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家、国、天下”再回首
2018-10-20 09:14 作者:朱苏力 来源:中国经营报

对于帝国的理解有许多种。我所理解的帝国,是一个多文明的共同体,是那种用非常强有力的军事、政治力量征服对方而建立的政治体,典型的例子如蒙古帝国、马其顿帝国。 帝国是一旦崩溃就很难重建的,但分崩离析之后,其各个部分仍然可以各自为政。

历史中国不是这样的帝国,她始终存在一个不符合帝国式多元特征的核心区域和文化,而周边族群的生活对于这一核心区域具有比较大的需求。历史中国的家、国、天下,并不是产生于强力,而是产生于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的基本需求。换言之,人们的基本生存生活需求,是维系历史中国最强大的纽带;而人的基本需求是强烈且无法割断的。也因此,历史中国的宪制保持了较强的连续性。

可以用“家-国-天下”的概念框架来认识和表述历史中国的独特问题。但这里所说的家、国、天下,并不是《大学》或者孟子讲的修齐治平。“家”,是指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共同体,即农耕村落,而不是今天理解的由一对夫妇与未婚子女组成的“家”;“国”,是指无数农耕村落构成的政治共同体;“天下”,则指与中原农耕区距离遥远,经济生产方式以畜牧为主,或者农耕与畜牧混合的周边区域。

因此,作为宪制问题的“齐家”,是指农耕村落共同体内部的整合问题。“治国”,是指如何在辽阔农耕区内,将无数分散的农耕村落,组织、整合成统一的政治共同体的问题。“平天下”,则指如何处理中原农耕王朝与边疆游牧民族之间关系的问题。

接下来要问的是:鉴于小农经济的分散与自给自足,是什么因素推动政治共同体的形成呢?回答仍然是:人的需求!

这首先是因为村庄这一单位太小,无法应对大的公共问题,尤其是黄河的治理问题。黄河泛滥带来的是全流域的生存危机,要求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动员者和组织者,将分散的农耕村落组织起来,集中资源,共同治理。

另一个原因,则是应对北方游牧民族冲击的需要。不同的生产生活方式,决定了游牧民族不得不从农耕民族那里获得必要的生产生活物资。并且,游牧民族可以从多个入口进入中原农耕区,仅仅守住其中一部分入口,不足以防御游牧民族的侵袭。这就意味着,农耕民族必须在广大的区域内形成强有力的政治实体,以组织起有效的军事防御,甚至反击。

作者为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近著有《大国宪制:历史中国的制度构成》(2018年1月北京大学出版社)。本文是他在2018年北京大学法治研究中心与英国埃克塞特全球中国研究中心联合举办的第一届“法意”暑期学校上的专题演讲摘要,由北京大学法学院法学理论专业博士生吴双整理。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