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1720:南海泡沫往事
2018-10-17 14:41 作者:费雪 来源:中国经营网

18世纪的历史仍旧波澜不断,无论是1720年南海泡沫还是1745年詹姆斯二世的孙子入侵事件,抑或1793年拿破仑的影响,伦敦都是风波中心,政治事件都引发了金额危机。
随着工业时代的发展,内外战争都开始升级,中南美洲等海外殖民地的争夺与欧洲大陆西班牙继承权等纠纷纠缠在一起,使得18世纪战争不断,英国可谓当时反法联盟的主力。18世纪的战争需要融资,任何有政治抱负的政治经济人物都致力于“宫廷理财术”。1715年,路易十四去世,来苏格兰的逃犯约翰·劳(John Law)获得机会,他在法国的纸币实验如火如荼,金币价格甚至有时不如纸币,法国的债务神奇消失了,甚至出现繁荣景象。这也深深刺激了英国,导致了英国步其后尘,拓展了新的融资渠道,南海公司就是其中一个案例。18世纪的南海泡沫值得一提,这场空前的危机与17世纪的荷兰郁金香泡沫和1929年美国股票危机被后世称为“三大著名投机风潮”。
一切经济纷争背后离不开政治。对于英国来说,党派政治也主导了经济大势。当时英国主要政党是英国托托利党(Tory)与英国辉格党(Whigs)。前者是英国保守党的前身,1679年成立的,1833年改称保守党;后者诞生于17世纪末,在19世纪中叶演变为英国自由党,最早反对君主制,拥护议会制,多为新教徒。1679年,詹姆斯二世的天主教背景是否有资格成为英王导致议会分歧,一批议员反对詹姆斯公爵的王位继承权,被政敌讥称为“辉格”。据悉“辉格”(Whigs)可能是“Whiggamores”(“好斗的苏格兰长老会派教徒”)的缩写。
众所周知,英格兰银行是一群辉格党人创立,其党派特色在早年一直挥之不去,而南海公司则得到托利党支持,在18世纪初期托利党上台期间,面对上千亿英镑的债务,南海公司(South Sea Company)作为政府融资工具应运而生。南海公司备受重视,记者丹尼尔·笛福等名人也为其摇旗呐喊,不仅在于它被视为对抗英格兰银行垄断政府融资的手段之一,也被视为打击辉格党的重要手段。当时英国国王是乔治一世,他来自汉诺威王朝的第一位国王,其父母是汉诺威选帝侯奥古斯都和英国国王詹姆士一世的外孙女索菲亚。因为威廉三世与安妮女王无子,索菲亚又早逝,乔治阴差阳错根据1701年的王位继承法继承英国王位,可以说他的继承颇为意外,他本人母语是德语,一直以来对于辉格党人并无好感,这对于托利党人颇为有利。
所谓南海,就是指南美洲,南海公司获得英国与南美洲等地贸易特权,随着与法国停战达成,南海贸易障碍扫清,南海公司承诺以南海公司股票接收全部国债,这本来是英格兰银行的领域,因此英格兰银行此前本来也有对应方案竞争,但是在两家博弈之中,南海公司通过舆论造势、贿赂议员、优惠利率等方式胜出。从当时诸多资金本来就苦于没处投资,而政治上也有托利党为它呐喊,导致南海公司主导了走势,英格兰银行退出竞争。
当时英国上下陷入南美洲贸易狂热,似乎觉得对岸遍地黄金与机会,因此南海公司股票价格继续上涨,而股票价格的上涨又鼓励了民众官员继续投资南海公司。投机狂潮之下,南海公司气势如虹,股票在半年间从128英镑涨到每股1000英镑,从国王到议员都参与其中,上涨势头锐不可当,股票连连上涨,“政治家们忘记了政见;律师们忘记了本行;批发商们忘记了生意;医生忘记了病人;店主忘记了自己的商店,一贯讲信用的债务人忘记了债权人;牧师忘记了布道;甚至女人们也忘记了自尊和虚荣!”
牛市猪会飞,南海公司作为风口的猪刺激了不少同辈,不少公司也尾随其中,泡沫滋生,这导致1720年6月英国国会通过了《泡沫法案》。这一法案成为南海泡沫的转折点,导致南海公司的业界开始受到怀疑,从国外投资者开始抛售,从此股价走低,打回原形,最终于1720年底资产进行清理,其实际资本所剩无几。
和所有泡沫一样,南海泡沫最终也不得不面临消失的一天,建立在幻想之上的业绩难以维持。南海泡沫洗劫了英国不同阶层,即使物理学家与金库厂长牛顿,也在南海泡沫投资颇多,他小赚一笔之后亏损颇多,不得不感叹:“我能算准天体的运行,却无法预测人类的疯狂(I can calculate the motions of heavenly bodies, but not the madness of people)。”本文开头所引用就是英国诗人亚历山大·蒲柏对于南海泡沫事件的生动描述:“终于/腐败像汹涌的洪水/淹没一切/贪婪徐徐卷来/像阴霾的雾霭弥漫/遮蔽日光/政客和民族斗士纷纷沉溺于股市/贵族夫人和仆役领班一样分得红利/法官当上了掮客/主教啃食起庶民/君主为了几个便士玩弄手中的纸牌/不列颠帝国陷入钱币的污秽之中。”
几乎同时,约翰·劳在法国主导的密西西比泡沫也走向了破灭。约翰·劳从荷兰的经验看到货币的魔力,却将纸币的魔力发挥到极致,在没有足额准备金的情况下滥发纸币,开始阶段纸币增加,股票上涨,但是等到1720年1月,通货膨胀开始从1719年的 4%上升到23%。人们发现当纸币面值超过金属货币时,纸币的面值已经超过了全国金属硬币总和,股票开始暴跌,约翰·劳再次出逃,不到十年就潦倒死于威尼斯贫民窟。
约翰·劳导致了法国后面一两百年都很避讳银行这个词,甚至从此法国财政一蹶不振,路易十六后来在1780年的税制改革也是因为国王濒临破产,谁知道其结果竟然是以平等自由开始,以革命独裁结束的法国大革命。
至于英国,其股票市场也被认为花了一个世纪才走出南海泡沫阴影。关于南海泡沫得失的讨论已经太多,究其根本,还是人性的贪婪与健忘在一次又一次主导泡沫的诞生与发酵。南海泡沫并非没有赢家,英格兰银行就是其中之一,一些辉格党人也利用对手的失败赚到政治资本。当南海公司锐不可当之际,英格兰银行甚至辉格党都处于下风,而当南海公司失败之后,则给予英格兰银行不少机会,这些变动不仅考验了英格兰银行,而且使得日后面临危机之时,英国各地开始接受英格兰银行的银行券。
英格兰银行的一小步,最终造就了金融史的一大步。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不仅恐慌在千钧一发之际停滞,同时英国人接受了纸币。英格兰银行的银行券在很大程度上取代了金属货币,现代意义上的纸币开始流通来看,这是金融史上的又一里程碑。
用纸币将法国搞得天翻地覆的约翰·劳曾说:“没有货币,再好的制度也不能动员人民、改进产品、促进制造业和贸易。”但是,他只是看到纸币创造财富的一面,却没有看到纸币毁灭财富的一面。英国人的后续实验则通过私人银行券将“纸币”驯服。
这对今天量化宽松泛滥的世界,又有什么意义?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