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毛皮、茶叶和鱼:另眼再看中国近代史
2018-10-27 08:53 作者:濮德培 来源:中国经营网

与许多陈词滥调的描述相反的是,中国绝不是一个纯粹的自给自足的农业帝国。

例如,历史上的所有朝代,汉人总是发现没有足够的关键性战略物资——马匹,他们在中国内地养马很不容易,只好从游牧地区获取。他们促进与游牧民族的联盟和贸易关系,向后者出口像茶叶、丝绸之类的产品,以换取马匹、兽皮和羊毛,而这正是导致著名的丝绸之路产生的主要原因。

下面我会简要讨论一下过去四个世纪里的三种全球性商品:毛皮、茶叶和鱼,来说明位于国家边缘地带,或更远一些的高山地区与全球物流之间的关系。这些物流把清帝国和民国的中心地带,与外部的全球市场整合起来了,我们也可以由此重新审视,逐渐融入世界的中国近代史。

中俄之间的“毛皮故事”

毛皮故事起源于俄国。毛皮在俄国早期国家形成过程中,一直是个关键的因素。1582年当哥萨克人打败了西伯利亚汗国之后,俄国人为了追求贵重的毛皮快速向东推进。

他们强迫原住民上交狐狸、海狸、黑貂等“贡物”,并把它们送回莫斯科。他们在大河边上建立起一个个堡垒,当作收缴贡物的据点。当他们快速搜刮完一个地方的毛皮之后,接着向远东扩张,北方的弱小民族无法抵挡这种军事扩张。但当俄国人向南扩张时,遇到了蒙古人和满人的抵抗。

整个17和18世纪俄国的征服范围遍及欧亚大陆的北部,于1648年到达了太平洋的鄂霍次克海。1741年,他们继续穿过白令海峡到达阿拉斯加,并追寻海獭南下到北美沿岸,因为其他提供毛皮的动物都被赶尽杀绝了。

俄国扩张的原动力并不是俄国政府本身,而是听命于俄国政府的一群自治的哥萨克人、一些以家族规模资助征服和贸易的大商家,以及独立的小企业家。政府只能通过征税、建立垄断权来涉足贸易,却绝不能完全加以控制。毛皮贸易有益于政府财政的优点,与它对生态破坏的缺点一样多,毛皮税占当时俄罗斯政府收入的7%~10%。

毛皮供应在17世纪中叶开始下滑,特别是当俄国为当地的猎兽人提供枪支和金属的圈套之后。由于黑貂不是一种擅长迁徙的动物——它会终生生活在一个很小的固定的区域,而且也没有天敌——因此极易受到人类的捕猎。仅仅是一个为完成年度配额的猎人,就可以消灭好几百平方公里范围内的黑貂群。随着当地民族对“贡物”索取的反抗,把毛皮运回莫斯科运费的增加,以及越来越少的动物数量,中国市场便让人神往。

自从17世纪初俄国开始听闻清帝国的繁荣时,就一直努力寻找通往中国市场的途径。17世纪中叶几次来华的使节就认为,与中国进行毛皮贸易会非常有利可图,毛皮已经变成中俄之间的大宗商品,它们从北京主要换回丝绸和其他纺织品。

然而黑龙江地区游牧部落的效忠问题,让正常的贸易停滞了20年。处在两个帝国“中间地带”的民族形成了各种各样的部落群,他们有的生活在森林中,有的从事农业生产,还有的是金矿工人或牧民。

他们为着自身利益变换着效忠的对象,同时向俄国和大清的代理人“宣誓”效忠和交纳贡物,但是到纳贡的时候,他们随意违背诺言、推卸责任,而俄国和清帝国则为争取这群人的效忠而战,发生军事冲突时拒绝合作。

尼布楚的“战争与和平”

到17世纪中叶,两个帝国都面临要与对方和谈的强大压力。黑貂毛皮已搜刮殆尽,来自西方市场上北美的毛皮威胁到了俄国毛皮的对外出口,清朝一方则遭遇了准噶尔蒙古这个难缠的军事对手,它担心俄国与他们的联合,会严重威胁清政府对中亚的统治。

1689年的《尼布楚条约》是一个涉外谈判的典范,它确保俄国进入中国市场,以高昂的价格售卖貂和狼獾的毛皮,并要求中国为俄国提供瓷器、丝绸、金银、茶叶,同时向其北方的卫戍部队提供给养。两大帝国的代表在尼布楚相会,为了两个不同的目的:一个想发展贸易关系,另一个则要控制蒙古、通古斯以及其他部落的流动性。

该条约让这两个野心勃勃正在向外扩张的帝国之间,达到令人难以置信的意外和平,因为两个帝国都坚信要武力征服对方,无视国际关系中的平等原则。不像此后19世纪外国列强和中国签订的几乎所有条约——先在战场上打败中国,然后再强迫中国在贸易上让步——与俄国的条约是在双方军力相当的时候议定的,而且当时还有影响两边战略思考的第三方在场,包括准噶尔蒙古和其他部落。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