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大宪章》八百年
2018-10-29 14:17 作者:施京吾 来源:中国经营网

《大宪章》究竟是什么?它有哪些内容?在当时的作用和历史中的价值又是怎样的?
《大宪章》的意义并不呈现于现实中而是呈现于历史中。客观地讲,《大宪章》在当时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仅仅维持了三个月的和平即遭到撕毁,国王和贵族迅速投入到新的战斗中,这使《大宪章》所表达的态度成了一纸空文。
《大宪章》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政治文件呢?它首先不是一份法律文件——虽然中世纪国王颁布的敕令、诏书等,实际就起到了法律的作用,但《大宪章》在相当程度上相当于中国皇帝的罪己诏:我犯了如何如何的错误和罪过,将如何如何地改正。国王对《大宪章》的签署和反叛贵族对《大宪章》的执行都显得口是心非,似乎,他们签署这一文件就是为了撕毁它。可以说,这是在违反了国王意愿前提下被迫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因而,《大宪章》更多地倾向于“条约”“承诺书”性质而非法律性质,旨在于说明国王将遵守过去的法律,一旦条件起了变化,被迅速违反也就不奇怪了。
《大宪章》签订至今已经整整八百年,若非学术研究,对《大宪章》条文详究的意义不大,重要的是《大宪章》所表达的原则和它在漫长岁月中展现出的历史地位。
《大宪章》的重要意义在于,它是一个限制性的法律文件(按照已经被确认的法律理解),最突出亮点是限制权力和宣布自由。
《大宪章》共63款,开头的大意是:我英格兰王约翰在各位贵族的谏议下,特发此敕令,希望大家希望遵守敕令确保权利。
宪章最经典、也最为著名的就是第一条:“首先,我们及我们的后嗣永远应许上帝,根据本宪章,英格兰教会当享有自由,其权利将不受干扰,其自由将不受侵犯。关于英格兰教会所视为最重要与最必须的自由选举,在我们贵族发生不睦之前曾自动地按照己意用特许状所颁赐者,同时经我等请得英诺森三世所同意者,我们及我们之世代子孙当永以善意遵守。此外,我们及我们的子孙后代,同时亦以下面附列之各项自由授予我们王国内一切自由民,并严行遵守,永矢勿渝。”这是一条极具现代性的条款,将自由民的自由提高到与教会自由同等地位,并且不得受到干扰和侵犯。此条至今仍保留在英国现行成文法汇编中。
能够体现限制权力和宣布自由的另外几个重要条款是:第十三条,将自由市的权利扩大到全体自由市;第三十九条:“任何自由民,如未经同侪的合法裁判,或未经国法判决,皆不得被逮捕、监禁、没收财产、剥夺法律保护权、流放或加以任何其他损害。”第六十条,将《大宪章》所列“一切习惯与自由”赋予全体自由民;第六十一条,对王权的实施进行了严厉的限制。其余的条款与英格兰当时的社会生活密切相关,如关税、拆除泰晤士河的所有鱼梁、统一度量衡、遗产税等问题。这些条款都对王权的行使在不同程度上进行了限制。在对自由民的权利予以肯定的同时,意味着对权力限制的开始。权力与权利之间划出了一条明显的界限。
《大宪章》的产生不是和平条件下君主对王权的自我约束,而是在刀光剑影的闪烁中夺取来的自由和权利。《大宪章》时代的自由不是卢梭所说的“人人生而自由”,它是被授予的、是国王的“恩惠”。它在许多方面只是确认了人们期望从政府那里得到的东西以及作为王室恩惠所购买的东西。它不是在黑暗中突然闪现的自由的光亮,而是经历了英格兰王国历史的长途跋涉,由于寻求自由和授予自由的人们信心高涨,将自由的光芒拉进了英格兰的土地。所以,《大宪章》又被称为“自由《大宪章》”。
1215年的《大宪章》为人类的自由和权利留下一笔宝贵财富,它是宪政治理的远方开端,尽管它当时的实际作用不大,但它的历史地位非常重要,是对政治权力进行限制的开始。
《大宪章》所表达的寓意与古希腊时代的民主政治在方向上有着重大区别,希腊民主的主要性质就是“多数决定”,虽然赋予了全体希腊公民民主的权力,但它没有给权力的划定边界,这样,“多数人的暴政”成为政治理论家们长期诟病的政治阴影。

民主与宪政问题微探

不论是君主制还是民主制,落实到治理层面时,总是由具体的人来执行的。那么,谁拥有治理国家的权力?
封建社会,君主是当然的主权者,君主的权力得自神授,完成这一授权程序的是教会。在现时代,君主制已不适应现代社会的发展需要,民主制成为君主制的历史替代品。通过民主制发展的过程来看,它所赋予的内容也有所变化,古希腊时代民主制的主要内容就是“多数决定”,在封建时代末期和资本主义勃兴之初,又被理解为“人民主权”。这两种民主制都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前者可以直接决定公共事务,如苏格拉底之死,不论苏格拉底为何而死,都可以视为多数决定的结果。而“人民主权”则是一种排他性的民主制度,封建时代的贵族、僧侣都不属于“人民”。这两种形态的民主制度都是不完全民主,在相当程度上还具有对抗性,如雅典自由民和奴隶之间的关系,封建时代贵族、僧侣和人民的对抗性。随着等级制度的消失,这种对抗性的、排他性的民主也就失去了所依存的基础,所有人都被一个新的身份所取代:公民。现代民主制度更多地被理解为主权在民,也即,一个国家内的所有公民都是主权者,它最重要的政治程序就是选举——授予被选举人治理国家的权力。
君主制的消亡是一个世界性的现实,因而,权力的授予问题反而比君主制显得更加突出和重要:没有授权,谁将获得统治的权力?没有授权行为的存在,又如何进行限权呢?谁有资格声称自己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天然统治者,并且可以世世代代地统治下去?不论权力来自神授还是民授,都必须有授权者的存在,这样的权力方为合法,任何未经授权的政权都是非法的——因为这隐含着巨大的政治隐患:每个人都可以不经授权组织自己的权力机构。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土地养老”难解农村养老困局

此次两会,有政协委员针对农村养老问题提出,发挥农村土地财产性权利的作用,探索农村“以地养老”模式。..[详情]

不妨听懂“幼儿园卖烧烤”背后的敲锣声

最近,山东济南一家民办幼儿园因卖烧烤而走红网络。据当地媒体报道,受疫情影响,这家幼儿园暂时不能复学,临时转..[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