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请告诉我们什么是战争”——日本国内“终战70年”反思录
2018-11-09 14:26 作者:萧西之水 来源:中国经营网

天凉入秋,全球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活动也走向尾声。在已经过去的8个多月时间里,全球各国与国际组织围绕着5月8日、8月15日、9月3日等重要日子举行了各种各样的纪念仪式。
放眼望去,纪念队伍里不仅有曾经的盟军,更有曾经的轴心国。5月8日,即纳粹德国投降当天,德联邦议会举行了纪念仪式,总统高克亲自向苏联红军陵园敬献花圈,为发动战争的轴心国群体做了最好的反省表率。
那么身为中国人,我们也不禁好奇:在这个关键的历史节点,作为曾经的亚洲轴心,日本又举办了哪些活动?他们在这个特殊年份又做了哪些反思?

首相的“暧昧”讲话

8月14日,日本内阁总理大臣(首相)安倍晋三针对“二战”结束70周年发表公开讲话。作为如今亚洲风口浪尖的人物,这位日本首相究竟会如何措辞,采取何种态度,是否会否定“村山谈话”,都一度引发热议。好不容易熬到“安倍谈话”出炉,热议却并没有结束。
针对“安倍谈话”,中韩两国的主流评价基本都是“回避直接道歉”“不真诚”。但耐人寻味的是,在“安倍谈话”第14段中,确确实实出现了“道歉”“反省”“侵略”“殖民地统治”这四个关键词,整段语句可以说基本照搬了20年前获得盛赞的“村山谈话”。
那为什么同样的话语却招致了不同反应呢?
通读“安倍谈话”不难发现,其文采飞扬的程度远超一般政府公文。但在堆砌辞藻的同时,文章在关键点上经常采取比较“暧昧”(模棱两可)的处理办法。
比如文中第12段段首罗列“事变、侵略、战争”三个名词,紧接着表明“不能再用武力或以武力威胁的方式解决国际纷争”,表面上承认了“侵略”,但文中并没有使用“日本”这个主语,因而如果咬文嚼字,那么既可以分析出安倍承认侵略,也可以分析出安倍没承认侵略,这就形成了一种“暧昧”的文风,给日本各政治派别提供了各取所需的机会。
可以看出,“安倍谈话”试图释放一些积极信号。如第18段提出“遗留中国的三千多名日本遗孤平安长大,再次踏上祖国土地”、第19段提到“尝尽战争痛苦的中国人民……能够如此宽容”,在日本政治语境里无疑是在向中国示好;又比如第9段提出“不应该忘记被深刻损害名誉的女性”,也是在向慰安妇群体表态。
但在示好的同时,“安倍谈话”又不直截了当说明白到底有没有感谢中国、到底要不要向慰安妇群体致歉,这就让人倍感隔靴搔痒,自然也难以获得谅解。
更引人争议的是第22段“不能让和那场战争没有任何关系、我们的子孙后代背负不断谢罪的宿命”。虽然根据日本国际大学校长北冈伸一的解释,这段话的意思是“要在我们这一代作出道歉”,但更多人还是认为这段话是想说“以后日本不会再继续道歉”。
的确,日语本身就是一种比较“暧昧”的语言,省略主语也是家常便饭,连2012年诺贝尔生物学奖得主山中伸弥都说过,他在思考问题时经常会用英语,如果用日语便会造成很多歧义。但在正式发言场合,无论用什么语言,想做直裁了当的发言都并非难事,20年前的“村山谈话”就是最好的例子。
换句话说,安倍谈话之所以“暧昧”,恐怕还是另有原因。
自从2012年第二次出任首相以来,安倍政权的一系列政策与言论都引发了周边国家的警惕,强行通过安全保障关联法案更是让人倍感危险。
在这个重要关头,日本政府既要维护与中国、韩国等邻国关系,避免遭到国内反对势力攻讦,又要迎合国内、尤其是自民党内保守派的面子,以求能够顺利通过新安保法案,以便解禁集体自卫权,实现自己的政治欲求。
在双方压力下,安倍政权自然在措辞上左右逢源,极尽日本语言一切可利用的特点,让自己巧妙地保持在一个相对平衡的位置上。
“安倍谈话”一出,20年前发表“村山谈话”的前首相村山富市便大摇其头,表示“模糊了焦点,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日本共产党委员长志位和夫更是评价这番谈话“充满了欺骗性”;身临现场的旅日中国媒体人徐静波表示,“有一种很强的虚无感……(安倍)既没有真情,也没有感悟。”
而且,还有一个人对安倍晋三这一套“暧昧”不买账,这就是日本国的象征——明仁天皇。

