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罗马角斗士剑断远东
2017-04-27 13:21 作者:雪饵 来源:中国经营网

碰壁

但意大利人没有想到,同志加兄弟的法国事先将情报透露给了中国方面。早有准备的中国,接到了意大利公使马迪纳的照会后,干脆拆都不拆,原封退回。
  这下子意大利人感觉受了奇耻大辱,马迪纳暴跳如雷。法国人放了一把野火后,闷声不响,英国人和德国人倒是出面打圆场,认为退回照会的行为毕竟太不符合外交礼节,希望中国政府重新考虑。总理衙门随即“纳谏”,派人到意大利使馆取回照会拆阅,同时电令驻英公使向意外交部道歉。但是,大清政府的“礼貌”行为,又被马迪纳解读为软弱。在马迪纳建议下,罗马决心向中国施加军事压力,加派了一艘军舰到中国。
  3月8日,罗马批准马迪纳的请求,同意他向中国政府提交最后通牒,意方拟定的最后通牒是限令中国在4日内接受意方条件,否则意大利公使下旗回国,兵戎相见。同一天,英国公使窦纳乐(Sir Claude M. MacDonald)再度出面协调,总理衙门答复说,退回照会并非是侮辱意大利,而恰恰是为了维护中意两国的友谊。此时,法国与俄国两国表态,反对意大利武力威胁中国。在外部压力下,罗马决定改变立场,再观察一段时间。
  3月10日,正在拟定最后通牒措辞的马迪纳,于中午接到了罗马的电报,要求他立即向大清政府提交最后通牒;但4小时后,更正的电报也发到北京,意大利外交部要求他暂缓提交通牒,等候指示。但是,马迪纳居然搞错了两封电报的序号,立即起轿赶往总理衙门,提交了最后通牒。
  次日(11日),西方媒体纷纷报道了此事,中国总税务司、英国人赫德写信给伦敦的助手,认为意大利的最后通牒令“局势再度危急……其他列强将援例而来,崩溃即在眼前。这并不是中国本身在四分五裂,而是各列强在把她撕成碎片。”
  面对各国外交机构和媒体的质询,意大利外交部还一头雾水,发表声明辟谣。但随着媒体将最后通牒的文字发表之后,意大利才知道北京使馆摆了个巨大的乌龙,尴尬与恼怒之下,于12日下令将马迪纳调回罗马,并令其照会总理衙门,收回最后通牒,声明意大利并无强索之意。
  中国驻英国兼意大利、比利时公使罗丰禄,向意大利政府发出照会:“中国政府不能理解意大利政府为何要求在华拥有加煤站或海军基地,意大利在中国的政治和商贸利益尚不足以提出这样的要求。即使意大利在华的利益要大得多,中国也不能理解为何要向意大利提供单方面的好处。”
  同时,意大利请英国公使窦纳乐代为照管意大利使馆(实际“代管期”为3月17日~6月26日)。窦纳乐认为意大利召回公使的举动十分不妥,不仅损害意大利的威望,更助长了中国人的傲慢,对列强都是不利的。但当他的意见辗转传到罗马时,为时已晚,召回马迪纳的决定已经于14日在议会正式通过。
  意大利当届政府是米兰事件后刚刚组建的军人政府,十分不得民心。得悉政府在中国大为出丑后,各政党一拥而上,纷纷弹劾军政府。意大利政府迅速破格提拔原任驻华二秘、并担任过临时代办的萨尔瓦葛(Marquis Giuseppe Slavago-Raggi)为新任驻华大使,率领4艘军舰,前往中国,于5月份达到上海。
  得悉意大利加派军舰前来,总理衙门立即指示两江总督刘坤一、浙江巡抚刘树堂积极备战,“与其动辄忍让,不如力与争持。虽兵事之利钝不可知,然即非自我予之,即不难自我争之”。大量的报纸,也开始关注此事,纷纷刊文介绍意大利的情况。媒体普遍认为,意大利实力远不如中国,甚至兵败埃塞俄比亚,即使开战,亦“庶几制胜有期”。流亡日本的梁启超在报章上写道:“意之国情已若此,岂能与列强逐鹿于清之中原哉……”康有为则写下了一首《闻意索三门湾以兵轮三艘迫浙江有感》:
  “凄凉白马市中箫,梦入西湖数六桥;
  绝好江山谁看取?涛声怒断浙江潮。”
