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心已上路 只为远行
2017-06-20 11:31 作者:彭戈 来源:中国经营网

到了昆明,梦幻一样,急切而焦灼。等待着漫长的等待。
  从昆明到大理的夜班旅游列车票,相当的好买,一点不像网上攻略说的那样复杂难搞。
  一天的细雨,只为夜晚的来临。做了很多事情——毫无方向的街头漫步、去银行、去和户外店的老板聊天、去猜想灰蒙蒙的雨何时会停、去买白药、去逛书店、去西南联大的旧址里徘徊,搜寻当年大师们留驻的身影。
  在没有海鸥的季节,下着细雨的昆明,等待是一件让人沮丧难耐的事情。
  终于出发了,只是没有长鸣的汽笛。
  很多年,很多次,很多地方,很多风景,一一走过。却总念着更远的远方,那么,这一次继续上路,流离飘荡,永不回头。

远行的火车

火车。
  开往大理的火车,开往洱海的火车,开往南诏的火车,也开往春天吗?
  “一段不可思议的美好旅程应该坐着火车去完成。”一个朋友这样说过,我认同。
  列车的站台上,向送行的朋友作别。看着汹涌的人流,这样的场景总无端让人会想起一个忧伤的词:别离。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在南朝才子江淹的《别赋》里,起首一句就写尽天下离别时的伤情。在后来古龙的小说《七种武器之离别钩》里,段首也引用了此句。别离确实是最震动心扉的武器。
  一代代港剧里,离别总是在机场。有飞机从头顶掠过,只剩下眉眼间的忧伤。
  在黄磊与刘若英主演的《似水年华》里,离别是乌镇乡村的凄离烟雨。站在小镇公路的柳树下边看着客车上的人儿在烟雨中渐去渐远。
  而列车站台上的离别大多是不太伤感的。也许是人群太过汹涌,缺少一份衬托寂寥情怀的背景。
  即使有着离别也是充满豪情的。“哭什么哭,大丈夫当纵横天下,好玩儿的才开始呢。”在都梁的小说《血色浪漫》里,从北京发配到陕北当知青的钟跃民扒着火车的车窗,探出身子,对车外熙熙攘攘的人群高声吆喝。年少轻狂、洒脱不羁。后面的许多年,他在贫瘠的陕北乡村,开始逐渐消沉。但那一刻,火车给他的是力量和面对未知的壮阔情怀。
  还好,这次只有远行,没有感伤。
  火车是舞台、是梦境、是最初的爱恋、是素净的油画。一个白衣飘飘的女孩子托腮而坐,望着车外飞驰的原野,宁静而忧伤。这是许多年我对于火车最美好的想象。
  这一夜的火车真好。对于一颗不安分的灵魂,开往远方的火车是最好的救赎。
  好了,出发。
  不去西安,把长安留在李白的梦里,留在城门的飞雪里,留在灞桥月下的柳枝上。也不去洛阳,把大唐的东都留在盛开的牡丹、女儿的红颜和过眼繁华里。
  我们往西、再往西,去到那繁华到凋败,蛮荒到苍凉的地方,那里是帝国的边疆。我们还有大理,段王爷的大理、江湖的大理、曼陀罗花盛放的大理,那里盛满着所有未曾完结的青春梦想。

喜州尘烟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