天皇的“反常”表态

8月15日,东京武道馆举行了一年一度的“全国战亡者纪念仪式”,天皇夫妇与首相均按例参加。就在“安倍谈话”余音未散,明仁天皇却发表了这样的一番讲话:
“在回顾过去、深刻反省上次大战的同时,也真切希望今后不再反复出现战争惨剧。我与全体国民一起,从内心对战场上去世及因战祸而死的人们表示追悼,祈盼世界和平,也祈盼我国进一步发展。”
对比安倍晋三回顾性、机械性地提出“反省”,明仁天皇直接采用了“深刻反省”这一词语,也是在有限范围内谨慎表达政治态度。
“二战”结束之后,为了防止日本在冷战格局下倒向共产主义阵营,也为了减少日本社会动荡,美军要求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不起诉昭和天皇裕仁。
对日本的战后改造中,美国既没有废除天皇制,也没有强迫裕仁退位,只是通过修改日本宪法,将天皇从“万世一系统治日本”的“神君”变成日本国的“象征”。的确,保留天皇制为战后日本起到了稳定作用,但也使得天皇的战争责任变得“暧昧”,知识界与民众层面的争议一直不绝于耳。
作为昭和天皇的儿子,为了显示象征天皇制的正面作用,明仁天皇从1989年甫一即位就明言“维护和平宪法”;1992年,在中国刚刚经历政治风波之后,他也是第一个来访的发达国家元首,展示了良好的政治姿态。这种友好态度为明仁天皇在国际政治中争取了不少印象分,也在日本民众中拥有一定影响力。
不过针对国家政治,天皇一向注意自己的“象征天皇”身份,在公开场合很少表述政治与历史态度,但从今年伊始至今,这位近82岁的老人却一反常态,在有限的政治空间内频繁“喊话”:
1月,明仁天皇照例进行新年致辞,但有别于以往任何一年,这次明仁天皇对历史问题表述了非常明确的态度:
“那场战争中,很多人在战场上丧生,也有很多人死于广岛、长崎的原子弹爆炸与以东京为主的各城市轰炸。充分学习以‘满洲事变’为开端的这场战争的历史,思考今后日本的应有状态是极为重要的事情。”
4月9日,明仁天皇与皇后美智子一同前往帕劳群岛的贝里琉岛,为日本30年前捐建的“西太平洋战亡者之碑”鞠躬献花。
1944年9月开始的贝里琉岛战役持续两个月,日美两军进行了艰苦的攻防战。最终美军伤亡1.3万人,日军1.1万人的守备部队更是只有不到200人生还,可谓太平洋战争中伤亡率最高的一战。明仁天皇在前一天晚宴上就言明,在这里献上花圈,正是为了“悼念战争中去世的所有人”。
6月3日,日本明仁天皇迎接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来访,针对当年日本侵略菲律宾的举动,他这样说道:
“上次大战期间,日本与美国在菲律宾土地上发生激烈战斗,导致不少菲律宾人丧生。这是我们日本人必须深刻痛悔、长期铭记的事。”
翻看明仁天皇每次发言,必会提到战争对于人类生命的吞噬,这也正应和了日本战后反思声音的主流。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