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皇家园林探秘:太液池上“冬运会”
2018-03-03 09:55 作者:阚红柳 来源:中国经营报

上回提到,“御园咏雪”是清代康雍乾三帝的赏心乐事,可一场大雪过后,京城之内,往往路滑泥泞,状况百出,连权倾天下的皇上也束手无策。

举个例子说吧,清代从紫禁城到西北郊的圆明园,因皇帝常来常往,专门修有御道,路况在当时应算是较好的。御道自西直门出城后,以大石板铺路,平时路面干净整洁,无论乘车、坐轿或骑马,都稳当便捷。但遇上雨雪天,石路特别湿滑,交通就格外不便了。

咸丰十年(1860年)二月廿八日,咸丰皇帝雪后赴东城外的日坛祭祀,礼成,銮驾不按惯例往西返紫禁城,再走西直门御道回圆明园,而是先向北经朝阳门入城,西行,再折向北出安定门,从原来的土道回园。如此周折,显然是顾虑到雪后的石板御道更难行。

“春耕耤以劳农,冬冰嬉而阅伍”

雪天行路难固然令人懊恼,但满人毕竟来自东北的白山黑水之间,惯于与冰雪为伍,出门不便这点小麻烦忍一忍就过去了。冬天花样繁多的与冰雪有关的活动,足以弥补一切,其中最具特色的当属“冰嬉”,那不仅是他们悠久的生活习俗,也可以带来无尽的乐趣。

冰嬉,又称“冰戏”,晚清时改称为“冰技”,是指溜冰和在冰上作各种杂戏。类似的冰上运动,早在宋代的中原北方即已盛行,到清代有了很大发展。在清历朝《实录》中常见“盔甲鲜明,如三冬冰雪”;“盔甲明如冰雪”;“甲胄光芒,耀如冰雪”之类表述。冰雪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统治者借此比喻八旗士卒盔明甲亮,斗志高昂。

而入关前后八旗将士英勇善战,一大原因就是擅长冰上行动。据《清语择钞》(清人所用的满语字典)中记载,努尔哈赤率部远征巴尔特虎部落时,“时有弗古烈(满人部落首领)者,所部兵皆着乌拉滑子(满语,滑冰工具,类似今冰鞋),善冰行……一昼夜行七百里。”冰上行走迅捷稳健,而冬季河流结冰又会天然形成“冰桥”,令八旗部队如虎添翼。

明清易代之际,特别是清(后金)与明王朝争夺辽东的历次大战中,以满人为主力的八旗兵对东北寒冷气候的适应,冰上活动能力的娴熟,是兵器装备尤其是火器相对落后的他们以少胜多的一大关键。入关定鼎之后,因是“少数统治多数”,又要极力开疆拓土,历朝清帝不敢松懈武备,均高度重视冰嬉。清廷规定,关外士卒冬季结冰后须练习溜冰,既锻炼身体素质,同时又是军事演练的重要形式。至乾隆朝,又规定,每年于紫禁城外太液池(今北海)举行规模盛大的冰上活动,校阅八旗兵。

乾隆朝中叶官方编定的《日下旧闻考》(有关北京历史、地理、城防、宫殿、名胜等史志资料的汇辑)有云:“太液池冬月表演冰嬉,习劳行赏,以阅武事,而修国俗。”太液池冰嬉,于是由满人习俗演变为一国军事大典,时人称“春耕耤以劳农,冬冰嬉而阅伍”。每年的冰嬉大典,俨然是皇帝冬日里的一项重要政务活动,它既是传承和发扬统治阶层文化传统的举措,也是乾隆朝国家综合实力达到顶峰的特殊标志。

记载清代中前期典章制度的《清朝文献通考》,对冰嬉检阅准备工作有详细描述:

“每岁十月,咨取八旗及前锋统领、护军统领等处,每旗规定各挑选善走冰者二百名,内务部预备冰鞋、行头、弓箭、球架等项。至冬至后驾幸瀛台等处,陈设冰嬉及较射(既可用手掷球,又可用足踢球)、天球等伎。”

又载:“射球兵丁一百六十名、幼童四十名,俱服马褂、背小旗,按八旗名式以次走冰,较射。”

