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帝国主义时代:作为思想对象的20世纪中国
2018-10-27 08:55 作者:汪晖 来源:中国经营网

20世纪是距离我们最近的世纪,一个至今陷落在各不相让的叙述之中,而难以构成思想对象的时代,如何才能将20世纪中国建构为思想的对象?

20世纪的概念,不只是一个分期的概念或时间的刻度,而是历史的行动者对于当下时势的把握、行动根据的判断,一切关于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理解,都要在这种剧烈的历史意识或者时势意识的变迁当中来重新组合。

无论说它是长的世纪,还是短的世纪,(编按:当代英国左翼思想家艾瑞克·霍布斯鲍姆(1917~2012年)代表作“年代四部曲”第四部《极端的年代:1914~1991》,提出“短的20世纪”之说)都不是一个客观的分析方法,必须通过对独特时势的把握来重新确定历史行动的主体行为。“世纪的降临”是一个事件,启用这个时间的概念,正是为了终止旧的时间概念,一切其他的时间概念,都将在这个时代被重构为20世纪的“前史”。

真正在20世纪与19世纪之间划出清晰分界的,不是资本主义与帝国主义,而是帝国主义时代的内外条件所孕育的革命——革命的内容、革命的主体、革命的目标、革命的形式、革命得以发生并持久化的区域、革命对于世界格局的改变。讨论20世纪的起点和终点,实际上就是要讨论这个时代的革命浪潮的多重起源、曲折进程和衰落形态。

那么革命的问题需要从哪儿开始分析?革命的问题需要从分析帝国主义体系开始,我把它叫做非均衡性或者不平衡。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内,存在着国际性的“薄弱环节”,在一个国家内存在着区域性的、地区性的“薄弱环节”。但“薄弱环节”这个概念,不仅仅是指不发达或统治秩序的脆弱,而首先意味着突破体系的可能性。

“薄弱环节”必须在政治进程和战略分析当中加以识别,因为没有革命力量的形成,没有改变敌我条件的革命行动,经济的落后、贫穷的状况、控制的薄弱,都不能自发的构成“薄弱环节”。因此,所谓的短20世纪的诞生,需要从对“薄弱环节”的探寻开始。而“薄弱环节”只有在对革命,亦即突破体系的契机的探寻当中才能被指认,这是20世纪真正的开端。

最后,对20世纪的一个基本看法:怎么看待失败和胜利的辩证关系?鲁迅的“反抗绝望的文学”与毛泽东“从胜利走向胜利”的“胜利的哲学”,是两个内在于中国革命进程的,有关希望与绝望、失败与胜利的文学/哲学解释。“胜利的哲学”植根于集团斗争的残酷和悲壮的历史,也体现在失败的境遇中寻找转向胜利的战略考量。

失败不但是成功之母,而且是“胜利的哲学”的逻辑起点。因为从失败开始,意味着在困境中重新识别“薄弱环节”,寻求克敌制胜的战略和策略,进而在创造新的形势的过程中重建敌我关系的进程,这实际上就是重建自我或主体的过程。

作者为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代表作《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本文是他在2018年北京大学法治研究中心与英国埃克塞特全球中国研究中心联合举办的第一届“法意”暑期学校上的专题演讲摘要,由清华大学历史系博士生许孟洋整理。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