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以诗言“志”说蔡京
2018-03-03 09:52 作者:虞云国 来源:中国经营网

《宋画全集·日本卷》收有大阪市立美术馆藏品《送郝玄明使秦图卷》,这是北宋徽宗时皇家画院画家胡舜臣的赠别之作,其卷尾题跋说:“宣和四年九月二日,玄明大参有使秦之命,作此纪别。”令人感兴趣的是,卷末还有蔡京《送郝玄明使秦一首》:

送君不折都门柳,送君不设阳关酒。惟折西陵松树枝,与尔相看岁寒友。

蔡京(1047~1126年)精书艺,北宋四大书法家“苏黄米蔡”,“蔡”原指蔡京,“后世恶其为人,乃斥去之”,代以他仙游老乡、官声书法俱佳的蔡襄(1012~1067年)。这幅书迹笔势侧逸妩媚,无愧蔡体上品。“大参”乃参知政事(副宰相)别称,但郝玄明生平无考,出使之地应是永兴军路(今陕西地区)。

不过,以上都无关宏旨,借此诗讨论蔡京的人品才是正题。

“既要作官,又要做好人,两者岂可得兼!”

这首《全宋诗》失收的佚诗虽是即兴而作,却清通直白,颇堪讽咏。前两句借王维《渭城曲》而反用其意,既不折柳送行,也不设席饯别,有欲擒故纵之意;后两句翻转一层,点明主旨,虽嫌浅显,却不失寄兴之趣。“岁寒友”指松树,即《论语》所说“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北宋时期,士大夫阶层开始崛起,推崇品行操守,往往以松、竹、梅凌寒持节而自我砥砺,号“岁寒三友”。

乍读此诗,谁都会认为,以松树的风格自况与共勉的蔡京,一定也是有操守的官僚士大夫。那可就大错特错矣!误判者忘却了孔子的另一句话:“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这一谆谆教导,小到考察个人,大到认识国家,都是行之有效的。

判断蔡京,也不例外。宦海初航,他便表现出精敏的干才,缙绅众口一词说他“有手段”。本篇短文不拟全面评价他一生为政的是非功过,只说说与其操守品行有关的那些事儿,看他是否当得起“岁寒友”的庄严期许。

有一件事,最能掂量出蔡京的从政原则。元祐元年(1086年),旧党领袖司马光主政,全盘推翻王安石变法,限令五日恢复差役法,执行者都说太迫促,蔡京时知开封府,唯他如期完成,大受司马光赞赏。绍圣元年(1094年),宋哲宗(1085~1100年在位)亲政,新党卷土重来,欲复免役法而久议不决,时主户部的蔡京说:“取熙宁成法执行即是,何必多讨论。”“熙宁成法”即宋神宗熙宁年间(1068~1077年)的王安石新法。新党宰相章惇对此大以为然。

十年之间,同一役法,“差、免”有别,形同冰炭,蔡京却左右迎合,如鱼得水,两派党魁也都倚以为能,有识之士却由此洞烛其人,绝无所谓政治操守可言。难怪宋徽宗(1100~1126年在位)垂询对他的评价,中书侍郎侯蒙答道:“倘若蔡京正其心术,即便前代贤相也何以复加?”言外之意,出众的才干加上不正的心术,其祸患将更严重。

据南宋人朱弁所作追述北宋遗事的笔记《曲洧旧闻》载,蔡京说过一句丧心的大实话:“既要作官,又要做好人,两者岂可得兼!”毫不掩饰地道出,他出仕的追求,最终只为自己,为家族,为他所代表的那个权门集团,大大捞上一把。每逢他的生日,上自京师,下至州郡,官员都馈送贺礼,号称“太师生辰纲”,受贿之富侈不难想象。《水浒传》里的“智取生辰纲”故事,虽小说家语,却有事实根据。

“我失人心,一至于此!”

蔡京原有御赐第宅在汴京城东,号称东园,“高门华屋,上干霄汉”。宋徽宗虽罢其相,仍优待有加,特赐相邻之地,让他扩建西园。蔡京“毁民屋数百间”,当然都是强拆。西园落成,他有诗纪盛:

三峰崛起无平地,二派争流有急湍。极目榛芜惟野蔓,忘忧鱼鸟自波澜。

看来规模着实可观。他洋洋得意问:“西园与东园景致如何?”有人回答:“东园嘉木繁阴,望之如云;西园人民起离,泪下如雨。所谓东园如云,西园如雨啊!”另据南宋人王明清所撰《挥麈余话》,蔡京在杭州也有豪邸,“极为雄丽,全占山林江湖之绝胜”。宋徽宗宣和(1119~1125年)末年,他见金军南下,便用大船将平日搜括的财物,转移至杭州宅第,仅金银宝货就达四十担,预为蔡家留下挥霍不尽的享乐财富。

当代宋史名家漆侠在《王安石变法》一书里指出,以宋徽宗为代表的皇室与以蔡京为首的大地主集团结成腐朽的统治联盟,这个联盟取巧地披上了变法改革的外衣;蔡京无愧能臣,在盐、茶、酒等国家专卖与役法、币制、漕运等经济领域都大动手术,以变法的名义确保朝廷严苛而有效地从生产经营者那里攫取更多的份额,既营造了“承平既久,帑庾盈溢”的虚假繁荣,也为宣和君臣们“丰亨豫大”的享乐主义,奠定了雄厚的财赋基础。

这一权门集团,既包括蔡京在内臭名昭著的“六贼(蔡京、王黼、朱勔、李彦、童贯、梁师成),还有高俅、杨戬、何执中、李邦彦等。他们肆无忌惮地聚敛财富,拉大了社会不平等的绝对差距,激起底层民众的强烈不满。

早在何执中任相期间(1109~1116年),京城民谣就喊出了大众的心声:“杀了穜蒿割了菜,吃了羔儿荷叶在。”“穜蒿”影射童贯,“菜”即喻蔡京,“羔儿”是“高二”的谐音,暗讽排行第二的高俅,“荷叶”则指何执中。及至宋徽宗政和(1111~1118年)、宣和之际,童谣更是直接诅咒权门统治:“打破筒,泼了菜,便是人间好世界”。就在那时候,北方有宋江等人逼上梁山,南方有方腊等人啸聚起事。

本文开篇提到的蔡京那首赠别诗,写在方腊被镇压的次年(1122年)。其时,他正第三次罢相,尽管仍享受一月两次的上朝礼遇,但毕竟赋闲无权,这才酸溜溜以“岁寒友”来自我标榜。

过了两年,他第四次入相。《宋史·蔡京传》说他变本加厉地弄权敛财,“创宣和库式贡司,四方之金帛与府藏之所储,尽拘括以实之,为天子之私财”;还说他“暮年即家为府,营进之徒,举集其门,输货僮隶得美官,弃纪纲法度为虚器”。一言以蔽之,“患失之心无所不至”,哪有一丝半点的政治操守。

就在他第四次入相的下一年(1126年)岁暮,金骑南下,踏破了东京繁华梦,作为“六贼”之首的蔡京,不久也死在流贬途中。路上,他想买些吃的,但一旦暴露真实身份,店家都不肯卖,“至于诟骂”。他闻声在轿中暗自长叹:“我失人心,一至于此!”

死到临头,蔡京仍高估自己在老百姓心中的形象,也难怪他以“岁寒友”自许与勉人时,竟是那么自信与坦然,连脸都不红一红!

作者为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知名文史学者,主要从事宋代历史与文献的研究。撰有《宋代台谏制度研究》《细说宋朝》等专著,主编《宋代文化史大辞典》,近期出版随笔集《从陈桥到厓山》。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