  朝野上下一片鹰啸,要求对意绝不妥协,不惜一战。这种同仇敌忾的情绪,正在中国朝野蔓延,赫德记载道:“意大利提出的要求,似乎没有得到全国的支持。但是,我担心还会发生更坏的事情。俄国人要求把铁路修到北京,中国已经派出一万五千军队到山东去示威了。董福祥的军队已经调回北京附近。他们扬言,6月份要把我们消灭掉。大局不稳,我在考虑,趁目前平静的时候,先把妇女和儿童撤走。”历史证明,赫德的预见非常准确,下一年的6月,震撼中外的使馆攻防战即开始了。
  萨尔瓦葛率舰来华途中,经过新加坡,会晤了刚到此地的窦纳乐。窦纳乐明确表示,现在的事态已经关系到西方在中国的脸面,如果任其发展下去,中国将更加“肆无忌惮”。
  萨尔瓦葛同意这一观点,到上海后就向罗马提出,应采取军事行动。他在回忆录中先批评了马迪纳的轻举妄动:“整个事情是匆忙决定的,没有经过准备,执行的情况则更糟。”但是,他认为:“一旦动手,我们就必须取胜,否则我们的尊严就会丧失殆尽。从最坏的打算看,我们占领三门后,就可以和中国人谈判再调整,以便给中国人道义上的满足。”
  但是,意大利议会和国民舆论都反对对华动武。萨尔瓦葛与意大利新任外交部长,在上海和罗马之间爆发了一场激烈的电报口水战。当意大利舰队逗留上海之时,两江总督刘坤一派人细致地侦察了其情况,积极备战。
  萨尔瓦葛端着架子在上海呆了一个月,以为是在威慑中国,但中国毫不理会。倒是意大利政府沉不住气了,根据6月5日英文的《北华捷报》转引伦敦电讯,意大利政府发表声明:“无意要在中国推行侵占政策,而只是要推行一种扩展商业的政策。”赫德的助手也从伦敦给他发了一个电报:“意大利议会只支持政府的贸易政策,避免做领土占领及领土扩张,也避免担负军事及财政义务。”
  在罗马再三严令下,萨尔瓦葛只好到北京任职。
  在最为关键的三门湾问题上,萨尔瓦葛痛苦地了解到,中国政府根本就没有任何让步的计划,甚至已经做了全面开战的准备,慈禧太后表示,一把黄土都不给意大利人。
  此时,中国正在准备与意大利一战。10月,重建后的大清海军舰队接到中央命令:做好南下浙江沿海的准备,要对即将入侵的意大利舰队予以痛击。这年,从英国订购的两艘4300吨主力巡洋舰“海天”、“海圻”已经加入大清海军,海军共拥有五艘新购的巡洋舰。大型主力驱逐舰海天号舰长刘冠雄表示:“义(意)人远涉重洋,主客异势,劳逸殊形,况我有海天、海容、海筹、海琛等舰,尚堪一战”。北洋舰队司令(统领)叶祖珪命令各舰做好相应的战斗准备。在刘坤一和叶祖珪主持下,11月份还在长江口进行了海岸炮实弹打靶和鱼雷艇攻击演习。
  在天津小站的袁世凯也同时接到命令,率领他的新建陆军秘密向山东沿海集结,准备抗击意大利人可能的入侵;山东巡抚毓贤下令全境严防任何意大利人以任何名义进入。甲午战争之后,中国陆海军第一次动员起来,准备打一场国土保卫战。
  意大利政府当时只求一个体面下台阶的机会,而不愿意动用武力。罗马最终通知萨尔瓦葛,全面放弃在华的任何殖民活动,尽力向中国争取租借到一个小小的加煤站,就可以对国内外有个交代。其海军当局也表示,面对中国的军力,意大利没有能力开战,甚至将主力巡洋舰“马可·波罗”号也撤离了中国。列强们也纷纷与此一事件进行“切割”,意大利陷入孤家寡人境地,10月份,意大利外交部最后严令萨尔瓦葛放弃任何进一步的行动。

翻本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马克龙的褪色

法国总统马克龙上任三个月,支持率大幅度下跌,只有1995年当选的希拉克的成绩比马克龙还差。这位年仅39岁的..[详情]

1920年:“新商人派”的登场

1920年1月,32岁的刘鸿生开办了华商苏州鸿生火柴公司,这位靠经销煤炭起家的买办在掘得第一桶金之后,开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