离楼兰后,沿孔雀河西北走,及于博斯腾湖地区,到达古焉耆国,应当是一条交通干线,沿途还可以见到几处古代烽燧遗迹。

曾听彭加木先生(编按:新疆科学院原副院长,1980年6月在罗布泊探险考察时不幸失踪)聊起,他以前在铁干里克地区(同属罗布泊所在的若羌县)一带考察时,也发现过古烽燧,晚间并兴冲冲地在住房内放映了他手制的有关幻灯片,以之作为这条干线的证明。

但是,自楼兰古城沿孔雀河溯行一段后即折向西北,穿越库鲁克塔格山孔道后到达乌什塔拉、曲惠、辛塔拉地区,即汉代的危须国(以后成了焉耆国的一部分),这条路线应该也是存在的,“破城子”遗址,可以是一个证明。

我们在破城子稍事休息后,翻过库鲁克塔格山,进抵孔雀河北岸的台地。这里,南距孔雀河不过数里之遥。我们借得几间土房,作为下一阶段工作的营地。

一个新的尝试就要开始了!如今,我们已置身在古楼兰的国土上,多年来一探古楼兰文明的夙愿就将成为现实。我激动着、期待着,却又有一种说不清楚的轻微的不安,躺在铺盖着棉被的小床上,久久不能入睡。周围安静极了,没有一点声响,清冷、明亮的月光透过小窗轻轻地洒落在棉被上。多日的奔波虽令人稍感疲劳,但脑子却十分清醒。

今夜过去,我们在这被沙漠掩埋了的古楼兰王国,能得到一些什么呢?覆盖在古楼兰历史上的厚重帷幕,能被我们掀开多大的一角? (未完待续)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土地养老”难解农村养老困局

此次两会,有政协委员针对农村养老问题提出,发挥农村土地财产性权利的作用,探索农村“以地养老”模式。..[详情]

不妨听懂“幼儿园卖烧烤”背后的敲锣声

最近,山东济南一家民办幼儿园因卖烧烤而走红网络。据当地媒体报道,受疫情影响,这家幼儿园暂时不能复学,临时转..[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