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唐突改革:重大决策为什么只用了十天时间?
2018-10-31 14:16 作者:萧西之水 来源:中国经营网

“废藩置县”四字,对中国人而言颇为陌生,但这也是日本明治维新开启之后的第一项重大改革举措:即把全国200多个分封的“藩”废除,统一改为中央集权的“县”。

废“分封制”为“郡县制”,这是中国秦朝就做过的事情,日本学界也普遍以“废藩置县”作为“脱离封建制”、走向“文明开化”的关键节点。只是需要注意,这一重大决策从动议到实施,明治中央政府仅仅用了不到十天时间。整个过程中,几乎看不到中央政府的关键人物有过什么像样的讨论,也没有任何激烈的争执,政策仿佛在一夜间就定了下来,并迅速在全国推行开来。

围绕应该实行“分封制”还是“郡县制”,明治维新以后有着很多探讨。集权派认为,国家应当在全国各地建立统一的行政体系,将藩全部改为县(相当于中国的省级单位),设立统一的派出机构;但实用主义者认为,日本经历了800多年的封建时代,不应该突然更改制度,以防国家出现动荡。明治二年(1869年)六月,日本政府首先实行“版籍奉还”政策,将原属于“藩主”的土地与领民“奉还”给中央政府,但各藩依旧保留下来,新任地方长官“知藩事”也基本由原藩主出任,这等于是选取了后者的方案,暂时不想对国家制度进行太大调整。

但有趣的是,原来的藩主阶层却大多希望尽快废除“分封制”,尽快实现“废藩置县”。究其原因,是因为在日本封建时代的政治体系中,藩主本人早已没有实际的政治权力,但仍然需要担负自己所在藩的政治责任,需要给属下武士发放俸禄。与其继续在一个乡间地头做土皇帝,不如进入维新以后面貌一新的东京,或许还有机会跻身中央政治舞台。所以从明治二年(1869年)十二月开始,就有第一批13个藩自己提出废藩申请;到明治四年(1871年),原江户幕府最为重要的大藩尾张藩都提出废藩建议。

面对这些建议,中央政府有着多种声音,除去认为应该“全部废藩”与“保持各藩”两条路之外,当时也出现一条新的路径。明治四年(1871年)四月,右大臣岩仓具视提出,可以试图废除零散小藩,保留规模在15万石以上的大藩,在保证稳定的前提下推动改革。但让岩仓具视没想到的是,他的建议还没有被众人充分读到,“废藩置县”就已经实行了。

之所以如此迅速,起源于明治政府建构时期就存在的问题:理念不和。

在推翻江户幕府、建立崭新的明治政府以后,原来的倒幕志士就摇身一变,从一介底层武士成为国家领导者,而围绕新生日本应该如何治理,各藩志士之间的理念矛盾与冲突也逐渐显现出来,甚至连所谓“维新三杰”之间的想法都不尽相同:大久保利通(出身于萨摩藩)认为国家应该尽快建立中央集权政府,简化层级,提高效率;木户孝允(出身于长州藩)却认为中央政府不应有太强的行政权,应尽快建立国会,限制滥权。

理念矛盾迅速变成路线斗争。明治四年(1871年)六月底,面对大久保利通意图加强中央政府权力的提案,木户孝允主持审议会,毫不犹豫地予以废止;但紧接着七月初,但木户孝允要制订开设国会的草案会议时,大久保利通与同派系成员拒绝出席会议,导致会议进展极为缓慢。作为当时最大的两个派系,即萨摩派、长州派的事实领袖,两人不合作使得明治政府有着倒台风险,形势极不乐观。如今双方需要寻找一个“公约数”,以进一步维持合作关系。

于是,“废藩置县”成了不二之选。这个废除封建制度的政策本质上符合萨摩、长州两派的共同理念,自然可以缓解两派人马的紧张局势。

从七月五日开始,长州派官员互相联络,共同提出“废藩置县”提案;之后的七月六日,长州派军人集体拜访萨摩派军人、“维新三杰”之一的西乡隆盛,提议两派摒弃成见,继续合作;七月九日,西乡隆盛、大久保利通4名萨摩派官员与木户孝允等3名长州派官员密会,确定“废藩置县”为政府策略。最终在七月十四日,距离“废藩置县”的动议不到十天,明治政府就正式下达了“废藩置县”命令,要求全国261藩的长官“知藩事”必须在一个半月之内全体抵达东京。

“废藩置县”的仓促决策带来了众多民众反抗。明治四年(1871年)八月,原广岛藩爆发民众运动,近十万民众包围广岛城,阻止原藩主浅野长训前往东京,期间大量民众砸毁公共设施,直到十月四日政府出兵镇压才各自散去。这起“挽留藩主”暴动导致573人获刑,其中带头者武一郎等9名农民以“违敕”而判死刑;之后4个月时间里,日本相继爆发23起暴动,所有暴动带头者都遭到处死。这也成为明治维新历史上对民众的第一次血腥镇压。

不过对于“废藩置县”,各藩“知藩事”都非常满意,他们终于可以丢掉压在身上的包袱,轻装上阵前往东京。从提升政府集权效果来看,“废藩置县”自然是一记奇招,但这也为明治政府埋下了一个巨大的隐患:为了调和内部纷争带来的矛盾,明治政府更倾向于把矛盾掩盖起来,做出另一个尚未经过充分讨论的决策,再利用这种影响解决矛盾。这种解决方式固然可以求得一时安宁,却也为日后日本把国内矛盾转嫁到国外开创了先例。

了解“废藩置县”,一定要从其正反两个方面加以深入探讨,一方面要明确其进步性与革命性,另一方面也要明白明治政府初期行政的唐突与仓促。

( 校对:张国刚)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