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富甲全川八大家
2018-10-19 13:49 作者:谭洪安 来源:中国经营网

光绪五年(1879年)的某一天,四川总督丁宝桢突然接到京城发来的四百里加急驿传文书,内有军机大臣语气严厉的批示:“川省官运局经灶民呈控多款,请饬妥为区划,或由官运,或改官督商运……据实奏来,不准稍涉回护。”
原来,这是四川盐商以“灶民”之名,多方发动上访,反对丁宝桢实施的“食盐官运”政策,要打一场民告官的“京控官司”。为首者不是别人,正是自流井首屈一指的大盐商——王三畏堂堂主王朗云。
晚清封疆大吏之中,丁宝桢素以为官清正、作风强硬、厉行改革著称,王朗云居然不畏权势,敢于公开叫板,他究竟底气何在呢?

四大家族 三畏“无畏”

多年以来,自流井、贡井地区流传着一句话:“河东王,河西李,你不姓王不姓李,我就不怕你!”说的是流经当地的釜溪河两岸土地,多为王、李两姓大族所有,他们财大气粗,人多势众,乡里们惹不起。盐业世家王三畏堂,便出自“河东王”的一支。
清道光年间(1821~1850年),王三畏堂本已趋于中落。恰逢太平天国战争爆发,长江下游交通阻断,淮盐无法西运,清廷不得已采取“川盐济楚”措施应急。短短十年间(1853~1863年),王三畏堂抓住良机,经营得法,家业迅速重兴,生产规模之大,盐场资产之多,资本实力之雄厚,尤其是官商两界上的声势,雄踞自贡盐业“王、李、胡、颜”老四大家族(民国时有“侯、熊、罗、罗”新四大家族)之首。
王三畏堂得以起死回生,时任堂主王朗云功居第一。即使以现代企业家的标准来衡量,他也算是勇于创新求变的好手。家道中落,无力投资,他大胆拿出祖传土地及废井灶基,对外招商引资,利用大举入川的陕帮盐商的资金,开凿盐井,更乘政策之便将自产之盐运销湖广,利润以千万计,一跃成为富甲全川的头号盐商。
王朗云不仅囊括盐业的四大板块“井、笕(卤水运输管道)、灶、号”,还组建上下游产业链,从生产所需配套物资到资金融通渠道,均设专号负责,自给自足,肥水不流别人田。
据说,王朗云执掌下的王三畏堂,鼎盛之时,全堂拥有盐井、火井(产天然气)数十眼,产盐量占自贡各盐场总额12%,“济楚”商运量则占场商运销总额的24%。其盐号远至重庆、宜昌、沙市、汉口等地,田地庄园遍布自贡盐场周边的富顺、威远、荣县、宜宾数县,光每年收租就达17000多石。为保地方安宁,他又出资筑寨,招募乡勇。
除了是个极具魄力的精明商人外,王朗云还生性机警,极善审时度势,权力欲很强,总想充当一呼百应的绅商领袖。已集大盐商、大地主及土著武装首领于一身的他当然明白,盐商的最大利源是专营权垄断,而为确保此权利,势必要“官商通吃”。所以,他特地出钱捐了一个候补道,因在家族同辈中排行第四,人称“王四大人”。
光绪二年(1876年)丁宝桢走马出任四川总督时,太平天国“平定”已逾10年以上,淮盐重新入楚,挤压川盐市场,而且川盐“商运商销”运作多时,官方监管乏力,私盐泛滥,盐税大量流失。热衷改革的丁宝桢迅速拍板,改食盐商运为官运,一定程度上收回了盐商的运销专营权。
这一下子,自贡盐业四大家族都坐不住了,受损失最大的王三畏堂堂主王朗云首先发难。

“王四大人” 财能通神

丁宝桢主政四川之前,在山东巡抚任内最有名的一件功业,是以违法乱纪罪名捕杀慈禧宠信的太监安德海。连曾国藩闻讯都不禁称赞“稚璜(丁宝桢字)真豪杰也!”王朗云虽然是蜀中呼风唤雨的商界豪强,要与之较量,不能不掂量一下胜算几何。
不过,你要是知道同样大名鼎鼎的前任四川总督骆秉章,也曾是王朗云的“手下败将”,就可以明白为何他如此胆大包天。
同治二年(1863年),为防范活跃于河南的捻军入境侵扰,陕西巡抚刘蓉奏清加收四川盐厘,以筹措陕南军费,理由是“川省各厂井灶,秦人十居七八,蜀人十居二三”,“如能岁筹二三百万,不惟秦蜀,实赖其利”。也就是说,四川盐场大多是陕西人经营获利,如今老家有难,抽点税回去理所当然。
时任川督骆秉章从地方本位出发,心底里不愿意利税外流,但又不能公然违抗朝廷一再急令。于是以“灶有定课而井无水厘”为由,同时向盐商征收灶课和水厘,在自流井新设水厘局,规定井户每汲卤水一担,征厘金铜钱一二文。这样一来,是卤未成盐已缴水厘,灶未售盐先有定课,运盐外销又缴税款厘金,前后征至少三次盐税。
自贡盐场中无论秦人、蜀人,对骆秉章的“新政”群起反对。像“王、李、胡、颜”老四大家族之类的自贡大盐商,无不集井、灶、号于一身,被迫重复缴税,利益受损最大,态度最为激烈,而“王四大人”王朗云自然又是带头大哥。
他与颜氏家族首领颜晓凡(因其子贵为国子监拔贡,故人称“颜太老爷”)联手,会同其他盐商,密谋捣毁水厘局,给骆秉章一点颜色看看。具体分工是王朗云在自流井策动指挥,颜晓凡星夜赴成都拜会盐道及各衙门官员,疏通关系。
受雇的师爷带着一帮盐工,把水厘局及旁边的票厘局砸了个稀巴烂。可是,一名盐工行事时贪饮局中所藏之酒大醉,被闻讯赶来的官差拿获,严刑之下,他把主谋者“王四大人”“颜老太爷”都供了出来。
骆秉章奉朝廷谕旨办水厘局,砸了水厘局就是贻误军务、对抗川督、犯上作乱,罪名可谓大矣。加上人赃并获、口供坐实,骆秉章又是以办事精明、作风凌厉出名,王朗云哪里跑得了?立马被富顺县(管辖自流井地区)知县扣押入狱。
但是自古有云:财能通神。这边厢,有“案发时不在场”证据的颜晓凡在省城大肆活动,打通关节。那边厢,那一年恰逢顺天府(辖区约相当于今北京市)及直隶、山西、河南、安徽、湖北、陕西及四川等省大灾,王朗云在牢房中遥控运作,捐助赈灾款7万两白银,朝廷特命嘉奖,授予按察使衔、赏二品顶戴及三代一品封典。
据说,此道圣旨发至富顺县,王三畏堂派人搭天桥于监狱高墙之上,王朗云顶戴花翎,高视阔步出狱。而被砸毁了的水厘局,终因商民反对声音太大,未再复建。此役,只有一介虚衔的王朗云挑战久经战阵的川督骆秉章,钱财固然花了不少,但场面上可谓完胜,足见自贡盐商能量之惊人。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