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撕裂的海岛——台湾贫富分化与政治操弄
2018-10-31 14:05 作者:雪珥 来源:中国经营网

台湾的“阶级鸿沟”,在一场同学会中表现了出来。
2014年3月,外商协理黄宪宏参加了一场高中同学会。在不少同学眼中,36岁的黄算是成功人士。高中毕业后,他考上名校商学院,随后申请奖学金赴美攻读企管硕士,回到中国台湾后顺利进入一家知名外企。工作五年下来,他不但很快还清了助学贷款,还存下了木栅一栋老公寓的头期款。上一年(2013年),黄的年收入近200万元(新台币,下同)。
聚会的地点在阳明山仰德大道三段,是一幢刚整修完成的欧式别墅,占地400坪(1320平方米),有前庭、泳池、网球场、篮球场等,别墅前停放着一辆最新款的法拉利跑车,车库内还有一辆顶级宾利房车和保时捷休旅车。光这三辆车,总值就接近4000万元。
这幢豪宅,属于他们的另一位高中同学、与黄同龄的“小胡”。胡是富二代,大学毕业后就接手家族逾两亿元的房地产投资,几年磨练之后,当起投资客。家族人脉、金援加持,加上大胆采用高杠杆操作,胡在房市打滚七年,手中资产成倍数成长,身家超过10亿元。2013年,他单靠房地产投资,就已净赚1.8亿元,是黄的90倍。
台湾《天下》杂志在刊文介绍了这两位同学的巨大差异后,感慨:“两人收入决定性的差距,和努力工作与否无关,而是谁有资本钱滚钱”,并认为,这正是台湾最富有的1%与其余99%收入差距不断拉大,“形成阶级鸿沟的真实案例,更是台湾近年所得分配日益恶化的具体写照。”

数据与民意

台湾的贫富分化,真到了形成“阶级鸿沟”的地步了吗?官方的统计数据并不支持这一看法。
基尼系数是衡量贫富分化的重要指标。台湾官方最新的统计数据表明,2013年台湾的基尼系数为0.336,比上一年的0.338略有下降;每人可支配所得的基尼系数是0.288,亦略低于上一年的0.290。在瑞士洛桑管理学院(IMD)的世界竞争力调查的58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25,远远低于美国、中国大陆、新加坡,更将中国香港远远地抛在后面:香港官方的“政府统计处”每五年发布的“基尼系数”,最新资料截止到2011年,为惊人的0.537,与1976年(0.429)、1981年(0.451)、1986年(0.453)、1991年(0.476)、1996年(0.518)、2001年(0.525)、2006年(0.533),构成了一条显著的上升曲线。
同样,另一个衡量贫富分化的“五分位”数据,也显示台湾的贫富分化似乎并不悬殊。所谓“五分位”,是将人口(家庭户数或个人)按照收入所得排列,分成五等分,比较最高20%人口与最低20%人口的收入差距。2013年,台湾最高20%家庭每户可支配所得为188.3万元,最低20%家庭为30.9万元,高低所得差距6.08倍,较上一年的6.13倍下降0.05。若依每人可支配所得重新排序后,计算“五分位”差距,2013年为4.08倍,较上一年的4.14倍下降0.06倍。
图1是“全球顶尖所得分配数据库”(World Top Income Database,WTID)所绘制的台湾基尼系数与“五等分”数据在1964~2013年期间的变动,可以看出台湾的贫富分化有一定程度的加大,但并不十分明显。
另据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信息分析,中国台湾地区的贫困人口占比仅为1.5%,在所统计的162个国家与地区中,排名为全球倒数第一,也即贫困人口占比全球最低,远远领先于排名倒数第二的突尼斯(3.8%)。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项数据所依据的,是各地政府自行制定的“官方贫困线”(official poverty line),各国对贫困定义的不同,直接造成贫困人口占比的口径不同。如中国大陆的这项数据,仅为6.1%,排名全球第155名,即中国大陆贫困人口占比之少居于全球第八,远高于美国(15.1%,排名第127名)及中国香港(19.6%,排名第106名)。显然,这与人们的普遍感知并不相符。
对于台湾的“均富”努力,官方颇为自豪。马英九在“2014年全国中小企业发展会议”的开幕致词中就提到:“台湾贫富差距,在全世界也算是很低的。”但是,台湾民间并不认同官方的说法,对于贫富分化有着完全不同于官方的感知与解读。《天下》杂志一年一度的“国情调查”揭开了这种巨大的分歧:2015年国情调查中,民意认为台湾“贫富差距扩大”的高达91%,;而这一数据,在2014年“国情调查”中为93.8%,创下调查以来新高,其中认为“非常严重”的比例更占了72.1%,将贫富分化视为危及台湾政治稳定的“不定时炸弹”。由于贫富差距拉大,民调显示近七成民众认为努力赚钱也难翻身。
在票选台湾当前最大的危机时,2015年国情调查的结果依次是“经济不景气”(45%),“政治恶斗”(33.8%)及贫富差距扩大(21.7%),与2014年调查结果一致:“经济不景气”(50.5%),“政治恶斗”(30%)及贫富差距扩大(15%)。两年的区别在于:对于“经济不景气”的担忧人数下降了4.5%,但对于“政治恶斗”与“贫富差距扩大”的担忧人数则分别上升了3.8%及6.7%,凸显社会对贫富分化的强烈担忧。
涉及贫富差距议题的文章,在以《天下》杂志为代表的台湾精英媒体中,一直是主流话题。

分歧的来源

官方与民间,为何对贫富差距扩大的认知有如此巨大的分歧?
对于官方的统计数据本身,并没有人质疑其真实。问题在于,官方的统计数据采集方式、口径等,失于粗疏,而难以更为清晰地反映贫富分化的真实情况。《二十一世纪资本论》作者皮凯蒂在接受《天下》杂志专访时指出,基尼系数和“五分位”法把太多抽象的东西放在一起,很令人分心,用税收、遗产税萃取出更具体的数字去呈现“不公平”,才能贴近人的真实感受。
反映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虽然在国际通行,但国际间并无制定基尼系数的准则,如应否剔除税项、应否剔除公共援助受益者、应否剔除非本地居民、应否加入政府的福利等,并没有一致性。而“五分位”法将全体人群分为五部分,过于宽松,容易稀释经济顶层与底层的真正差距。例如,台湾的“五分位”法,其收入所得最高的20%的切分点,实际上划在了家庭年收入180万元以上,这表示夫妻每月各赚8万的受薪家庭,会与郭台铭、魏应充等超级大富归入同一级而不做区分。如此,若是薪水冻涨但郭、魏等富豪大赚钱,则五分位法所得比与基尼系数都不会有太大的改变。显然,这样的数据欠缺精细。
最好的办法,也是最为直接的办法,就是将人群再细分为10%、5%、甚至1%,如此一来,贫富差距的变化就更为清晰。而这,正是“全球顶尖所得分配数据库”所提供的服务内容。2014年,由“中研院”院士朱敬一与胡胜正主持,联合四位新生代财经学者,采用WTID一样的研究方法,花了四个月时间,研究“财政部”历年的税籍数据后,建立了台湾版更精细的贫富差距历年数据库,并正式纳入WTID数据库。
根据这些数据,台湾廿等分层级(即以5%划分人群)所得比在过去14年由32倍多暴增到96倍多,如WTID制作的图2。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