由上述史料可见,冰嬉的训练从每年十月即开展,到冬至后正式举行校阅。参加冰嬉的八旗兵丁,每旗选二百名,整体规模达到一千六百名,而观众更是数量众多。

“冻合琉璃明似镜,万人围看跑冰来”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作于乾隆时代的《冰嬉图》,描绘了乾隆帝于北海漪澜堂前太液池观赏冰嬉之情景,场面非常壮观。图中可见,参演的兵丁分为两队,翼形排列,每翼设有头目12人,着红、黄马褂,士兵全穿红、黄齐肩马褂,按八旗的顺序,成单行在1米多宽的冰道上滑行。兵卒之间的前后距离大致相等,故人数虽多,而队形不乱。在滑行中还要做出各种动作,如燕子戏水,凤凰展翅,金鸡独立,果老骑驴 (倒滑)等等,千姿百态,尽显神通。

清朝皇帝观看冰嬉表演,从每年阴历十二月初一日开始,按旗分日检阅,直至全部表演完毕。冰嬉,是清代君主对八旗部队的检阅,也是犒赏。检阅后皇帝照例要恩赐银两,头等3名,赏银10两;二等3名,赏银8两;三等3名,赏银6两。其余参加表演的兵丁,均每人赏银4两。

除了习劳行赏的军事目的之外,冰嬉还是清代君主尊经重礼,提倡孝事父母,施行仁政,主张与民同乐的一种隆重仪式。每年腊八节,乾隆帝会亲奉皇太后观看冰嬉,在京的大臣与前来朝贡的藩属使臣,也有机会一同出席。

生活于乾隆年间的安徽桐城人杨米人留居北京时,写下过一首《都门竹枝词》:“金鳌玉蝀画图开,猎猎风声卷地回。冻合琉璃明似镜,万人围看跑冰来。”可以想见冰嬉大典之盛况。冰嬉作为一种清代皇室主导的冰上体育运动,能营造万人同赏、共享升平的社会效果,无论其组织还是规模,在传统中国历史上都可谓难得一见。

自乾隆朝冰嬉正式列入制度以后,接下来的嘉庆、道光、咸丰三朝,冰嬉都作为重要的赏赉活动,载入实录。但四朝的百余年间,并非每年都举办冰嬉,特殊情况下也有例外。比如道光四年(1824年)十一月,因天气较暖,西苑冰冻未坚,道光帝唯有下令停止阅看冰嬉,但对预备冰嬉的兵丁仍行减半赏赉。同治朝以后,大清国力衰颓,冰嬉大典在《实录》记述中就不复再见了。

如清末诗人宝廷写道:“忽忆当初全盛时,冬宫春园岁迁移。隆冬雪霁每巡幸,液池冻合呈冰嬉。”清帝冬驻紫禁城,春移圆明园,年年巡幸不忘冰嬉,那都是乾隆盛世时的写照,而宝廷所生活的时代,繁华已成过眼烟云,徒留回忆与怅惘。

清代北京民间冰嬉活动亦很盛行。每到冬季,“都人于各城外护城河下,群聚滑擦”。老百姓的冰上运动五花八门,滑冰姿势名目繁多,如哪吒探海、燕子戏水、凤凰展翅、金鸡独立、童子拜佛等等。清代百姓还玩冰球,亦称“冰上蹴鞠”。据雍正、乾隆年间曾任职宫内的潘荣陛编撰的《帝京岁时纪胜》一书所载:

“金海冰上作蹙鞠之戏,每队数十人,各有统领,分位而立,以革为球,掷于空中,俟其将坠,群起而争之,以得者为胜。或此队之人将得,则彼队之人蹴之令远,欢腾驰逐,以便捷勇敢为能。”

诗人宝廷在《偶斋诗草》中也记述了京都民间滑冰的场景,说滑冰者“左足未往右足进,指前踵后相送迎”,“铁若剑脊冰若镜,以履踏剑摩镜行”,写得非常逼真、生动。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副所长,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专治清代学术思想史及历史文献学,撰有《清初私家修史研究——以史家群体为研究对象》,主编《海外三山五园研究译丛》《畅春园研究》等。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