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特朗普的白宫还是特朗普在白宫
2018-09-08 09:43 作者:孙兴杰 来源:中国经营网

从特朗普上台之后,“水门”就跟他结了不解之缘。“通俄门”的调查看起来还没有结束的迹象,《纽约时报》一篇匿名的专栏文章让特朗普陷入了真正的“火与怒”之中,这篇名为《我是特朗普政府内部反抗势力的一员》的文章中提出:我为总统工作,但是我和我志同道合的同事们发誓要阻挠他的议程和糟糕的行动取向。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说,这是叛国吗?《纽约时报》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也应该把他或者她交出来。其实特朗普一直担心一个“深层国家”在主导白宫,所以他以及之前的熟悉战略师班农一直在批判华盛顿的官僚体系,但是,这篇专栏无疑是对特朗普的宣战,那就是虽然特朗普深处白宫,但是白宫不是特朗普的,而是反抗势力的。

至于这篇匿名的专栏文章到底出自何人之手,可能一时半会儿不会有结论,就像当年的“水门事件”中的深喉一样,让人猜测了几十年。《纽约时报》的这篇专栏文章的效果可能会跟《华盛顿邮报》报道的“五角大楼文件”有相同的功效,就是政府内部出现了更多的猜疑,政府的信誉受到更多的质疑。这对于特朗普的白宫的杀伤力也是巨大的,除非最后证明那个匿名的政府高官是虚构的,否则就可能成为特朗普的一块心病。从文章的内容来看,对特朗普最大的指责就是,他是一个不道德的人,根本不应该当总统,特朗普的白宫就是一个灾难。特朗普的内外政策没有连续性,谁都不知道他下一秒钟在想什么, 作为共和党总统,他对保守主义价值观,包括自由市场、自由贸易、自由人民等都没有起码的尊重。看得出来,文章的作者应该是一个对特朗普白宫比较了解或者说观察比较细致的人,特朗普的“任性”即便不在白宫服务,也是可以观察到的。尤其是在外交和安全事务上,白宫的运转是“双轨”的,一方面是特朗普的行事方式,非常独断地处理外交事务,打破了美国原有的敌我结构,对盟友没有表现出尊重或者信任,反而总是抱怨手下一直阻碍与普京的会晤。另外一方面就是所谓的“深层国家”,也就是白宫的官僚机器按照既有的方式运转,其实就是抵制特朗普的决定,缓和特朗普的冲击。

政府内部出现泄密的情况也是常见的,特朗普刚上台之后,就屡屡面对这样的尴尬,调查泄密者几乎成为特朗普上台之后面临的重大挑战,在约翰·凯利担任白宫幕僚长之后,情况有所好转。然而,这次匿名的专栏文章对特朗普可以说是沉重的打击,并不一定说让特朗普面临直接的压力,但至少对特朗普的领导能力是不小的挫败。尤其是文中提到了宪法修正案第25条官员罢免总统的条款, 在特朗普刚上台的时候,媒体中也有声音说,共和党中意的人选是副总统迈克尔·彭斯,如果总统没有能力行使自己的职权,副总统可以带领白宫的团队提出停止总统的职权。其实,这何尝不是彭斯的坑呢?免掉特朗普最大的获益者就是彭斯,不过,看起来,白宫还算比较稳定。关于白宫秘闻的书已经出版了两本,最近披露水门事件的伍德沃德也要出一本书《恐惧:白宫里的特朗普》,书中指名道姓地说国防部长马蒂斯、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以及卸任的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加里·科恩都在抵制特朗普不切实际的想法,为了反击伍德沃德,特朗普一夜发了十几条推文,似乎是“今夜无眠”。当然,这些被点名的官员和幕僚都表态否认了伍德沃德的说法。

相比于伍德沃德的书,《纽约时报》的专栏文章更具有杀伤力,不仅确认了“深层国家”的存在,而且还认定这是“稳定国家”,承认了白宫存在一个反特朗普的团体。也有人猜测作者可能是曾经在白宫服务的一个失败者,也就是被特朗普炒了鱿鱼。毫无疑问,猜疑会让特朗普更像是孤立于白宫内。特朗普是非典型的总统,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纯粹的商人总统,之前的总统来自于律师、州长、议员、将军等,只有胡佛曾经是十几家企业的董事,但是与特朗普这样的创业企业家还不是一回事。特朗普赢了大选,进了白宫之后,就面临一个尖锐的问题,那就是如何领导白宫。到底特朗普被“美国化”,也就是成为“普通总统”的一员,还是白宫被“特朗普化”?事实表明,过去一年多时间里,美国化和特朗普化一直处于拉锯之中,这次匿名文章的事件表明这两种逻辑和动力还没有见分晓。匿名文章的作者一定是“美国化”的一员,希望特朗普能有个总统的样子,像总统一样履行职责,而特朗普将自己的个性和风格在白宫大放光彩,特朗普的白宫和特朗普大厦之间到底有多大差别呢?

特朗普到白宫的时候,据说自己的办公室的门是敞开的,这是延续了在特朗普大厦的习惯,就是给自己的属下敞开大门,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找特朗普去商量,也就是效率优先、追求实效的商业做法。然而,白宫是一个复杂和等级性的团队,特朗普处于权力金字塔的塔尖,他敞开的办公室大门其实等于压缩了官僚的层级,打乱了白宫既有的节奏。特朗普的用人之道在于寻找与自己一样有激情的人,他一直认为招聘一名员工就是一次大冒险。在特朗普大厦,特朗普可以成为总司令,可以是一言九鼎的决断者,可以说一不二,因为特朗普集团是特朗普的,现在白宫是不是特朗普的呢?特朗普在自传中写道:我把我的生意,也就是特朗普集团,视为一个不断发展演进的有生命的组织。和绝大多数大公司一样,我的公司也包含许多不同的部门,它们需要紧密协调,以实现巅峰表现。将由我来决定应该如何理解全局,以及整个商业环境是如何变化的。我必须保证每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各司其职,各个部门都运转流畅,没有阻碍,随时准备行动,每个部门都拥有它需要的人员、事件、资源,以创造出配得上特朗普品牌的产品。这就是特朗普的用人思维和工作方式,与华盛顿的氛围是格格不入的。曾经特朗普和班农想抽干华盛顿的政治沼泽地,现在看来,沼泽的水很多,没准能让特朗普掉坑里面。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